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蔚然乾笑兩聲。

“師父,你聽我狡辯…呸…解釋,當初我看到幾個英國佬在打他,就隨手揍了他們一頓。

那個英國佬是總督府武官的兒子,我就編了個綽號,銅鑼灣扛把子,有事讓他去銅鑼灣找烏鴉哥。”

大師兄目瞪口呆:“你是陳浩南,原來大家討論的人竟然是你,你藏的也太深了。”

“些許名頭,不足掛齒!”

林蔚然訕笑說道,葉問輕咳一聲:“既然你們認識,那正好,小龍的基本功就由你傳授吧。”

“我?那怎麼行?”

林蔚然一愣,一直以來都是大師兄代替葉問傳授弟子的。

“怎麼不行?”葉問一瞪眼說道:“你不要以為身上有了功夫基礎就不重要。

溫故而知新,這個道理你要明白,更何況,整個武館裡你的基本功稱得上第一,你大師兄都不如你。”

李小龍眼睛一亮,他看著林蔚然,冇想到葉問對他的評價這麼高,要知道葉問一代宗師的名頭不是吹出來的。

林蔚然謙虛說道:“哪裡,哪裡,弟子還差得遠呢,大師兄的功夫可比我厲害的多。”

葉問打量著林蔚然,

“我看你們快差不多了。”

出門一趟,回來後葉問忽然發現,林蔚然的實力提升的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快得多。

竟然快到暗勁了。

隨後葉問看向李小龍道:“小龍,讓你林師兄帶你打基礎,有意見嗎?”

“冇有意見!”

李小龍欣然接受。

“這…好吧!”

塵埃落定,林蔚然也冇辦法。

“走吧,師弟,我帶你見識見識,什麼是詠春拳!”林蔚然說完帶著他來到前院。

不少弟子正在練功。

“詠春拳,簡單概括為三拳一樁一刀一棍,三拳是詠春拳的三種套路,有入門基礎套路小念頭。

這些人打得就是小念頭,流傳下來完整的小念頭共有一百零八點手,後來經過簡化到現在有四十四點手。

雖然招數減少,但卻是化繁為簡,讓詠春拳更加適合實戰,每個新入門的弟子都要記住一句話。”

李小龍不禁問道:“什麼?”

“小念頭不正,終生不正!記住,小念頭是基本功,同樁功一樣,每天都要勤加練習。”

林蔚然隨後接著說道:“念頭正,終生正,小念頭入門後,會學習進一步的沉橋、標指。

這些招式需要你有一定的基本功,所以你要沉下心來,不能急躁,跟著我練習基本功。”

“師兄,基本功要練多久?”

“一年半載吧,看個人情況。”

李小龍瞪大眼睛說道:“這麼久,師兄,我想快點學招式,基本功能不能以後再練?”

林蔚然聲音忽然一冷:“李師弟,基礎不牢,地動山搖,你是想當中看不中用的花架子還是相當武學高手?”

“當然是武學高手…”

李小龍聲音微弱,林蔚然緩和道:“你的心太浮躁了,單純為了表麵功夫而學武。

習武之人最重要的,其實是心智、意誌,要做到身心平靜如水,心境深遠才能看千裡!”

李小龍撓了撓頭,

“師兄,我不太理解。”

“那就從樁功開始,練武不練功,到老一場空聽過冇有?這裡的練功就是樁功!跟我學!”

林蔚然蹲起馬步。

李小龍有樣學樣,渾身的不自在,這跟他想象中的學武不太一樣,他甚至覺得這冇有用。

林蔚然看出了他的想法。

“我知道,你可能覺得樁功冇用,是花架子,但你記住,那些說樁功冇用的人永遠也站不到武學的巔峰。

拳經中有一個詞,叫做力從地起,你看我紮馬步,勁先到腳掌,起的時候五指摳在地上,自然而然的就牽動小腿的骨頭和肌肉,膝蓋說是挺起來,大腿繃緊,提腰,收腹。

你試試從四麵八方來推我、撞我,樁功有冇有用,你就清楚了。”林蔚然對他說的。

李小龍站起身來。

他悄無聲息站到林蔚然身後一推,林蔚然紋絲不動,反倒是李小龍,感覺自己像是推在一堵牆上。

李小龍不信邪從側麵一撞!

幾乎同一時間,林蔚然身子一顫,李小龍倒飛出去,摔在地上,霎時間他對林蔚然畏之如虎。

“師兄,我根本就想不到,樁功,竟然還能練到這種地步,我一直都以為是花架子。”

李小龍誠摯說道。

林蔚然笑道:“想學啊,我教你,師兄彆的不行,就是基礎好,整個武館誰的基礎都不如我!”

不是林蔚然吹,打了一年多基礎,天天啟用天道酬勤,論身體素質武館裡他稱得上第一。

李小龍再次紮馬步。

林蔚然站在他身後,能的抓一把,李小龍感覺後腰繃緊,整個人瞬間汗毛倒立,像是一隻炸毛的貓。

“記住這種感覺,脊柱如一條大龍,張牙舞爪,同時腳下生根,站樁的時候你就是一棵樹。

你要把自己想象成一顆參天大樹,樹高萬丈在於根,你整個身心要在你腳下的土地上生根,根紮得越深,功夫就越深,明白嗎?”

林蔚然指點著李小龍。

不知道為什麼,在教他基本功時,林蔚然心中又湧現出很多感悟,這或許就是葉問說的溫故而知新。

“我的基礎已經牢若泰山,血肉、骨骼、筋膜,在明勁階段幾乎已經鍛鍊到極限。

或許我還考慮明勁之後的道路了,暗勁的修行需要去請教師父。”林蔚然在心中想到。

“師弟,師父讓你去一趟。”

就在這時,大師兄找了過來。

林蔚然來到葉問年輕,後者問道:“我看你在教小龍站樁,你覺得他怎麼樣?”

“心氣浮躁,性格要強,是璞玉,但是需要有人打磨他,不然的話,剛過易折。”

林蔚然老實說道。

葉問欣慰的看著林蔚然:“不錯,武學之道,跟生活息息相關,你能看出這些為師很高興。

小龍這孩子,從他眼神就能看出,是一塊兒習武的上好材料!邵大師信裡對他讚歎有加,並冇有誇大言辭。

不過你也說他,心氣浮躁,倔強、剛強,可是能在武壇稱雄的人無一綿軟性格。

但是剛強性格可能會成為兩種人,一種是有品德的武壇高人,另一種則是狂野之徒。”

林蔚然不解,

“師父,您的意思是?”

“我不希望小龍他成為狂野之徒,所以需要你敲打錘鍊他,你的天賦毅力少有人及,需讓他有所敬畏!”

林蔚然眼睛一亮,

“師父,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PS:求推薦,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