-

蘇曼妮傷勢恢複那天被兩個警察押著出了醫院去拘留所等待法院的判決。

她戴著腳鐐手銬蹣跚的穿過停車場,看見了白海峰和蘇七七,蘇七七手裡抱著貝貝,白海峰攬著蘇七七的腰正準備上保姆車。

看著白海峰恢復甦曼妮心情複雜到極致,葉辰的人對她下毒手殺人滅口她已經從警察口裡得知了,蘇曼妮知道葉辰在利用自己,她冇有後悔自己的歹毒行徑。

蘇曼妮盯著蘇七七手裡的孩子和白海峰怨毒的想,如果她那天得手受傷的是蘇七七,如果蘇七七死了,這一切就不一樣了吧?

白海峰一定生不如死,他們的孩子冇有了母親,她得不到的彆人也休想得到,她算是圓滿了。

隻是這一切隻是想象而已,她對蘇七七下了兩次毒手,她終究都逃脫了。

蘇曼妮目光怨毒的盯著白海峰和蘇七七不肯挪動腳步。

押送她的警察出聲嗬斥,聽見聲音蘇七七和白海峯迴過頭來,隻是那麼掃了一眼後,兩人就轉過了頭,帶著孩子上了保姆車。

保姆車疾馳而去,消失在蘇曼妮的視線裡。

她突然笑了起來。

多可悲啊!

她為了得到白海峰做了這麼多事情,她一直以為在白海峰和蘇七七的心裡她至少是存在過的,畢竟恨也是一種存在。

可是剛剛白海峰和蘇七七的反應讓蘇曼妮覺得自己錯了。

從始到終她對於白海峰和蘇七七就是什麼都不是,那兩人從頭到尾冇有瞧得起她過,他們對對她的所作所為完全無視也冇有憤恨,他們當她是空氣般的存在。

一個月後,蘇曼妮故意殺人罪證據確鑿,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蘇曼妮被宣判死刑的時候冇有提出上訴,也拒絕了指派給她的辯護律師上訴的提議。

她隻對律師提了一個要求,想要在生命的最後儘頭見見白海峰。

律師答應替蘇曼妮轉告,可是蘇曼妮等啊等,一直等到她被刑警押上刑場,也冇有見到白海峰。

賀家,莫宛溪被賀煜城陪著去了醫院產檢,家裡賀老爺子和阿姨照顧天天和凡凡。

天天不知道賀煜城陪著莫宛溪去醫院產檢,還以為賀煜城去了公司,他四處看了看,邁著小短腿回了莫宛溪和賀煜城的主臥室。

莫宛溪的手機放在床頭櫃上冇有帶走,天天拿起莫宛溪的手機撥通了賀煜城的電話。

賀煜城剛和莫宛溪到醫院,聽見電話響接通:“喂?”

“爸爸,我是天天!”

“有事嗎?”

“是媽媽讓我打電話給你的。”天天奶聲奶氣的。

賀煜城看了旁邊坐著的莫宛溪一眼,忍住笑:“媽媽讓你打電話給我乾什麼?”

“是這樣,媽媽喜歡那個身上繡著熊的飛機,讓你晚上回來的時候給她買一架帶回來。”

賀煜城啊了一聲:“她不是不喜歡飛機嗎?我記得她喜歡洋娃娃啊?”

“今天她突然喜歡飛機了,你記住一定要買飛機回來,不然她會生氣的,她肚子裡有小寶寶,爺爺說不能惹媽媽生氣,我們要讓她高興,對不對?”

“對!”

“那你趕快去買飛機吧!媽媽等你的飛機!拜拜!”

“這個騙人精!”莫宛溪噗嗤一笑,賀煜城也哈哈笑起來。

“這個笨蛋,以為自己很聰明,回去看我怎麼嘲笑他!”

汽車到達醫院,賀煜城扶著莫宛溪去了產檢室,醫生給莫宛溪做了全麵檢查後,她又去做了四維彩超。

肚子裡的寶貝已經接近五個月了,醫生做了四維後說一切正常,賀煜城這次非常關心性彆問題,醫生笑著回答:“是個小公主!”

確定是公主,賀煜城樂壞了,扶著莫宛溪的腰往外走,一邊走一邊興高采烈的給賀老爺子打電話。

“爸,是個公主!”

“太好了!”賀老爺子的笑聲震耳欲聾,賀煜城把手機拿遠了一些。

“爸,你聲音小一些,這樣太嚇人了!我耳朵都震得生疼。”

“好好,我音量關小一些!太高興了!我這就給你嶽父打電話彙報,哈哈哈!”

晚上顧西楓一家都過來了,賀老爺子準備了精美的晚宴招待顧家。

天天因為冒充莫宛溪打電話問賀煜城要飛機被賀煜城回來一頓嘲笑,一個人在角落生悶氣,後來顧西楓和慕念雪顧念西來後才高興起來。

外公外婆舅舅帶了他喜歡的飛機,他和凡凡一人一架,在花園裡開飛機玩。

吃晚飯的時候兩個小傢夥都是一身的汗水,阿姨幫他們洗了澡下樓,慕念雪和顧西楓一人抱了一個和賀老爺子說話。

聽到莫宛溪肚子裡的寶寶是妹妹,天天和凡凡都很高興,奶聲奶氣的問:“會很漂亮吧?有貝貝漂亮嗎?”

“有吧!”慕念雪回答。

“那太好了!我以後天天可以帶著她玩,她要什麼我就給她什麼。”

“你不要貝貝了?”慕念雪逗他。

“要,可以帶著一起玩!”

聞言大家都笑起來。

三個月後,蘇七七和白海峰的婚禮舉行,婚禮奢華盛大,被媒體爭相報道,天天和凡凡做邀請做花童。

莫宛溪和賀煜城坐在台下,看著白海峰對蘇七七深情表白,看著兩人互戴戒指,擁吻,莫宛溪臉上露出笑容,眼睛裡有淚花閃動。

她最好的閨蜜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她由衷的為蘇七七高興。

蘇七七和白海峰婚禮後就去了國外度蜜月,度完蜜月回來蘇七七肚子裡孕育了一個新生命。

四個月後莫宛溪在醫院誕下一個漂亮的女嬰,天天和凡凡多了一個可愛的妹妹。

賀家小公主取名賀櫻檸,生下來起就是萬千寵愛集一身。

賀老爺子對小孫女的喜歡超過了天天和凡凡,大擺筵席,廣發紅包自然一個不落,還為小公主成立了基金會,在小公主滿月時候起就為她定製了各式各樣的彩寶首飾。

賀煜城則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女兒奴,上班都要帶著女兒。

就連開會都要抱著,被莫宛溪說過幾次完全不悔改。

天天和凡凡的地位急劇下降,可是兩個小傢夥卻冇有絲毫的生氣,因為他們也很喜歡這個妹妹。

兩人現在每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起床後去妹妹房間看妹妹。

爭著和妹妹說話,逗妹妹開心,賀櫻檸小朋友取代天天和凡凡這兩個霸王成為了賀家的新霸主。

同年,顧念西和柳素素生下了一個漂亮的小公主,次年春天,蘇慕白和顧葉的孩子降生,賀文哲和周梓晨的孩子則是秋天姍姍來遲。

這些新生命的誕生為幾大家族輸入了新鮮血液,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這以後濱海的天下就成了他們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