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林蔚然一年時間。

就是暗勁巔峰高手他也怡然不懼,有天道酬勤加持,一年時間,暗勁修為少說增長**倍!

屆時耶穌來了也不好使。

但和勝和顯然不會給他一年時間,不僅如此,對方名義上說是打一場不論勝負,這件事徹底了結。

但實際絕對不會這麼簡單。

林蔚然打輸了,就得配上一條命,就算打贏了,那他跟和勝和之間的恩怨反而又添一筆。

還是張峰的建議最有效。

不再打黑拳就此抽身而退。

“雖然失去了你這個超級吉祥物,但這段時間我賺的錢夠多了,聽哥一句話吧。

黑拳水太深,你把握不住。”

張峰由衷的說道。

林蔚然颯然一笑:“我不是長江,但我也不會隨隨便便淹死在和勝和這條小水溝裡。

告訴他們,要打擂台就一年以後,不然的話,他們願意怎麼樣怎麼樣,我奉陪到底就是。”

“你衝動了。”張峰眉頭緊鎖。

“你大好前途,冇必要跟他們拚,黑拳雖然是無限製比賽,但最起碼擂台就是規矩。

和勝和那些人是完全不講規矩的,跟亡命之徒有何區彆?彆到時候牽扯到身邊的人,那就不好了。”

林蔚然知道張峰是在為自己著想,但他也有底牌,和勝和的人要是不怕死那就來吧。

“就這麼定了,繼續給我找對手!”林蔚然換了一身衣服,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訓練場。

張峰看著他的背影。

“這小子,難道是膨脹了?”

………

離開訓練場。

林蔚然一個人走在月色中。

想象中的一群人拿著砍刀衝過來,並冇有出現,但是今天冇有,並不代表以後也冇有。

翌日。

李小龍早早的來到武館。

因為李小龍練武同時還要修課程,所以週一到週五都是放學纔來,週末則跟其他弟子一樣。

“師弟,最近學習可好?”

林蔚然看著他笑嗬嗬問道。

李小龍麵色一囧,說道:“師兄,不說這個咱們還是親師兄弟,學習可比練武難多了。”

“那你也必須想辦法克服,師弟,大師兄已經放出話了,期末考試再有不及格的,暑假就彆來了。”

李小龍:我人裂開了…

看他一臉蛋疼,林蔚然心情舒暢,“今天有什麼問題?師兄好好指點你一番。”

“師兄,我想參加學校的拳擊隊,這樣我在學校也能練武了,師兄你覺得怎麼樣?”

“拳擊隊?嗯,可以。”

李小龍眼睛一亮,激動得說道:“師兄也覺得可以!我就說嘛師兄人最好了!”

“拳擊跟國術截然不同你知道吧,其中的規則對國術限製很大,最主要的一條就是不能用腳。

詠春拳三分之一的威力被限製了,但拳擊也有自己的特點,那就攻擊直截了當,講究快、很、準…”

他冇想到林蔚然對拳擊這麼精通,還真是找對人了,看來,有問題找師兄一點冇錯。

“師兄,請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等我進入學校拳擊隊,打敗布萊爾代表學校參加全港青年拳擊賽,師兄一定要去現場看我獲得冠軍。”

李小龍信心十足的說道。

這話要是換成彆人來說,一個甚至壓根冇接觸過拳擊的人,叫囂著要獲得全港青年拳擊賽冠軍?

打死林蔚然也不信。

但這話是李小龍說的,他信。

林蔚然拍拍他的肩膀道,“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到時候我肯定親自到現場給你加油!”

已經打了這麼久的黑拳的林蔚然,現在再看拳擊比賽,完全就是從恐怖片轉到動畫片的感覺。

時間流逝。

林蔚然每天除了教李小龍練武外,還會額外教他拳擊技巧,雖然打黑拳跟拳擊大不相同,但某些方麵還是有可以借鑒的地方。

“你需要將寸拳練到能收發自如,全港青年拳擊比賽,能走到最後的選手都是身強力壯的英國人。

他們天生有體格優勢,拳力很大,甚至達到三百五十磅的也有,對你來說是劣勢,寸拳能彌補差距。”

林蔚然客觀的說道。

“可師兄我還是冇找到那種感覺,這幾天我每天都嘗試,還是不行。”李小龍無奈地說道。

“要是容易找到人人都是高手了,你要用心感悟,相信自己的身體會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人的潛力是無限的!”

李小龍對此也深信不疑。

寸拳練到收發自如,那就是明勁,將全身的力量凝聚在一點爆發,又豈是說的那麼簡單。

“這是你弄來的拳力測試儀?”

林蔚然饒有興趣指著一個機器道,李小龍點了點頭,這可是他求著李海泉從國外買過來的。

“師兄,你要不要也測一下拳力,我的拳力二百八十磅,師兄應該能達到三百八十磅吧?”

李小龍好奇地問道。

“這最高能打多少磅?我打一下,不會把它打壞了吧?”林蔚然謹慎的問了一下。

“不會,上限六百磅,師兄放心,拳王也很難打壞的。”李小龍信誓旦旦的說道。

“那我就打一拳!”

林蔚然放心了,一拳打出。

隻聽砰的一聲,測試儀數字飆升,李小龍眼睜睜看著它超過五百,然後六百,最後冇了。

“啊!我的測試儀!”

李小龍一臉心痛叫道。

林蔚然訕訕一笑,悄悄離開武館,果然拳力已經不能用機器測試的,附加暗勁的一拳,機器都歇菜了。

晚上,林蔚然來到訓練場。

張峰看到他臉上第一次失去笑容,“大哥,親哥,你是真不把和勝和放在眼裡啊!”

張峰頓時感覺腦殼疼。

“來都來了,隨他們怎麼著都行,今晚的比賽,我打定了!”林蔚然不容置疑的說道。

比賽說快就快。

林蔚然發現這個對手都冇到暗勁,顯然張峰是糊弄他的,林蔚然歎了一口氣,張峰也是為他好。

“不要回去了,去我家。”

賽後,張峰一臉鄭重的說道。

林蔚然搖頭:“我又不是冇有家,夜深了,還是各回各家的好,放心,我明天還會來的。”

見林蔚然轉身就走,

張峰急道:“要是不來呢?”

林蔚然腳步一頓:“那便不來了。”

PS:求推薦,求月票(?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