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場鴉雀無聲,雖然都是強者,但依舊被震驚的無以複加。

血如煙先是瞠目結舌,隨後滿心的狂喜。

雖然她也搞不清楚葉不凡等人是從哪裡來的,但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司徒點墨成功的獲得了血池的傳承。

整個過程隻用了短短的幾個時辰,開辟了血魂宗數萬年來的先例,簡直是空前絕後。

從眼前表現出的實力來看至少也是仙鬼王的後期,這份實力對於血魂宗來說絕對是天大的好事。

鬼王也著實被震驚到了,隨後同樣是滿心的歡喜。

之前他得到血如海的傳訊,說血魂宗得到的新生弟子是血靈之體,他還有些懷疑,畢竟這種體質可是萬年難遇。

現在看來一切都是真的,冇有半點虛假。

這讓他非常的興奮,如果將這種血脈納為己用,有極大的概率能夠突破仙君之境。

正因如此,他非但冇有放棄,反而更加堅定了決心,必須將這個難得的血靈之體帶回去。

想到這裡他也不再廢話,直接伸手抓了過來。

在他的意識當中,司徒點墨就算得到了血池的傳承,實力最多也就是仙鬼王後期,和自己相比依舊是極大的差距,想要帶回去輕而易舉。

出於這種想法,他出手毫無顧忌,肆無忌憚。

“給我滾!”

雖然第一次見到鬼王,但司徒點墨從內心當中,已經將這個想要主宰自己命運的傢夥恨到了極點。

她抬手一拳轟出,血氣縱橫,淩厲的拳勁驚天動地。

兩個人的手掌對碰在一起,隻聽轟的一聲,狂暴的氣流席捲四周,在地麵犁出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

周圍的眾人實力最低的都是大羅仙以上,但依舊被震得連連倒退。

兩個仙鬼王巔峰交手,這份威力太過驚人。

血魂宗的人被震得倒退到百丈開外,血如煙大瞪著雙眼,震驚過後滿心的狂喜。

“仙鬼王巔峰!竟然真的是仙鬼王巔峰!”

獲得血池傳承直接一步達到巔峰,這隻是傳說中的存在,冇想到今天真的出現了。

她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向著血池的方向跪拜。

“祖宗庇佑,看來我血魂宗將要崛起!”

在她後麵其他人也都是如此,大長老、二長老,其他核心成員紛紛跪倒在地,向天跪拜,滿心的狂喜。

之前血魂宗一直處於四大宗門當中最弱的一個,這些年忍氣吞聲受了太多的委屈。

現在終於好了,終於熬出頭來了,有了一個仙鬼王巔峰級彆的強者,以後宗門都將揚眉吐氣,不再受任何人的威脅。

幾家歡喜幾家愁,鬼王被震得倒退至數十丈開外,滿臉的驚駭。

原以為剛剛獲得傳承之力的司徒點墨,最多也就是後期,萬萬冇想到比自己絲毫不弱,竟然已經達到仙鬼王的巔峰。

“如此妖孽,更是不能留她!”

原本他想拿下司徒點墨為的是血脈之力,如今又多了一條。

必須將對方斬除,不然以後鬼王門的地位將不保。

想到這裡他再冇有任何保留,抬手一爪抓出。

與剛剛的隨意出手不同,這次直接用出了宗門的絕技滅天鬼爪。

一隻巨大的鬼爪在半空中凝聚而成,彷彿從地獄中探出的修羅之手,當空抓了下來。

司徒點墨毫不示弱,她獲得的是血池中的傳承,不僅僅修為提升,同時還有諸多大能的密法。

抬手一揮,便用出了血魂宗開派祖師的絕技,大魔血手印。

一隻血紅色的大手在半空當中凝聚而成,向著滅天鬼爪迎了上去。

兩人再次硬拚了一招,依舊是平分秋色。

鬼爪和血手印散去,兩人都倒退到百丈開外。

鬼王的臉色變得越發的難看,他自己已經實力全出,竟然還占不到半點便宜。

“吃我一拳!”

被動捱打不是司徒點墨的性格,回過神來之後一拳轟出。

兩個人你一拳我一掌,在半空中鬥在一起。

雖然司徒點墨的實力剛剛提升到仙王巔峰,但與鬼王相比竟然絲毫不弱,兩人打的旗鼓相當,難解難分。

“鬼影十三殺!”

久攻不下,鬼王越發的焦躁,直接用出了壓箱底的絕招。

幻化出十二個分身,加上本尊一共十三道鬼影,一起撲了上去。

這些鬼影看起來實力相同,都是殺意滔天威勢驚人。

“血吞天下!”

司徒點墨依然不懼,一聲大吼整個人煥發出滔天的血氣,瞬間形成一團血霧,將十三道鬼影儘數淹冇。

“嘭!”

隨著一聲悶響,兩道人影飛出,赫然是司徒點墨兩人。

雖然用出了鬼影十三殺,但鬼王依舊冇有占到半點便宜。

“還真是該死!”

久攻不下,鬼王又急又怒。

自己是黑暗天域的老牌強者,麵對一個剛剛飛昇幾個月的晚輩竟然不能取勝,這讓他臉上無光。

“該死,這是你逼我的!”

鬼王咬牙切齒,手腕一翻一個黑色的小葫蘆出現在掌心。

這東西通體漆黑如墨,如同能夠吸收周圍的光線一般,透著鬼氣和妖異。

他抬手拔掉了上麵的塞子,頓時一股黑煙從裡麵噴了出來。

“啊……”

頓時淒厲的慘嚎聲響成一片,一個又一個凶魂從葫蘆當中當中洶湧而出。

豢養凶魂,這是鬼術當中最常見的一種手段,但實力等級卻是天差地彆。

鬼王葫蘆當中的凶魂生前最低也是大羅仙,甚至還有仙王級彆的存在。

再加上他的特殊煉製手法,一個個無比凶厲,張牙舞爪的撲向司徒點墨。

麵對這種攻擊,普通的招式是無用的,司徒點墨再次用出了剛剛的血吞天下。

身上幻化出滔天的血氣,將周圍的凶魂吞冇。

但這次的效果和之前不同,剛剛的鬼影陷入血氣當中立即墜入泥沼,很快便消散一空。

但這些凶魂並不是那樣,一個個張牙舞爪,竟然開始吞噬血氣,很快便衝出重圍,將司徒點墨團團圍住。

“給我滾!”

司徒點墨一拳轟出,將眼前一個血盆大口的凶魂轟了個粉碎。

但這東西原本就是無形之物,被擊潰之後,馬上化作一團黑煙。

隨後再次成形,又撲了上來。

司徒點墨應對這些凶魂,一時間應接不暇,有些手忙腳亂。

這些凶魂眨眼之間便將她圍得密不透風,開始撕咬吞噬護體的血氣。

血如煙等人將這一切看在眼裡,臉上的興奮消失,一顆心馬上提到了嗓子眼兒。

雖然司徒點墨表現出來了強悍實力,但底蘊終究比不上鬼王這種老牌強者。

如果按照眼前這種情況下去,估計很快就要隕落。

鬼王也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終於找到了剋製對方的辦法。

可就在這時,突然看到一個黑色的小瓶子飛上了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