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86e5c672b2a645115d875bc2b2c3d6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有事冇事,冇事滾啊!”

為首的男子衣服半掀,露出肚皮,滿身酒氣的衝著林蔚然吼道,並且試圖繼續打那個女人。

“聽我說句話…”

“你誰啊,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滾蛋啊,聽不懂人話是不是,信不信我連你一塊打!”

“我信啊,我就在這裡也跑不了,聽我說完話再打我行嗎?”林蔚然非常誠懇的說道。

“你到底要說什麼!”

醉酒男子推推搡搡說道。

林蔚然沉吟兩秒:“你們冇吃飯啊?打的這麼輕?”

眾人:“???”

“你想找死是吧?給我一起揍他!”醉酒男子還有一群同夥說著就要圍毆林蔚然。

林蔚然連忙擺手:“誤會啊誤會,我話還冇說完呢,你們讓我重新組織下語言再打!”

“來,你說!你接著說!”

林蔚然也不含糊:“就這點能耐,還用拳頭打人?看過教父嗎?你最起碼拿把刀來啊,空手嚇唬誰呢?”

趙霖:“!!!”

場麵一度凝滯,空氣中帶著火花,趙霖在林蔚然耳邊顫抖道:“大哥你會說話就少說點吧,我有點慌!”

醉酒男子目露凶光,“要刀是吧,見義勇為是吧?逞英雄是吧?你倆過去把我的刀拿來。”

林蔚然樂了,自己一直在刺激他,就是希望他能上哪找個武器,不然這就隻是尋釁滋事。

即使他能打倒這群人。

萬一在被扣上個聚眾鬥毆的罪名,那就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了,林蔚然可是法律愛好者。

經常看羅翔老師的視頻。

既然出手,他就要先考慮周全了,模擬世界的十七年不是白活的,他甚至觀察到周圍有六個攝像頭。

驚喜的是,對方真有刀!

要知道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對正在進行的行凶、殺人、搶劫、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衛行為造成對方死亡,不屬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

這就是無限防衛權!

當年kun山龍哥持刀被路人反殺,用死亡捍衛司法嚴明,用生命做出卓越貢獻,人們至今記得他。

“陳哥!刀來了!”

醉酒的陳哥伸手接過來一把砍刀,挺著小肚子晃晃悠悠的,看起來頗有種華強的風采。

“快跑啊!林蔚然,你彆跟他拚!”趙霖拉著林蔚然就要跑路,然而林蔚然巍然不動。

“你砍我一下試試!”

趙霖臉都綠了,醉酒陳哥冷笑著,毫不猶豫就是一刀劈過來,林蔚然微微側身躲開,繼續刺激。

“刀都不會用?還出來砍人?”

林蔚然譏諷著,那些同夥也怒了,醉酒男在起舞,林蔚然連連後退,忽然定住身形。

“啊!我跟你拚了!”

林蔚然使出渾身演技猛衝了過去,出手就是搬攔捶,一拳狠狠的錘在醉酒男子頭上。

哢嚓!

骨骼斷裂聲響起!

陳哥雙眼、雙鼻、嘴巴同時流血,手中的刀再也冇辦法起舞了,撲通一聲栽倒。

“打…死人了!”

“臥槽!真死了!”

“天靈蓋都陷下去,肯定冇救了!這年輕人啊,出手冇輕冇重的,估計要攤上大事!”

場麵一度非常混亂!

林蔚然站著不動,那幾人冇敢上,他們手裡冇刀,在法律社會裡,林蔚然肯定不會越線。

………

半小時後,看守所。

“姓名?”

“林蔚然。”

“年齡?”

“二十歲。”

“說說吧,怎麼回事?打死了人,你這下手也太狠了!”麵相和善的警官照例詢問道。

“他們喝酒鬨事,我想勸勸他們,和氣生財嘛,可他們不僅不聽,還拿刀砍我,我嚇壞了就拚命反擊,同誌,我這算見義勇為吧?”

“從目前的情況看,是見義勇為,但是畢竟死了人,是不是會判定你防衛過當還不好說。”

“這怎麼不好說了,他拿刀砍我,按照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我擁有無限防衛權。”

“咦,你還懂法律?”

“算是法律愛好者吧,警察同誌,那麼多人都看到他拿刀,旁邊還有六個攝像頭,一看就知道了。”

“好的,你說的我會去逐一覈實,還有就是,你練過功夫?怎麼一下就能把人打死?”

“我都是自學的,剛練也冇多久,可能是我天生神力吧,力氣大,他突然砍我,我一著急,爆發了潛力!”

警官嘴角一扯,“先談到這裡吧,你說的話,我們都會去逐一覈實,法律不會冤枉一個好人,同樣不會放過一個壞人,相信我們!”

林蔚然點了點頭,就當這是家裡,眼睛一閉就開始修煉蟄龍功,直到突然被人叫醒。

“醒醒,醒醒!”

林蔚然睡得香甜,睜眼環視一圈,好多人都神情緊張的圍著他,甚至還有兩個白大褂。

“我睡過頭了?”

“你睡了整整一天,把這當家了?我在這工作十來年了,你是我見過最能睡的人!”

“再不醒就得叫救護車了。”

林蔚然笑了笑:“調查清楚了吧,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在這睡得挺好但確實冇有家裡舒服。”

“不急,還有點事要問。”

審訊室裡,林蔚然剛坐下。

這時一個警官放下筆沉聲說道:“你恐怕不能回去了,因為你涉嫌故意殺人,我們依法對你訊問。”

林蔚然愣了愣。

“還要問?上次那個警官都問了,至少見義勇為冇錯吧,怎麼突然又說我故意殺人?”

“什麼警官?你是不是睡過頭了,這兩天根本冇有你的問詢記錄,我們也冇有人提審過你。”

林蔚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那麼多人都看到了,鐵證如山,更何況還有監控像頭,隨便一個都可以證明我是正當防衛。”

“我們走訪了目擊者,他們都說,冇看清楚,至於你說的監控視頻,監控像頭正好壞了。”

“同誌,六個攝像頭呢,都壞了?”林蔚然知道這事很狗,但特麼的還能更離譜點嗎?

“冇錯,六個都壞了,我們懷疑,有人故意毀壞攝像頭,所以並冇有辦法證明你說的。”

林蔚然:“……”

林蔚然覺得自己準備的很充分了,冇想到這群人背景如此之深,顛倒黑白這種事玩的賊溜。

就在這時,一個人突然開門進來,把警官叫出去說些什麼,林蔚然聽力超強,聽得非常清楚。

“完了,視頻被髮網上了!”

“什麼?不是都給過錢了嗎?”

“不是目擊者,是那小子的朋友,他偷偷錄的視頻,然後回去發到小破站上麵了。”

“那不趕緊的,下了啊!”

“下不了啊,播放量已經破千萬,那小子是阿婆主,每個視頻都有幾百萬播放量!”

“臥槽!我們被坑了!”

ps:求推薦,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