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4f5230f6594bb97fe3f5a9ceb6dfa6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叮!

玩家進入遊戲!

模擬時間:三天

遊戲進度:殭屍先生

主線任務:消滅任老太爺

遊戲提示:當玩家完成主線任務,綜合評價達到B級及以上,可更新遊戲進度。

遊戲背景:你出生在普通家庭裡,父母從事畜牧業,有牛幾十頭、羊若百隻,這天你留學歸來誤入荒墳…”

林蔚然的腦海之中湧入不少資訊,還有一股記憶如洪水般勢不可擋的衝進腦海中。

“前身也叫林蔚然。”

“留學歸來身家富裕。”

林蔚然輕輕揉了揉太陽穴。

可以確定一件事,這是他的身體,因為想確定魂穿和身穿,最簡單的辦法應該是…

嗯,冇錯,就是那個!

“殭屍先生,任老太爺,九叔嘛,萬界聖師?”林蔚然也經曆過各種網絡小說熏陶。

對於起點知名的新手村村長九叔,還算有瞭解,不就是鐵打的九叔,流水的主角?

這回輪到他林蔚然了。

“主線任務消滅任老太爺…”

可憐的任老太爺又被迫上班!

“還有遊戲背景…

謔!就離譜,這也算是普通家庭,這個係統是不是對普通這兩個字有什麼誤解?”

林蔚然臉上直抽抽。

回過神來,林蔚然掃了一眼周圍,零零散散有數座石碑屹立,時不時颳起陣陣陰風,讓人毛骨悚然。

咕呱!

一隻黑鴉從頭頂飛過。

隨機淋下一潑鳥屎送給有緣人。

林蔚然打了個寒戰,竟然有點怕,墳地、陵園他去的多了,以他的專業性不該有這種反應。

主世界他知道,隻有人心裡有鬼,但在這個世界,鬼不僅在心裡有,外麵也有鬼!

“先父林一齊之墓!”

林蔚然意外看到這塊墓碑…

“艸”

緊張的心情頓時一掃而空。

“無量天尊個阿彌陀佛,打擾了!”雖然不知道怎麼走到這鬼地方的但隻要往山下走就能回去吧。

夕陽西下,林蔚然影子拉得老長,眺望遠方,隱約看到幾處炊煙,不由得鬆口氣。

“三天時間,還要消滅任老太爺,在這個世界不學道術多可惜啊,可道術不像母豬配種,冇那麼簡單。”

林蔚然有點失望,不過倒也還好,其他人抱著電腦準備一個T的資料等著穿越也挨不到他。

所以還要什麼自行車。

“消滅任老太爺,這是白給的吧,等九叔乾掉任老太爺不就行?噢還有時間限製…

不知道任老太爺醒冇醒…”

林蔚然邊走邊想,偶爾目光一轉,下意識看向一塊墓碑,駐足而立,冇想到竟然看到了熟悉的名字。

“原來是這樣!我知道怎麼辦了!”林蔚然多看了幾眼便頭也不回的離開這裡。

………

搶著太陽落山,林蔚然來到鎮上,看著不大的小鎮冇想到人來人往,頗有人間煙火氣。

“來兩個好菜,一碗飯!”

林蔚然肚子空空的進了一家館子,在靠窗的桌前一坐,點了菜,冇等多久店小二就滿臉笑容的上菜。

“您請慢吃!”

“等等!”林蔚然喊住要走的小二:“小哥,我若想找幾個靠譜的拿錢辦事的夥計,不知上哪去?”

林蔚然說著輕輕的放下一塊大洋,大概在係統的認知之中,普通家庭就是不差錢吧。

“這…”

店小二的眼神一瞬間就變清澈了:“這您了就問對人了,臨街蔡三爺口碑良好,找他冇錯,還有…”

“還有什麼?”

店小二自通道:“我也行。”

林蔚然笑了笑:“你不是很適合!”打發了店小二,林蔚然吃完了飯找到蔡三爺。

招來五個精壯漢子。

夜色朦朧,一行六人來到了山腳,林蔚然看著五個拿錢辦事的人,成不成就看他們了。

“各位,拿錢辦事,不該問彆問,不需要再重複,任務很簡單,將家父的墓碑換個地方…”

五個人自然知道這不是正經任務,哪個大孝子大半夜給親爹換墓碑,但是看破不說破。

畢竟林蔚然給的太多了。

每個人十塊大洋,有蔡三爺作保,彆說換墓碑,就是把他爹墳刨了都冇有問題。

林蔚然大著膽子找到白天的墓碑,也就是林一齊的碑,幾個漢子手持鐵鍬哐哐幾下,起碑就走。

動作熟練,如行雲流水!

大概走到半山腰,林蔚然停下來:“把碑換上去,注意不要留下泥土翻過的痕跡。”

“這是任老爺家的碑吧?”

這時一個壯漢疑惑的問道。

“不該問的彆問!”另一個人喊道,壯漢連忙閉上嘴巴,十塊大洋啊,兩年也攢不下來。

“有什麼問題?”

林蔚然看著他問道。

那人麵露難色,囁嚅著。

最後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

“公子,得加錢!”

林蔚然沉吟兩秒鐘,隨口問他:“這是誰的墓?”那壯漢猶豫片刻,忽然眼睛一亮道:

“林一齊的墓!”

“每人再加兩塊大洋!抓緊時間!”林蔚然對他的回答很滿意,幾人麻利的刨土、換碑!

“任老太爺,您千萬千萬彆醒啊,任務艱難,穿越不易,等在下日後發達必來報恩…糯米壓了嗎?”

林蔚然正嘀咕著忽然又問道。

“壓了,墓碑底下鋪了滿滿一層,您就放心吧!”說話的是一個麵相忠厚的中年人。

他在這方麵頗有經驗。

林蔚然聽他的建議才準備的糯米,雖然不大可能會出意外,但就當是防患於未然。

冇多久,五人扛著墓碑迅速撤離,將任老太爺的墓碑處理完畢,回到鎮上林蔚然將尾款結清。

拿了錢,眾人風流雲散!

除了六人外,連蔡三爺都不知道,這個平靜的夜晚,究竟發生了什麼不可描述的大事。

……

翌日清晨。

林蔚然早早的起來,換了身衣服,昨天他穿的衣服雖然是洋貨,而且價值不菲,但這和他驚人的顏值一樣在鎮上顯得格格不入。

“現在接地氣多了。”

點好大洋,林蔚然直奔義莊而去,義莊大門未開,林蔚然便“咚咚”輕輕地敲兩聲。

在義莊敲門有講究。

敲門連續三聲或以上是家有喪事,也就是報喪,而且在九叔的義莊,敲門敲不好…

九叔好感度可能會降低!

“來了!”院子裡傳來了一道聲音,緊接著大門緩緩打開,露出一個憨憨的腦袋。

“你有什麼事嗎?”

林蔚然拱手道:“我想見九叔。”

PS:有人看嗎,要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