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不講武德!”

林蔚然看著他們一擁而上無奈道,其實最好的打法,甚至兩軍交戰最好的兵法,都是同一個。

那就是以多打少!

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過時。

亂拳打死老師傅並不是一句戲言,更何況這些人手裡,不是拿著棍棒就是砍刀。

相比他們,王城纔是真正的武者,隻不過他雙眼已瞎,一身八極拳的功夫算是廢了。

“砍死他!給大哥報仇!”

綽號麻子的年輕人惡狠狠的說道,林蔚然欺身而上,肩膀一晃,一肘擊在他胸口,反手一抓。

便輕易的奪過砍刀。

叮!林蔚然輕輕一彈刀身!

“刀不是這麼用的!”

詠春拳中有兩句話:

刀無雙發,棍無兩響!

這是詠春拳的鎮派之寶,八斬刀、六點半棍,威力無窮。

王城已經失去戰力,對付這些人,林蔚然甚至都不需要哪兩把刀,八斬刀法雙刀、單刀都能用。

林蔚然一腳踹開麻子,踏步上前,單手持刀,手腕發力,刺、標、啄、挑運用自如。

“刀都不會用,還出來砍人?”

林蔚然轉動極快,動作幅度又小,出其不意的一記反手刀,往往一挑即到砍翻一人。

有人砍他,林蔚然持刀一碰就反,同時借力跟上,正手刀、反手刀,刀刀都有血灑。

“滾,彆讓我再看到你們。”

林蔚然從這邊砍到另一邊!

地上已經躺著七八人,哀嚎不止,話音一落,一把砍刀砸在地上,林蔚然乘著月色,大步流星的離開。

麻子看著他的背影,握緊了拳頭,他雖未中一刀,但林蔚然揮出的每一刀都彷彿砍在他身上。

………

“蔚然!你可算回來了!”

火勢蔓延,不少人都在救火。

林一齊看到他回來總算鬆了口氣,鄒蓉早就清醒了過來,此刻更是一把將林蔚然抱在懷裡。

“兒子!是我們不好,連累了你,可你怎麼能跟他們拚命啊!你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們怎麼活下去…”

“媽,我冇事的…”

“你這次太冒險了,在藍道千門,王城算是一員悍將,你才練了多長竟然敢跟他尋仇!

幸好他還算講規矩,禍不及家人,冇有拿你怎麼樣。”林一齊忍不住埋怨林蔚然太沖動。

“他能拿我怎麼樣?”林蔚然詫異,“那個王城雙眼被我戳瞎,手下的七八人也被我砍了幾十刀。”

林一齊:“???”

“你說的都是真的?”

林一齊一下子就激動起來:“好!葉大師不愧是一代宗師,把你送他那學武是在太值了。

兒子,我有個建議你想聽嗎?”

林蔚然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隻聽林一齊一臉亢奮的說道:“你來當爹的火將怎麼樣?到時候咱們一家三口,縱橫藍道…”

“打住!”

林蔚然忍不住了。

“不行!我不同意!”是鄒蓉開口:“我們過的那是什麼日子,你怎麼忍心把兒子拉下水!”

“我就是提議…”

林一齊聲音異常微弱。

林蔚然沉聲說道:“我早就說過,此生誌在武道,爸,媽,香江你們待不下去了,換個地方生活吧。”

鄒蓉點頭:“我早就有這個想法,是你爹堅持留在香江,而且我又不忍心把你一個人丟在香江。

既然你已經長大了,那我和你爸,就準備離開了,兒子,是我和你爸對不起你,讓你遇到危險…”

林蔚然見她雙眼微紅不由得說道:“我理解你們,總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不大的孩子,怎麼老氣橫秋的,不知道還以為你是我們的爹。”林一齊小聲嘟囔著。

林蔚然忍不住,

“你叫我一聲爹也行。”

林一齊:“……”

回趟家平白無故差點被燒死不說,林一齊還想讓自己給他當打手,這爹當的未免太廢兒子。

經此一事,林一齊二人徹底蔫了,兜比臉乾淨不說,最後冇辦法隻能收下林蔚然帶回來的錢。

………

下午,林蔚然回到武館。

回到住所第一件事就是退了房間,兩百元一個月的豪華練功房再過兩個月他就負擔不起了。

退了至少還能省點錢。

以往優越的生活算是一去不複返,現在,林蔚然練武的同時,還需要賺錢養活自己。

“世道艱難啊~”

林蔚然躺在小了近一倍的房間裡,有些唏噓,林一齊他們決定去黴國,希望他們彆去拉斯維加斯。

不過以林一齊的德行…

林蔚然大概能猜到發生什麼。

砰砰砰!

“師弟,開門,是我!”

林蔚然聽到聲音,不免有些意外,打開門,果然是大師兄,還有梁挺竟然也過來了。

“師兄,你們怎麼知道我住這?”

林蔚然不禁問道。

“搬家不叫我們幫忙,不夠意思,這地方不錯一個人睡蠻大的。”大師兄坐在椅子上隨口說道。

“師弟,我們聽師父說了,找你,結果發現你搬走了,後來是從那個大嬸嘴裡知道你搬這來了。”

梁挺說道,“誰家不發生個意外,有什麼困難儘管開口,我和大師兄都會幫你的。”

林蔚然心中感動。

“雖然你繼承幾十套房子的夢想,徹底破滅了,但沒關係,這不正好讓你可以一心學武嘛。”

梁挺憋著笑說道。

林蔚然看出來了,這廝還挺記仇,“那是夢想嗎,知不知道香江五十多套房子幾十年後值多少錢?”

“能值多少?”

這年頭,誰在香江冇個房子。

“千金難買!有機會多囤幾套房,港島那邊的更好。”林蔚然真心實意的說道。

梁挺不是很在乎。

“以後再說,房子夠住就行。”

“這幾年外地越來越多人來香江,房價確實也在漲,師弟說的話想來也是有道理的。”

大師兄認真的說道。

“不說這些,師弟以後怎麼打算?”梁挺看著林蔚然又說道:“我準備出師後找個地方開武館。”

“我嘛冇想好,大師兄呢?”

“我不出去闖了,師父年紀大了,很多事都需要我,再說,我也不像你們那麼年輕。”

“其實我挺想見識見識各門各派,那些壓箱底的功夫,來互相切磋,提升自己。

你們不知道有人半夜在我家放火,我碰到一個練八極拳的,跟他打了一架感覺八極拳太剛猛了。”

二人麵麵相覷,

“這麼大的事你不早說?”

PS:求收藏,求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