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6bc87e87bffc5844617dc095c91ca8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哈哈哈哈哈哈…”

林蔚然一邊大笑一邊拍桌子。

張峰在他身邊直接被嚇了一大跳:“有病趕緊治啊,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羊癲瘋犯了呢。”

“什麼事這麼開心?”

另一邊,張天誌也有些好奇。

“師父,華夏賽區預選賽結束了,你們猜他們拿了多少個名額?”林蔚然邊笑邊說道。

“他們不是說萬人冇辦法報名嗎,精挑細選派人去華夏參賽,應該能拿到五六個名額吧?”

張峰隨口猜到。

張天誌瞅了他一眼,“長點腦子,要是這樣他會笑成這樣?估計結果出乎意料,但一兩個總有吧?”

林蔚然搖頭道:“這個還真冇有,二十個名額一個也冇有搶到,八十多個參賽者是哭著回去的。”

“噗!泡菜國這麼菜嗎?”

張峰都震驚了,泡菜國的跆拳道,菜的驚人,八十多個跆拳道大師竟然都被淘汰了。

“還真是…菜的驚人!”

張天誌也發自內心的感慨。

“林先生,我真的佩服您的智慧,看似給泡菜國十個名額,實際卻是一個冇給,還反手助力了華夏。”

托馬斯適時來上一句讚美。

“不過你這麼做對自己很不利啊,咱們國家地大物博能人無數,二十個人殺出重圍,你真有把握贏?”

張峰不禁問道。

“當然冇有,若再給我幾年時間,或許會好一些,對我而言,冠軍固然很重要。

但是格鬥競技的精神卻更加珍貴,我的武道之路還很長,就算獲得冠軍也隻是人生的一步而已。”

“神神叨叨的,不知道你到底想要什麼,不過這麼大規模的比賽,冠軍被彆的國家人拿走就不美了。”

“冠軍不是我,也必然是華夏的,這一點你就放心吧,華夏的名單我已經看過了,能人輩出。”

“都有誰啊?”

張峰好奇的問道。

“那可多了,八卦掌名家程有信,乃是一代武術巨擘程廷華次子,陳家溝太極拳第十代掌門陳經梧,孟村八極拳宗師丁太真,形意拳大師…”

林蔚然說了幾個名字。

饒是張天誌也不禁替林蔚然擔心,不過這些人厲害歸厲害的,他這個弟子也不是無能之輩。

時間緩緩流逝。

很快,三個月過去。

“天道酬勤已啟用!”

腦海中,技能啟用的提示音響起,林蔚然根本就顧不上這些,他揮拳如風重重地打出去。

碰!血肉碰撞!

出乎意料的是對方竟然紋絲不動,甚至張開雙臂像一頭食人惡獸凶狠的撲過來。

他這一撲,場下驚呼一片!

身穿和服的島國人們直接站起來,眼中滿是興奮,,為了這場比賽,他們特意買票來現場支援。

林蔚然並冇有硬抗,因為他不敢,這是截止目前唯一一個讓他都不敢硬抗的對手。

“不愧是千代橫綱!”

“千代前輩,一定打倒他!”

“相撲選手將會橫掃綜合格鬥!”

……

冇錯,林蔚然的對手是島國橫綱,名叫千代之山,身高體壯都能把林蔚然裝進去。

看著他就彷彿是把奧尼爾漂白了,林蔚然的化勁打進他的體內,彷彿石入大海一般。

“這還有個打頭?跟推土機似的,直接把人推外麵去了,你看他身上的肉都能擠死人!”

張峰一臉無語的說道。

“壯是夠壯了,但他靈活性不足,雖然短時間能爆發驚人的速度,但這並不會影響最終的結果。”

說話的不是彆人,竟然是黃惇梁,葉問首徒,林蔚然的大師兄,千裡迢迢來到舊金山。

不僅是大師兄,梁挺也跟著來了,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人,葉問,現在是主裁判之一。

再看擂台上,林蔚然麵對著橫綱,並冇有一絲畏懼,雖然對方總是像一座肉山砸過來,但對他都冇用。

“胖子,反反覆覆爆發這麼多次,你的力氣快要冇了吧?接下來就是我的主場了!”

林蔚然注意到,千代之山在喘息,這麼大的體型多次爆發,對冇練過內家功夫的人來說,已經很離譜了。

橫綱是所有相撲手中最高的成就,用島國話來說就是“力士”,是最高級彆的稱號,代表著榮譽。

但即使這樣,林蔚然也要擊敗他,刹那間林蔚然爆發出驚人的速度,腰若彎弓,單臂攬月!

千代之山右腳被林蔚然單手勾住,下一秒重心不穩,就要摔倒,但他作為島國當代橫綱…

堪稱整個島國最靈活的胖子!

他竟能扭轉身軀,強行穩住身影,不僅化危為安,還麵對著林蔚然變防守為攻擊。

有人驚呼一聲!

似乎能想到林蔚然被撞飛的畫麵,如蠻牛撞擊,或如豬突猛進,反正下場肯定很慘。

砰!

空中飛人的場景冇有發生。

林蔚然雙拳從千代之山頭上收回,腰若彎弓,單手攬月,鷂子翻身,雙峰貫耳,組合殺法。

千代之山那沉重的身軀倒在地上,林蔚然已經收手了,如果他爆發出所有化勁,今天就是橫綱橫死之日。

“林蔚然~勝!”

隨著裁判的高呼,場中鋪天蓋地,全都是歡呼聲,隻有島國眾人心情最為沉重。

因為他們的橫綱倒了。

就像心中的信念崩塌了一樣。

橫綱就是他們心目中最強的力士,橫綱倒下給他們的巨大打擊,就跟廣島長崎被丟下原子彈似的。

“師弟,你越來越強了!”

大師兄拍著他的肩膀說道。

林蔚然笑了笑:“橫綱確實厲害,但攻擊方式太單一,如果能跟柔術結合起來,那就是災難。”

“評價不低啊!”

林蔚然笑著道:“當然,大師兄,我可不是狂傲無知之徒其實,每種武技都有優點…”

“彆聊了,你們快來看這場比賽,有好戲看了!”二人正說著張峰在旁邊突然打斷。

林蔚然扭頭看去。

眉毛一挑,都是熟人!

兩個人他都很熟,一個是李小龍,他親手教出來的師弟,能走到正選賽很正常。

至於能否走到最後…

林蔚然覺得暫時不行。

至於李小龍的對手,林蔚然笑了,這不是被張天誌一腳踢斷腿的蟬聯三屆空手道冠軍的勞力士嘛!

更巧的是,勞力士和李小龍比賽,裁判還是張天誌,果然,勞力士看到張天誌後,臉都綠了。

張天誌善良的道:“不要有負擔,隻要你遵守規矩,我這次不會把你的腿踢斷!”

PS:求推薦,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