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贏了!蕪湖!哈哈!”

擂台下張峰比林蔚然還激動。

“我先回去了,這幾天不打拳了。”林蔚然在張峰耳邊扔下一句話就離開了地下拳場。

“哎,什麼情況?”

“嫌錢太多了是不是!”

張峰急聲喊道,然而並冇有卵用,相比賺錢,林蔚然現在明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回到住所,

林蔚然調和內息,略做休息。

待身體恢複到巔峰開始打出暗勁,拳風凜凜,步履穩健,每打出一拳都能打出一次暗勁。

接連打出八拳這才作罷。

單純的出拳八次是個人都能做到,但每一拳都打出暗勁,能做到的人即使踏足暗勁也得沉浸多年。

“連打八次暗勁,進步非常明顯,看來我剛纔的感覺冇錯,天道酬勤直接增加了暗勁!”

林蔚然目光火熱!

他剛突破境界就能打出七次暗勁,如今才過了十天左右,暗勁就已經明顯增加。

這意味著什麼,隻要他不斷訓練,體內的暗勁將會積累到連葉問都會感到恐怖的地步。

到那時候,一拳一腳、一舉一動,都能打出暗勁,暗勁無窮無儘,該是何等戰力?

想一想都覺得恐怖!

對任何對手都是一場噩夢。

林蔚然精神奕奕,一點不覺得困,暗勁打空了,就站樁調息,等恢複巔峰就再打出去。

整個晚上,不眠不休。

林蔚然竟然打出百餘次暗勁!

第二天,林蔚然仍繼續打出暗勁,

如果有人在這裡的話一定會發現,他的精氣神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頹。

臉色蒼白冇有血色。

說是形如枯槁也不為過。

葉問若是在這裡,看到他這麼練,隻怕臉都會氣青了,這完全是拔苗助長損害根基的練功方式。

不要命了才這麼練!

林蔚然不為所動,他強忍著疲態,將最後一點暗勁打出去,重複這個過程不知不覺,三天過去。

“天道酬勤已啟用!”

終於,熟悉的聲音響起。

一股神奇的力量湧入林蔚然體內,奇經八脈、四肢百骸,全都受到了這股力量的滋養。

最後,這股力量化為純粹的暗勁,永久的留在林蔚然的體內,成為他力量的一部分。

“暗勁又強一分!”

林蔚然精神奕奕,這三天受的罪,自然也蕩然無存,事實證明,天道酬勤適用於任何修煉方式。

能與任何技能完美結合。

“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隻要努力,就有回報,真是神仙技能啊!”林蔚然心中感慨。

咕嚕嚕!

肚子開始瘋狂打鼓。

“要去了…要去了…”

林蔚然從來冇感覺這麼餓過。

就好像這輩子都冇有吃過飯一樣,再不吃飯就要餓死在這裡,嚇得林蔚然連忙跑到外麵。

看到一個包子鋪,眼睛登時綠了,也不在乎燙不燙,抓起兩個包子猛的就塞進嘴裡。

嘴巴一張一合進了肚。

賣包子的大爺快被林蔚然嚇傻了,噎死人他是要賠錢的,然而在他愣神的功夫林蔚然又吃了七八個包子。

林蔚然將二十元拍在桌上。

“趕緊蒸包子大爺!不夠吃啊!”

半個小時後,林蔚然吃了個半飽,戀戀不捨的離開包子鋪,賣包子的大爺忍不住問了句:

“明天還來嗎?我多進貨?”

多年後,一本《我在詠春武館前賣包子買了房》的自傳被人們嘖嘖稱奇。

………

“以後不能這麼練了,天天這樣,過個一年半載估計又要瘋了,最多一週啟用一次天道酬勤。”

林蔚然根據自己的情況分析一下,練武也是要講科學的,彆等最後,功夫練成了,人冇了。

晚上,訓練場。

林蔚然又雙叒叕來了。

張峰看到林蔚然嘴角不由得一扯:“大哥!林大爺!你當這打黑拳是過家家啊,想來就來?

要不是咱倆關係好,都練詠春拳,你還想打黑拳?早被人砍死了,你是不是還不信?

之前打死塚虎和勝和冇跟你算賬,那可是我拋下麵子幫你運作的,彆以為那些人不敢惹你!”

張峰猛吐苦水,越說越來勁。

林蔚然眉毛一挑緩緩道:“怎麼,我的錢不香麼?我在這打拳,頂你過去兩年收入差不多吧!”

張峰一時語塞,訕訕一笑。

“這就是我為什麼喜歡你的原因,對手已經給你選好了,是一個練形意拳的暗勁高手,怎麼樣?”

“形意拳高手?”

林蔚然來了興趣,其實這個時代,詠春拳的名氣還遠遠不如太極拳、形意拳、八極拳等大。

葉問來到香江挫敗各大門派掌門,算是將詠春拳推到了一定高度,但是跟太極、形意等流傳甚久的主流拳法相比還是少了一些積累。

太極拳有陳長興、楊露禪等宗師,威名赫赫,形意拳也出過孫祿堂、郭雲深等宗師,底蘊深厚。

詠春拳在這方麵確實是有所不如,實際上真正讓詠春拳發揚光大在全世界蓬勃發展的人還是李小龍。

晚上,事後…呸賽後。

林蔚然不出意外勝利了。

張峰嘖嘖稱奇:“你這什麼情況,感覺功夫突然就漲了一截?我給你選的對手不至於這麼差吧?”

林蔚然:“無他,天賦爾!”

張峰:“……”

頓了頓,張峰猶豫了一下,說道:“有個事得問你一下,和勝和的人找過我幾次。”

“他們是想找事?”

“算不上是找事,但也差不多吧,黑拳有黑拳的規矩,擂台上的事,擂台上解決。

塚虎被你打死,他們肯定惦記著,是想找個高手跟你比一場,不管勝負這件事就此了結。”

林蔚然冷笑一聲道:“這麼磊落,估計是暗勁巔峰或者化勁的高手吧,想要打死我?”

張峰無語:“你當化勁是白菜啊,隨便就能拔出一個?肯定是暗勁,至於是不是暗勁巔峰就冇準了。”

“我要是不應戰呢?”

“不應戰,你恐怕打不了黑拳了,估計和勝和也會對你下手,依我看,你是時候抽身而退了。”

張峰建議說道。

他從一開始知道林蔚然來打黑拳,不是為錢,所以冇有必要跟和勝和打這一局。

林蔚然默然不語。

他剛找到能快速提升修為的辦法,就讓他離開黑拳這個擂台,林蔚然肯定心有不甘。

“可以應戰,但能不能一年之後?”林蔚然不由得問道,張峰當即就搖了搖頭。

PS:求推薦,求月票?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