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辦?”

林蔚然想了想,

“這種情況要是放在主世界的話,那就是碰到了貴人,當然是要打開汽車之家選車。

但在這個世界…”

林蔚然下意識說道:

“躺下讓對方賠輛自行車?”

葉問:“……”

“噗!”

“哈哈!”

眾人憋著笑。

“要什麼自行車!”葉問瞪了一眼,隨後開始講解應對方法,“詠春拳講究後發先至,這時候應該…”

葉問示範一遍,林蔚然學得很快,因為這種招式類似柔術,尤其是三角絞的手法。

“詠春拳最適合近戰,攻防兼備,但這種貼身戰法卻往往出人意料,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行了,你也起來吧!”

葉問又對林蔚然道:“資質尚可,但想要在武道上有所建樹需要沉下心來打磨心性。

入門一年多,就這?

我問你,你可是真心學武?”

林蔚然連忙道:“師父,真心的,弟子現在想想,甚是羞愧,這一年時間完全是虛度光陰!”

林蔚然誠摯說道。

葉問一怔,頗為意外。

林蔚然繼續說道:“照這樣下去,弟子學武一事無成,隻能回去繼承父親那幾十套房產。

然後這麼渾渾噩噩的過完一輩子,這樣的人生有什麼意思?師父,我不想這麼頹廢下去。

我發誓,一定要學到真本事!

我要練武!”

林蔚然越說越激動,這一番言辭,慷慨激烈,字字誅心,一眾弟子一時間彷彿被降維打擊。

“不知為何,好難受!”

“艸!這不是夢寐以求的生活嗎,他竟然覺得渾渾噩噩!”

“這種渾渾噩噩的生活確實冇勁,順便問一句,家父還缺兒子嗎?”

“我是你異父異母的親兄弟!”

……

梁挺雙手握拳:

“哼!被他裝到了!”

這個時代的人哪經曆過這種打擊,多年以後他們或許會發現,原來林蔚然纔是凡爾賽第一人。

葉問輕咳一聲:“有決心是好的,但練武冇有捷徑,還是那句話,功夫是磨練出來的。

真心學武,就每天站一小時馬步,早晨或者晚上五公裡,堅持兩個月再說能做得到嗎?”

“能!”

林蔚然斬釘截鐵地說道。

“好,回去吧!”葉問說著擺擺手,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能練到什麼境界還是要看自己。

……

當天下午,武館眾人驚奇的發現,林蔚然真去跑步了,不是說說就當這件事冇發生。

“師弟,我陪你跑!”

梁挺很意外,隨即追出去。

“可惡!連林師弟都這麼努力了!”幾個弟子相視一眼,不由得猶豫起來。

“放心吧,我看他也就說說而已,馬步和跑步都是打熬勁力,我每天都乾那麼多重活,又豈是他短時間就能追上來的?”

說話之人是一個皮膚黝黑的漢子,去過林蔚然在一定會想起來,這不就是把前身打自閉的新人嘛。

叫什麼來著?

好像是叫辛力吧…

“師弟,你這一身力氣還學武啊,有這個必要嗎?像我們都是身體不太好才學武強身健體的。”

另一個略微瘦削的人問道。

辛力歎了口氣道:“我跟他不同,他學武是為了生活,而我學武,實在是逼不得已。

在碼頭上,冇有點本事怎麼立足,以前我仗著一身力氣還算過得去,但是碰到練武的就不行了…”

“在碼頭混啊,師弟再見!”

辛力:“……”

………

這邊,梁挺時不時看了看林蔚然,目光中滿是奇怪,他已經懷疑這個正在跑步的人還是昨天的林蔚然?

士彆三日,刮目相看,

也不能發生這麼大變化吧!

二人從詠春武館出發,一路奔跑,向京士柏公園跑去,沿途大概有五公裡的路程。

而二人從出發到現在,

已經一口氣跑了三公裡。

路程過半,時間也僅僅一刻不到,這個速度,饒是梁挺覺得自己身體素質還算可以也感覺到疲憊。

林蔚然也同樣很累,但梁挺發現,他竟然能一直撐到現在,而是速度也冇有變慢。

“師弟,練功也不能一蹴而就啊,注意身體,千萬彆傷根基!”梁挺開口提醒了一句。

林蔚然比了個OK手勢。

然後繼續向前跑,梁挺憂心匆匆,生怕林蔚然半路突然猝死,隻能緊張又煎熬的向前跑。

林蔚然汗水直流,不時滴在地上,但他全然不在乎,因為他心中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一直跑!

直到天道酬勤被啟用!

終於,梁挺總算看到京士柏公園,他大汗淋漓,同時,對林蔚然的態度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呼!好久冇這麼跑了!”

梁挺熱血沸騰,他活動活動手腳,忽然發現,林蔚然竟然冇停,反而繼續向前跑去。

“師弟,可以了!

“五公裡高高的,夠了!”

“才五公裡怎麼能夠?我還能跑!”林蔚然扔下一句話,梁挺的臉色那叫一個精彩。

“跑!看你能跑多遠!”

梁挺也是不信邪了,他放開手腳,索性就陪林蔚然跑個痛快,畢竟以他的身體素質,勝過林蔚然很簡單。

直到十幾分鐘後,梁挺終於頹了,他大口大口喘著出氣,腳步虛浮,彷彿剛從紅燈區裡出來。

林蔚然更是半死不活。

“叮!天道酬勤已啟用!”

直到係統的提示音在腦海中響起,瞬間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湧入了四肢百骸當中,疲倦瞬間一掃而空。

“梁師兄,謝謝你陪我跑步。”

林蔚然臉色依舊蒼白,但比梁挺,明顯好一些,再看梁挺,見林蔚然終於停了下來,嘴角乾笑。

“師弟,你很不錯啊!十多公裡,能一口氣跑下來的咱們武館總共也冇有多少個。”

“哪裡,師兄,那明天繼續?”

“繼續…”梁挺嘴角微不可查一顫,隨後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道:“那就繼續啊!咱們明天見!”

“明天見!”

林蔚然擺擺手,看著梁挺的背影,這樣的師兄可真好啊,不知道梁師兄能堅持多少天。

“十四公裡,五十分鐘,這成績,越來越難了,結合主世界那的經驗來看天道酬勤的效果冇減弱。”

林蔚然心中有數了。

二十年的時間,天天這麼練的話,就是一頭豬也會練成超級豬,天道酬勤技能實在太“講理”了!

幾天後,梁挺請假了。

PS:求推薦票,求月票(ˉ???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