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279ed6dae9dc0364339af6bc94e1f4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兩個老頭,媽的笑死!”

張天誌、葉問,一前一後衝過來,剛開始不少人都驚呆了,這了是黑澀會啊,不是養老院。

然而下一秒一群人都傻了。

張天誌衝進人群裡,彷彿一隻狼,跳到了羊群裡,肆意欺淩,這哪是什麼老頭,分明是老妖怪!

“快快…快!攔攔…攔住他!”

王力潮指著張天誌語無倫次說道,張天誌殺過來的速度太快了,一眨眼間打翻了十幾人,勢不可擋!

“倆老頭…”林蔚然被他們破防了,“這可能是國術宗師裡,最牛逼的兩個老頭了。”

“願佛主保佑你們,阿門!”

林蔚然為他們默哀,看一看時間,距離比賽已經冇不到一小時了,這裡有兩個宗師坐鎮,還有大師兄等人策應絕不會出問題。

“師弟,去吧,就當是任性一回!”大師兄看著他說道,林蔚然走到今天是他一步步見證的。

“大師兄,等我回來!”

林蔚然穿過人群,碰到不長眼的,直接隨手撂倒,張天誌忽然一把將一人甩到林蔚然身邊。

“阿峰說,離最後一步隻差一點,不能功虧一簣,放手去吧,這裡有我在翻不了天。”張天誌對他說道。

“張兄對我的弟子倒是關切的很,有師父在,哪還需要彆人撐腰!”葉問前半句說給張天誌聽,後半句則是說給林蔚然聽得。

“嘿,兩位師父,有勞了。”

林蔚然的一句話給葉問氣的不輕,當著你自己麵叫張天誌師父,放在平時非打斷林蔚然的腿。

然而此刻林蔚然已經走了。

張天誌不苟言笑:“這可不怪我,他非要這麼叫的,攔都攔不住,不過我聽說你最近在閉關?”

葉問:“……”

“咳,我負責打這邊,你打那邊!”葉問話鋒一轉劃分戰場,王力潮則交給張天誌。

王力潮被幾個人簇擁著正要離開,張天誌見狀,如餓虎撲食,這就是敢他打兒子的後果。BIqupai.c0m

彆說是王力潮!

就連葉問的兒子打張天誌的兒子,張天誌都敢去揍葉問,上到張天師下到張起靈,張家人就是護犢子。

………

林蔚然來到拳場,當即被人攔住,他冇有廢話,一拳一個打倒,地下拳場冇有人不認識林蔚然這張臉。

顯然王力潮的人已經滲透進拳場,不過現在這一切隨著林蔚然的到來已經都不重要了。

“人來了!”

人群中忽然喊了一嗓子。

林蔚然赫然發現,拳場裡麵的人,非常自覺的分開一條通道,一直延伸到擂台前。

林蔚然掃了一眼。

通道兩邊,整齊劃一的黑衣壯漢,他們後麵纔是看熱鬨吃瓜的觀眾,這種場麵簡直是吃瓜界的天花板。

林蔚然明白,今天不僅是擂台上,有一場惡戰,輸了也就罷了,贏了隻怕還有一場更艱難的戰鬥。

“想嚇倒我?嘩眾取寵!”

林蔚然颯踏流星,毅然走上擂台,擂台上已經有一人等候,林蔚然看到他眉頭一皺。

“你不是仇天河?”

這人跟張峰說的仇天河截然不同,仇天河身材壯碩,身高一米**,雙臂孔武有力,練的是洪家鐵線拳。

再看麵前之人,身高不到一米八,比林蔚然矮了一截,身材瘦削,一看就不是練鐵線拳的。

“我是蒼井一郎,仇天河非常弱,冇有資格參加這場比賽,由我來取林君的性命,請多指教!”

蒼井一郎非常標準的鞠躬。

“竟然是小鬼子!”

林蔚然笑了,島國鬼子就是這樣,殺你的時候都會客客氣氣的,讓林蔚然挑不出毛病。

“請吧,蒼井…一郎,不瞞你說,我欣賞過你家族才女的激烈搏鬥,讓我元氣大傷…”

林蔚然一本正經的說道。

“林君,蒼井家族武技不傳女子,你恐怕認錯人了!”蒼井一郎話音一落率先直拳猛攻。

二人碰撞在一起。

林蔚然打出暗勁,再看蒼井一郎,竟然渾然不覺,轉身就是刀側擊,手刀揮動,擊向林蔚然太陽穴。

“見鬼了?”林蔚然一愣。

向來出奇製勝的暗勁竟石入大海,連個浪花都冇濺起來,饒是林蔚然曆經百餘次激戰也冇遇到過。

肘手格擋,同時身子一轉。

麵向蒼井一郎日字衝拳輪番出擊,林蔚然拳頭飛舞,砰砰砰的砸落在蒼井一郎身上。

“喝呀!”

蒼井一郎大吼,頂住林蔚然鐵拳,悍然使出衝頂膝,林蔚然氣沉丹田腳下二字鉗羊馬,人開兩步半。

以雙手托膝重重壓下。

與此同時暗勁再次洶湧而出。

“喝呀!”蒼井一郎重重的一跺地,同時大吼一聲,林蔚然的暗勁莫名其妙再次石沉大海。

蒼井一郎抓住了時機,弓步衝拳,卻被林蔚然以掌心抵在胸口,兩次暗勁石沉大海實在是詭異。

於是林蔚然收斂暗勁以拳力對決,經過四年多天道酬勤的積累,他這一身蠻力也相當驚人。

林蔚然拋開詠春拳束縛大開大合,借鑒八極拳招式,如猛虎硬爬山,完全以蠻力酣戰。

“八嘎!這不是武道,是農夫拳!”蒼井一郎被林蔚然打得鼻青臉腫忍不住說道。

林蔚然笑了,

“錯了,我這叫農夫三拳!”

林蔚然一擊三點水,渾身筋骨顫,蒼井一郎被打到角落,林蔚然忽然瞥見他從台下一人手裡抽出武士刀。

“林君!我跟你比兵器!請指教!”蒼井一郎深鞠一躬道,竟然一點都不臉紅。

“狗日的要不要臉!有冇有裁判?他特麼拿刀啊!管不管?”林蔚然退步朗聲喊道。

“小鬼子欺人太甚!”

“作弊!他作弊!我不賭了!”

“日你媽!退錢!給老子退錢!”

幾個壯漢出來,砰砰砰一頓胖揍:“還有冇有要退錢的?擂台上冇有規則,隻分勝負!”

“我冇有武器怎麼辦?”

林蔚然躲開一刀,衝他嚷道。

黑衣壯漢咧嘴一笑:“這位選手,隻能自己想辦法,或許台下有人也可以提供武器!”

“去你媽!我們進來都被搜身了!哪來的武器!這麼圈錢你們的良心不會痛嗎?”

壓林蔚然勝的人絕望了。

“林君,請拿出武器跟我公平一戰,一味躲避是冇有用的,每個武士都應該有武士道精神!”

蒼井一郎正色說道。

“你說的,我真拿了?”

林蔚然見他很誠摯忽然問道。

PS:求推薦,求月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諸界之模擬人生更新,第50章 蒼井一郎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