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朦朧。

街頭,一道人影快速穿梭。

林蔚然心頭始終有一股無名之火,不發泄出來就不痛快,這是他作為一個武者的血氣。

練武之人,血氣方剛。

遇不平之事往往暴起殺人。

所以纔會有俠以武犯禁之說。

可現在,林蔚然完全顧不上這些,怒火不得宣泄,就會積聚在心中,武道之路都會有阻礙。

他練的是國術。

什麼是國術,隻殺人,不表演!

王城帶著七八人不緊不慢地走著,任務失敗,心裡多少有些不爽,忽然他身上汗毛炸起。

直覺告訴他有危險。

“等下,有人在後麵!”

王城身邊的年青人登時往後看去,“冇有人啊,老大,是不是您感覺錯了…”

話音未落,王城耳朵微動。

“朋友,你一個人跟了我們一路,難不成還想跟我回家吃飯?”王城擲地有聲地說道。

林蔚然不得不走出來。

看到果然有人跟著,幾個年輕人,拎棍持棒的就要衝過來,卻被王城伸手攔住了。

他看著林蔚然有些眼熟。

“你是林一齊的兒子,”王城意外,“冇記錯的話,你家房門上的洞是你打穿的,跟著我想報仇?”

林蔚然冇有否認。

“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你還報仇?哈哈哈哈!”

幾個年輕人不由得捧腹大笑。

“老大,這點小事交給我們就成。”王城身邊綽號麻子的年輕人自告奮勇說道。

“你?他一拳打穿房門,你覺得,自己比房門還硬嗎?”王城看著他一臉戲謔說道。

不等回話,王城便自顧自地說道:“一拳打穿房門,力量不錯,不然林一齊他們已經死了。”

說著他又看向林蔚然

“藍道有藍道的規矩,按照規矩,我們不能對你動手,禍不及家人,但你追過來那就好辦了。

有些問題我解決不了隻能退一步,解決了製造問題的人,小夥子,藍道的水很深,你還是太年輕。”

“你以為你是誰?動不動水很深、太年輕,你怎麼不叫潘長江?話不多說還是手下見真章吧。”

“年輕人不要太氣盛!”

王城說完前搶半步,悍然出拳。

林蔚然見狀撐肘格擋,手腳並用,正要踢出一腳,又見王城變招,竟然是兩儀肘。

“八極拳!”

在諸多拳法種,太極拳和八極拳,名頭最盛,文有太極安天下,武有八極定乾坤。

八極拳至陽至剛,號稱拳打八極,八極乃是極遠之意,八極拳之名也是要將八極拳的勁道練到極遠之境。

八極拳善用肘,兩儀肘威名赫赫,拳經有雲:拳輕掌重肘要命,拳打表皮掌擊至裡,肘過如刀魂歸西。

肘擊就是八極拳的打法。

林蔚然手似刀,胯下二字鉗羊馬,人開兩步半,走位不超過四塊街磚,在窄巷中打鬥談笑自如。

“好剛個小子,竟然練的是詠春,這種女人弱不禁風拳在八極拳麵前隻有捱打的份。”

王城眼中閃過一絲譏諷。

他話雖然多了些,但是拳法不俗,招式樸實簡潔,剛猛脆烈,震腳發勁的功力少不得十年火候。

就在這時,王城腳步向前猛一踏,身體橫撞,彷彿一座大山撞過來,速度又快又猛。

地麵都被他的震得一顫。

“鐵山靠!”

鐵山靠如蠻熊撞樹勢不可擋。

林蔚然還冇有摸清了王城的實力,對這一記殺招也不敢硬抗,他側身一閃始終保持著麵對王城。

這是詠春拳的中線理論。

兩點之間,直線最短,高手交鋒,掙得就是寸分寸秒,詠春拳的中線理論在林蔚然看來,相當科學。

不僅如此,詠春拳還有一個特點,防守的時候也是最佳的攻擊時機,既能出其不意,又能反守為功。

攻守轉換就在一瞬間。

詠春拳的招牌,日字衝拳!

日字衝拳是公認的最快的拳!

林蔚然的拳如狂風暴雨一般落下,王城雙手護在胸前,忽然,他欺身而上大開大合。

扇頂提打勁力整,似如猛虎把山爬,捱了林蔚然的一波日字衝拳,王城也打出了火氣。

八極拳殺招滾滾而來!

猛虎硬爬山!悍然拍向了林蔚然,直奔頭頂百會穴,百會穴,乃兩耳連線與人體頭頂中線交點。

百會穴遭擊,便生死由天。

林蔚然肘至頭頂,而王城的攻擊,綿綿不絕,先是猛虎硬爬山,隨後又是閻王三點水、立地通天炮。

“好強!好剛猛!好拳法!”

林蔚然目露精光,連說三個好字,詠春拳講究後發先至,外在表現往往是隱忍不發的高人。

很難打出這麼剛猛的氣勢。

這一刻見識了八極拳的剛猛無匹,林蔚然心裡甚至有一種想要轉練八極拳的衝動。

“師父可能會打死我吧…”

林蔚然不敢再分心,高手的對戰,勝負往往就在一瞬間,跟王城打的難捨難分,說明二人實力不相上下。

“老大竟然一時間拿不下這小子,都給我乾他!”綽號麻子的小年輕一聲令下。

七八人一擁而上。

“你們這幫混蛋!誰讓你們來的!”王城的額頭青筋暴起,衝著眾人破口大罵。

這是國術對決,關乎武者的尊嚴,縱然他最後贏了林蔚然,卻也會落下個勝之不武的汙名。

“老大,打死他,誰知道這回事,時代在進步,思想也要提升,隻有不擇手段才能成大事。”

麻子衝的最快。

林蔚然看了他一眼。

說得有道理,太有道理了。

“可是我畢竟隻用了一半的力啊,招式上我們不分上下,但若我想打死他並不難。”

林蔚然拳力超過兩百公斤。

這是什麼概念?強橫!

尋常人擦到就是傷,碰到就是死,林蔚然拳出如龍,砸在王城的身上傳出陣陣悶聲。

“好大的勁!差距怎麼會這麼大?”王城麵色一變,原本焦灼的局勢刹那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林蔚然身形起落不定,拳風陣陣,忽見林蔚然轉身,一記標指直直的插向王城的雙眼。

血肉模糊。

王城雙眼流下“熱淚”。

為什麼他的眼裡常含“淚水”?

因為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

贏了,站著,敗了,躺下。

林蔚然揮手如鞭將王城擊飛數米,這一刻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麻子等人甚至還冇碰到林蔚然衣角。

“你們有些不講武德啊!”

PS:求收藏,求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