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什麼呢,這麼開心?”

林蔚然來到武館,梁挺和大師兄,正繪聲繪色的說著什麼,而二人身邊還圍著不少人。

“林師弟,昨天發生了大事。”

梁挺眉飛色舞說道,“你不知道,銅鑼灣出了個狠人,昨天傍晚把總督府武官兒子打了一頓。”

林蔚然臉色怪異,

怎麼有著耳熟的樣子。

他不動聲色:“還有這事?”

“那能有假,趙師弟在警署工作,他親自跟我說的,那個人叫陳浩南,是銅鑼灣扛把子。

陳浩南手下有個悍將叫做烏鴉哥,因為捱打的是總督府武官的兒子,昨天警署連夜派人去銅鑼灣抓人。”

“人抓到了?”林蔚然問道。

“不僅人冇抓到,那些個英國佬,還被一群人撒了麪粉,爆頭痛揍了一頓那叫一個慘,嘿!”

“警署不會這麼認栽吧?”

梁挺說的就彷彿親臨現場一樣:“怎麼可能認栽,當天夜裡就抓了不少人,不過從今天以後,英國佬可能就倒黴了。”

“為什麼?”

“咱們華夏人哪個不恨英國警察,你看著吧,以後會有數不清的陳浩南和烏鴉哥冒出來。

有人出頭,大家都會打他的幌子,彆的不說,陳浩南搞敢明目張膽打總督府武官的兒子,聽著就解氣。”

“就是,英國佬們橫行霸道慣了,就缺這樣的人打抱不平,等天一黑,蒙了臉,大家都是陳浩南!”

“還能這麼乾…”

林蔚然驚愕地看著眾人。

反響這麼大嘛。

“好了好了,人都到的差不多了,準備練武了!”大師兄拍了拍手,眾人收斂笑容。

林蔚然照例從站樁開始。

內練一口氣,外練筋骨皮!

樁功一定程度上決定了修為深淺,林蔚然對樁功的要求還要比跑步嚴格得多,必須練到啟用天道酬勤。

這個過程已經由最開始半個小時,持續到現在接近兩個小時,正常人真的很難堅持這麼久。

“叮!天道酬勤啟用!”

係統的聲音響起,一股暖流入體,林蔚然感覺渾身暖洋洋的,活動下身體舒爽至極。

樁功結束便開始對練。

林蔚然看了看,梁挺正練的興起,恐怕冇功夫搭理自己,大師兄現在代替師父教學更冇時間。

“還是練標指吧!”

林蔚然轉身就要離開。

“林師兄,等一等。”

林回頭一看,原來是昨天跟他有過沖突的辛力。

“師弟又有什麼指教?”

林蔚然麵色平靜地問道。

“不敢,昨天領教了林師兄高招,我遠遠不是師兄對手,今天,我是來跟師兄道歉的。”

“道歉?”

“是的,師兄,昨天是我們不對,我不知道師兄家中變故,隻當師兄是來搶我們飯碗,若不是大師兄直言,我還不知道自己做了蠢事…”

“大師兄…”林蔚然掃了一眼過去,大師兄衝他笑了笑,在詠春武館弟子間的關係很重要。

同門有間隙,是禍非福。

有大師兄調解,林蔚然語氣緩和:“算了,冇多大的事,這件事就算過去了,我下手也不輕。”

“師兄留著力氣呢,

不然我們那還能去乾活。”

林蔚然點頭:“冇事我練功了…”

“還有一事!”辛力連忙叫住他道:“師兄家中變故,師弟幫不了什麼大忙,但若是師兄實在缺錢,師弟還能出出主意。”

林蔚然眉毛一挑,

“哦?辛師弟有什麼建議?”

辛力壓低聲音:“我在碼頭上混,三教九流什麼人都見過,據我所知來錢最快的辦法…”

他話未說完,林蔚然正色厲聲道:“師弟,我是缺錢,但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我很清楚。”

“師兄誤會了,怎麼可能讓師兄,做違法亂紀的事,是打黑拳,地下拳場師兄感興趣嗎?”

“地下黑拳?”

林蔚然忽然來了興趣。

“之前有一個老闆想養幾個拳手,打黑拳師兄應該知道,危險重重,我這拖家帶口,全家都指望我。

師兄不一樣,實力勝過我一大截,隻要不衝動賺點快錢肯定冇問題,就怕師兄經不住誘惑…”

林蔚然摸了摸下巴,這他冇想過,地下黑拳和正常的拳擊比賽,完全不是同一種東西。

打黑拳,就是在拚命。

運氣好被人看中可能會風光幾年,但到最後往往也是各種暗傷隱患,晚年淒涼,甚至冇有晚年。

但林蔚然有點心動。

他在武館的每一天都能看到進步,但是這種日子越來越平淡,厲害的功夫往往都是打出來的。

至於暗傷、隱患什麼的,

林蔚然倒是可以放在一邊。

畢竟有天道酬勤這個技能在。

“師兄,這是打黑拳的聯絡門路,師弟隻能幫到這裡,如果去的話,務必注意安全。”

辛力給了他一個地址。

“師弟,多謝了。”林蔚然抱拳。

……

傍晚,林蔚然找到大師兄。

大師兄紮根香江,算是個萬事通,林蔚然對黑拳知之甚少,這種事谘詢他最合適了。

然而林蔚然剛說了意向,

大師兄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責罵。

“師弟,你在想什麼,咱們練武,是為了打黑拳的嗎?為了一點錢就丟了武者的氣節!

師父要是知道了,不得打死你啊,趕緊把這個想法給拋之腦後,不然詠春武館恐怕都容不下你了。”

“大師兄,我不是為錢。”

大師兄愣了愣道:“不是為了錢,那你去打黑拳乾嘛,鹽吃多了,閒得慌是嗎?”

“我準備在師父出去的這段時間,去地下拳場磨練磨練,剛開始我肯定也碰不到什麼高手,相對安全。

等倒師父回來了,我就洗手不乾,磨練自己的同時順手賺點錢,難道不是兩全其美嗎?”

林蔚然一臉誠摯地說道。

“你要這麼說,那倒是還有商量,師弟,師兄弟不騙師兄弟,你保證師父回來就收手?”

“我保證!”

“那好吧,打黑拳現在挺混亂的,頂尖比賽大多是外國人,受過多年嚴格訓練,專門去打黑拳。

你的實力自然躋身不到這個層次,這我還是很放心的,不然肯定不會同意你打黑拳。”

林蔚然:“……”

話粗理不粗,

就是有點殺人誅心!

“這個不重要,主要是規則之類,還有能不能用詠春的打法,辛力給了我地址,我就從那試試吧。”

“你聽我慢慢說…”

PS:求收藏,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