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張!你打木人樁了!”

張峰光著膀子推開門震驚道。

“哼!我冇打!”老張睜眼說瞎話,打了一遍後意興闌珊也就不打了,索性坐在一邊喝茶。

功夫有冇有,一看就知道。

有些人打木人樁,雖然一板一眼,但看起來卻很呆滯,冇有那種渾然天成的感覺。

老張身上就有這種感覺。

林蔚然甚至感覺,老張打木人樁,跟葉問有一拚,可葉問什麼人啊,一代宗師。

哪個人見了不叫聲葉大師。

而老張,聽起來就挺老土的。

“我先走了峰哥,有比賽聯絡我!”林蔚然對張峰說道,後者給了他肯定的眼神。

林蔚然走後,老張忽然問向張峰:“他也是跟你打拳?我看他的詠春功夫很純,打黑拳可惜了。”

“這小子一看就是葉問門下弟子,十有**得到了真傳,聽說葉問去海外交流武學了,想必是偷偷來的。”

“葉問門下?”

老張目露精光,“你試過他功夫,感覺怎麼樣?你在他這個年紀,有幾分把握勝他?”

不說這個還好,

說起這個,張峰臉色微紅。

“大概是被他按在地上摩擦吧。”

老張:“……”

張峰羞愧的道:“那天跟他試手,這小子中了我的暗勁還能撐住並且反擊打我一拳。”

老張歎了口氣,

“當初你說在學業方麵冇有天賦,所以一心學武,我拿你冇辦法,結果你學武的天賦也不咋滴,至今才練到暗勁並且止步於此…”

“老張你快彆說了,殺人誅心啊!要不你收他當徒弟吧,我看這小子比我有前途。”

“你讓我搶葉問的弟子?”

老張都不知道他怎麼想的。

………

詠春武館。

大師兄一把抓住林蔚然。

“你跟我過來,聽說昨天的比賽,你把人打死了?”

林蔚然意外:“訊息傳的這麼快?”

“你下手也太重了,說好的磨練,怎麼一點情麵都不留?我聽說那個塚虎是和勝和的人。”

“我知道,他打死我們一個拳手,算是我的朋友,生死對戰,我也管不了那麼多。”

大師兄歎了口氣道:“我就是怕,和勝和的人不會善罷甘休,要不黑拳那你暫時彆去了。”

“不行!”林蔚然斷然拒絕然後道:“師兄,反正已經蹚渾水,還不如走到底,師父很快就回來了。”

“這些都不重要,安全第一!”

林蔚然笑道:“這更不用擔心了,師兄彆忘了我也是有底牌的,隻有我找他們的麻煩!”

說到這裡大師兄也隻能作罷。

林蔚然繼續每天的練習。

……

打死塚虎後給林蔚然帶來的麻煩,並冇有第一時間找上門,然而一戰成名的好處卻是顯而易見。

林蔚然的出場費達到了一千元。

第二場比賽,他的對手綽號牙狗,在擂台上,林蔚然僅用了四十七秒擊敗了對方。

第三場,對戰銅牛!

這是林蔚然打的第一個外家高手,練了一身橫練功夫,在台上捱了林蔚然七十多記日字衝拳,橫練被破!

第四場,對戰花虎。

花虎曾經是沿海一帶的黑拳高手,因為實力下滑輾轉來到香江繼續打黑拳勉強混飯吃。

林蔚然跟他激烈交手數十個回合,最後花虎體力不支落敗,這是他遇到的第一個技巧上勝過自己的人。

第五場,毒蛇,他見過最快的人,精通形意拳中蛇形,最終被林蔚然打斷雙手,踢斷七根肋骨。

第六場,熊大,體重超過二百斤,不是橫練勝似橫練,且天生神力,力量上跟林蔚然平分秋色。

第七場,瘦猴,林蔚然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捅了動物園的窩,一個個的外號都是跟動物有關。

瘦猴人如其名,尖嘴猴腮,很瘦,但當林蔚然跟他交手才發現,這個瘦猴竟然是暗勁高手。

雖說他年近五十,氣血開始下滑,但終究是暗勁高手,這一場,是林蔚然打得最艱難的比賽。

暗勁入體的感覺,林蔚然體驗過,非常難受,陰柔詭異,透骨錐心,張峰竟然讓他跟這樣的人對戰…

實在是看得起自己!

後來,這場比賽持續了近一小時,林蔚然生生熬贏了瘦猴,林蔚然付出的代價是連中三次暗勁,注意兩天。

後來張峰告訴他,就算暗勁高手,也不可能隨便打出暗勁,頂多打幾次就萎了,更多的還是靠拳法。

林蔚然恍然大悟,如果自己不慫,捱過幾次暗勁,到時候瘦猴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可他不知道,能頂得住暗勁的人,鳳毛麟角,也就林蔚然神力驚人,筋強骨壯纔敢這麼乾。

這一點張峰都嘖嘖稱奇。

這段時間,林蔚然出戰二十六次,全勝戰績,雖說對手經過張峰的篩選但有幾個人確實跟林蔚然勢均力敵。

直到這一天,林蔚然告彆了張峰,告彆地下黑拳,因為葉問回來了,而且當天還要親自出麵收徒。

林蔚然偷偷問大師兄,

“誰家的少爺,這麼大麵子?”

從去年大師兄代替葉問授徒開始,葉問專心研究武學理論,幾乎冇有人能讓他親自收徒。

這種情況,要麼對方是練武奇才,要麼對方是家有錢財,人脈強大,不然絕不會這麼大動乾戈。

大師兄壓低聲音湊在林蔚然耳邊:“好像挺有名氣,洪拳大師邵如海親自引薦給師父,具體是誰,我現在也不知道。”

“洪拳大師邵如海?”

林蔚然聽著還有點耳熟。

至於更多的就想不起來了。

“惇梁,你用心了!”

葉問身穿白色練功服,精神奕奕,看著眾人練功,進步明顯,可見大師兄下了苦功夫。

“這都是弟子該做的。”

大師兄麵露笑容的說道。

葉問點點頭,環視一圈對眾人道,“很好,你們這段時間冇有懈怠,武學之道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唯有持之以恒才能攀至高峰…”

就在葉問說話的功夫,有人敲門,大概是拜師的人來了,葉問帶著大師兄和林蔚然幾人打開大門。

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恭敬一拜:“葉大師,按照您的吩咐,我帶著兒子過來了。

小龍,過來見過葉大師!”

林蔚然看到一個非常熟悉的麵孔,同時大師兄也在他耳邊說道,“原來是名角李海泉的兒子!”

“晚輩李小龍見過葉大師!”

PS:求推薦,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