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然沉默片刻。

隨後隻聽他說道:“晚輩隻管學,至於前輩為何教聽橋功夫,那是我師父該考慮的事情。”

張天誌第一次露出笑容。

“好!好!好!你這小子有慧根!當年我與葉問一戰敗在聽橋上,知恥而後勇,臻至化境極致。

說來可笑,當初我敗在聽橋之下,如今我一身功夫竟以聽橋為最強,本來我指望阿峰繼承詠春正宗,奈何他天賦普通,隻怕止步暗勁了。”

張天誌說到最後唏噓不已。

回過神來,張天誌又道:“來吧,搭把手,我看看你的詠春究竟練到什麼地步。”

林蔚然連忙伸出雙手。

兩人的手互相搭在一起,下一秒,林蔚然驟然感覺到一股剛猛至極的力量自張天誌手上傳來。

林蔚然不敢小覷,力量傾瀉而出,三年多的苦練,無數次啟用天道酬勤的蓬勃力量讓張天誌都為之駭然。

單純比拚力量林蔚然不怕任何人,可今天他見識到了真正的高手,張天誌給人的感覺用一句話來形容最貼切:

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

隨後,張天誌雙手一環接著一推,輕鬆化去林蔚然的明勁,然後林蔚然便感受到一股迥然不同的力量。

是張天誌的暗勁。

張天誌的暗勁如潮水般滔滔不絕,林蔚然初入暗勁冇多久,雖然仗著天道酬勤增加不少暗勁,但是在張天誌麵前很快就敗退了。

林蔚然收回雙手。

“前輩厲害,晚輩輸了。”

林蔚然和張天誌用的是國術之中,最典型的搭手之法,在國術中,兩個人要切磋功夫,交流經驗,其實一搭手便知道對方的深淺。

有一些老拳師也教徒弟也會搭手,簡潔明瞭,方便實用,手一搭,張天誌對林蔚然的功夫就清楚了。

然而試探出深淺,他臉上的疑惑,反而卻更多了,“阿峰不是說你才突破暗勁冇多久嗎?”

林蔚然想了想,然後老實的說道:“其實也有段時間了,再有幾天就正好一個月。”

張天誌沉默了。

國術修煉是越往後越難。

暗勁境界,一個月不就是剛剛嗎。

“你的暗勁已是常人三五年功夫,看來你比我想的還要有天賦,接下來我將聽橋功夫傳授給你。

我曾經與八卦掌高人交流過武學,八卦陣也講究一個聽字,他會通過把手放到水裡感知魚的力量,用手來聽、來抓,一個聽字道儘本來。

在國術中,聽字很容易就被誤導,比如聽橋,很容易引導人直接給出聽聲辯位的結論,而不去究問根本。

記住,詠春聽橋,聽的是平衡感,靠的是身體的感知,你忘了耳朵正是提供平衡感的地方。

聽橋高低,重在感知和反應速度,‘雖黑夜之間,而風吹草動,有觸必應,並不自知其何以然也,獨精於斯者自領之耳’,這是聽橋的精髓。

我現在閉上眼睛,你來向我攻擊,光說不練假把式,能從我這裡學多少東西就看你的本事了。”

張天誌閉上了眼睛。

林蔚然發起攻擊,張天誌閉著眼,卻彷彿渾身上下都長著眼睛,拳頭和他之間,彷彿有一道天塹!

忽然,張天誌不再避讓反手一當,接著撥開林蔚然的拳頭,一擊寸拳打在林蔚然腹部。

林蔚然忽然想到了葉問係列電影,自己捱打的方式分明跟張天誌挨葉問打的方式一模一樣。

不一樣的是葉問是被他戳了眼睛,不得不用聽橋,而林蔚然是張天誌讓著他,全程閉著眼睛。

真·閉著眼睛打你!

林蔚然感覺自己被他降維打擊了,暗勁之上的化勁高手,遠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厲害。

半響,張天誌睜開眼睛。

“聽橋功夫往往數年如一日苦練,纔能有明顯的進步,你天賦異稟,更要沉下心來用心領悟。”

“晚輩銘記前輩的教導。”

“這是聽橋的手上功夫,接下來,我要教你的纔是我張天誌十數年的心血感悟。

葉問一脈的詠春拳因改良了腿法,增添了高腳打法,威力大增,但是正宗詠春也並非冇有推陳出新。

所以我將聽橋的功夫練到了腳上,你可知道,腳上功夫最厲害的人是什麼境界嗎?”

張天誌目露精光的說道。

林蔚然搖了搖頭:“晚輩不清楚,不過晚輩聽說,形意拳高手能擺著荷葉渡過池塘,但細想應該是神話。”

張天誌搖了搖頭。

“那不是神話,雖然我冇見過彆人能踩荷葉渡過池塘,但是…”說到這裡張天誌頓了頓。

然後隻聽他道:“我可以!”

林蔚然:???

張天誌將他帶到不遠處的池塘邊,池塘中荷葉鋪在水麵,隨後隻見張天誌腳尖一點,踏著荷葉走在池塘中。

張天誌每踩下一腳都如蜻蜓點水,荷葉微微抖動,接著便換到下一片荷葉宛若遊龍。

片刻後,張天誌回到岸邊。

林蔚然看到他依舊氣定神閒。

“這就是我從聽橋中領悟的功夫,堪稱上乘,你看荷葉杆輕脆,隻有一點韌勁,腳下要很細膩,去找這一絲僅有的韌勁,在一根絲上借勁。

你看我是在用腳,實際上我在聽,聽到勁的根本,然後借來用,你要練到腳伸在地上,就感到踏在荷葉杆上。

隻有一根絲能支援,用腳的肉感,把這根絲探測出來,不敢踏,輕也不是重也不是。

腳底板最嫩的皮膚,和這根絲一揉合,一星點水花似的,有那麼一星點彈力,人就彈開了。”

林蔚然徹底被震撼了。

國術竟然能練到這個地步!

張天誌接著道:“我這有套橫拳,橫拳的練法,是斜著進一小步,橫著再退一大步,橫拳等於是倒著打的,正好練這踏荷葉的功夫。”

林蔚然細細感悟不敢有一絲疏漏,國術的傳承往往就在這一瞬間,張天誌這是拿他當親弟子了。

想到這裡,林蔚然直接跪在地上:“師父,傳道之恩不敢相忘,弟子定會銘記於心。”

張天誌搖頭,

“葉問纔是你師父。”

“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您傳我功夫,授我國術傳承,不論如何您都是我師父。”

林蔚然正色說道。

張天誌露出笑容,“回去吧。”

PS:求推薦,求月票(≧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