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館又如何!”

林蔚然麵對眾人擲地有聲。

霎時間,王雲生武館群情激奮!

“放肆!莫非葉問教的都是狂徒,既然你已經揚言要踢館,我王雲生奉陪到底!”

王雲生虎目灼灼,雖然年過五旬,但在此情形下竟要親自出手,讓林蔚然很是意外。

“既然王大師您要親自賜教晚輩,晚輩就恭敬不如從命!請吧!”林蔚然毫無畏懼。

“師兄,會不會把事情鬨大了啊!”見雙方一觸即發,李小龍也有些慌了。

畢竟這事因他而起。

“不鬨大,莫非真要爬出去不成?”林蔚然冷聲說道,王雲生這個人吃硬不吃軟,事到如今,也隻能豁出去乾他一把。

“師父何等身份,怎能親自出手,這賊子就由弟子教訓吧!”王雲生身邊忽然站出一個人說道。

“師父,此人來勢洶洶實力不俗,讓師兄探探他的底,實在不行您再上也不遲!”

黃皮小子悄聲說道。

“好吧,陳銘,你去吧!”

王雲生點了點頭,陳銘大步向前,來到林蔚然麵前虎視眈眈,林蔚然不以為然道:“出手吧!”

陳銘率先出招,

一記前踢問路直踢麵門。

林蔚然順勢格擋,二人以快打快,隻不過陳銘用的是腿,林蔚然用的卻是拳頭。

數招過後隻見陳銘一記鷂子翻身,變換雙腿,原來是林蔚然雙拳如鐵打得陳銘單腿發麻。

“我知道王家腳為何頗有威名了。”林蔚然負手而立嘴上不饒人開始諷刺起來:“大概是你們不洗腳,臭腳把對手熏跑了吧!”

“哈哈!”

李小龍笑的肚子疼。

“混賬!給我閉嘴!”

陳銘氣急敗壞,腿法越來越淩厲,林蔚然走位風騷,遊身掠陣忽然又以攻為守!

交手間

還是林蔚然快他一步。

一記詠春伏手正中陳銘下巴!

“陳銘!不要被他激怒,冷靜點!”王雲生忍不住開口,他那裡看不出林蔚然是故意刺激陳銘的。

然而陳銘下巴吃痛,

抬腿反擊,卻已經被林蔚然近身,詠春拳以短快聞名,擅長近身對戰,林蔚然自然會將詠春拳的特長髮揮的淋漓儘致。

林蔚然雙羊掛角將陳銘雙臂分開,側身攤手,揮臂如鞭,猛的將陳銘抽飛出去。

這還不止!

林蔚然反手擒住陳銘手腕。

陳銘去勢一頓,林蔚然順勢一轉,扣住陳銘手腕使其在空中反轉兩圈這才砸在地上。

林蔚然一拳砸下!

王雲生急聲大呼住手,赫然發現,林蔚然的手已經停在陳銘麵前,這一拳打得並非是陳銘。

而是他王雲生的臉!

林蔚然看都不看陳銘,站起身來,“王大師,賜教也賜教了,晚輩能走了嗎?”

王雲生騎虎難下。

陳銘落敗,武館裡隻有他能出手,然而他一出手,不管輸贏,都對王雲生武館的名頭冇有好處。

“年輕人,不要太狂,武者尊嚴,不容踐踏,奈何你欺人太甚,老夫今天就要試試你!”

王雲生親自出手。

林蔚然不由得正視起來。

李小龍呼吸凝重,現在一邊觀戰,竟然比林蔚然還要緊張,他哪裡會想到林蔚然會跟王雲生硬拚。

“王大師,請!”

林蔚然以武禮相待。

“看招!”

王雲生如氣勢洶洶,如猛虎下山,同樣是王家腳,王雲生的戳腳要比陳銘厲害數倍。

然而林蔚然已經踏足暗勁,

就是尋常門派的掌門也不過如此,更何況林蔚然年輕力壯,有道是:拳怕少壯。

王雲生雖功力深厚,是一派掌門,倒是碰到林蔚然這種初生牛犢,隻怕也會有一場惡戰。

簡單試探後,

王雲生再次發起猛攻!

林蔚然上三路手擋,下三路腳消,李小龍雙目如炬,這些招式他實在是太熟悉了。

就是林蔚然整天讓他練的基本功,二字鉗羊馬、木人樁法、一百零八點手無出其右。

“師兄已經將基本功融會貫通了,功夫日漸精深,這…莫非就是他所說的萬變不離其宗之意?”

李小龍震驚,

王雲生何嘗不是?

“小小年紀把功夫練到這種境界,葉問一代宗師的名頭確實名副其實,是我門下弟子…不爭氣啊!”

王雲生心情複雜。

“王大師,比武分神可不是玩笑,莫非大師以為勝券在握?”林蔚然說著以腳為勾。

勾住王雲生小腿,隨即快拳出擊,招招寸勁發力,速度上絕對碾壓,一腳側踢王雲生腰部占據上風。

“你這小輩欺人太甚!”

王雲生怒吼一聲,再次鞭腿發力,這一次他打出的卻是暗勁,林蔚然雙臂格擋,具皆發麻!

然而林蔚然越戰越勇,

暗勁似乎對他冇有太大效果。

林蔚然尋橋打手,尋機切其中路,王雲生暗道林蔚然難纏,但他暗勁勃發怡然不懼。

然而就在這時,

一股無形之力入體。

王雲生瞬間色變,這竟然是暗勁,麵前這個年輕人竟然突破暗勁,怪不得有踢館的底氣。

不過浸淫暗勁多年,他見招猜招,對暗勁運用似乎比林蔚然更靈活,於是仗著經驗豐富,暗勁上手,實則卻一腳高掃上頭,一記前踢擊胸。

生生將林蔚然逼退數米!

林蔚然步履生根腳踩二字鉗羊馬,雙臂揮前卸去力道,隻是胸前多了一個大腳印顯得有些狼狽。

然而王雲生酣戰中連打數招暗勁,此刻已經接近極限,右手更是有些微微顫抖,但他順勢背在身後,很好的掩蓋了過去。

林蔚然心中瞭然,

王雲生已經冇有再戰之力。

莫名的,林蔚然竟然還有些遺憾,英雄難敵歲月故,王雲生五十餘歲氣血已經下滑。

打下去除了狠狠地打王雲生的臉,對林蔚然來說冇有任何好處,想到這裡林蔚然收手而立。

“王大師,這場切磋到此為止吧,晚輩和師弟多有冒犯,再打下去,有傷兩派和氣。”

林蔚然中氣十足的說道。

王雲生身子一僵,一口氣泄出來,似乎蒼老了幾分,正如林蔚然想的那樣他暗勁空穀,無力再戰。

而林蔚然年輕力壯猶有餘力。

“你當我們…”

“住口!”黃皮小子正要開口卻被王雲生厲聲打斷。

“林小友說的對,莫要傷了和氣,今天的事就到此為止吧。”林蔚然給了他台階下,王雲生自然領情。

“告辭!”

林蔚然抱拳一拜帶人離開。

王雲生看著林蔚然背影怔怔不語,有進有退,少年老成,點道為止,一派宗師氣度!

PS:求推薦,求月票( ̄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