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葉不凡來到司徒點墨身前,出手如電,將三十六根銀針刺入她的大穴。

古醫門的秘傳之術,能夠短時間內讓人對於靈氣的吸收速度加倍。

有了這些銀針的刺入,司徒點墨吸收血氣的速度陡然攀升,血池當中不停形成一個又一個血紅色的氣旋,瘋狂的向著體內灌入。

可就算這樣,時間也僅僅縮短在一天左右,四個時辰還是無法完成。

葉不凡微微皺了皺眉,之前他就有了一個想法,不知道成與不成,可以嘗試一下。

他手腕一翻,煉妖瓶出現在掌心。

無論一個仙人吸收靈氣的速度再快,也無法和這種寶貝相比。

而煉妖瓶又有著極強的吸收煉化能力,可以將血氣煉成丹藥,這樣一來速度會無數倍攀升,根本無法推算。

說乾就乾他手腕一抖,煉妖瓶飛上半空。

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血池內的血氣猶如遇到了巨大的抽水機,瘋狂的向著瓶口處湧去,這速度要比司徒點墨吸收的快了不知多少倍。

葉不凡適可而止,這血池是血魂宗沉澱不知多少萬年的寶物,積累雄厚能量龐大。

如果全部灌入司徒點墨的體內,恐怕根本無法承受。

大約一個呼吸之後,他便伸手將煉妖瓶收了回來,此刻瓶底已經多了一顆紅色的丹藥。

這東西完全是血池傳承之力淨化後的精華,葉不凡直接送進了司徒點墨的嘴裡。

丹藥入口,氣息開始瘋狂攀升,眨眼之間便突破了大靈仙巔峰的瓶頸,達到大至仙。

葉不凡長出了一口氣,看來自己這個辦法還是非常有效的,內外一起吸收,這傳承之力速度大大提升。

現在要做的就是在旁邊靜靜等待,期待最終的結果。

血池外麵由於禁製的存在,他們根本不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也感受不到任何變化。

以血如煙為首的幾個人都不說話,一個個神色陰沉,氣氛壓抑到極點。

作為血魂宗的當家人,被鬼王門欺壓成這樣,心中自然不爽。

其他人也是如此,特彆是性格剛直的血屠,滿心的憤憤不平。

眼見著宗門遇到一個萬年難求的天才,結果就這樣給扼殺了。

隻有血如海表麵上看起來同樣是神色沉重,其實心中已經樂開了花。

這一切都是他刻意營造出來的結果,包括傳訊給鬼王門,借鬼王之手剷除司徒點墨。

現在看來計劃非常成功,不管鬼王門和血魂宗交不交手,司徒點墨的命註定是保不住了。

隻要乾掉這個血靈之體,整個宗門最出色的年輕人非他的孫子血鯤莫屬。

將會成為下一個少宗主,若乾年後將會接掌整個血魂宗。

事情進展順利,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四個時辰之後,血如菸嘴裡再次發出一聲歎息。

原本司徒點墨是萬年難遇的血靈之體,她心中還抱有那麼一絲絲的希望,現在看來徹底落空。

就算再天才之人,也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獲得血池傳承。

此時此刻她心中再次陷入兩難之境,自己到底該如何麵對即將到來的鬼王門。

血魂宗外傳來一個陰森恐怖的聲音。

“鬼王大人到!”

話音一落,一陣陰森的鬼氣撲麵而來,隨後十幾個鬼魅一般的人影出現在眾人麵前。

為首的一人身材高大,卻整個都籠罩在一件黑袍當中,渾身上下都透著陰森的鬼氣。

鬼王門門主鬼見愁,在整個黑暗天域都是最頂尖的強者,仙鬼王巔峰的存在。

在他身後還有四個人,臉上戴著鬼臉麵具,身上穿著黑白紅綠四種顏色的長袍。

鬼王門四大鬼麵勾魂使,黑暗一脈赫赫有名的強者,都已經達到仙鬼王中期!

在他們後麵還有五個人,都是宗門的長老級強者,也都達到了仙鬼王初期。

出手就是十大仙鬼王,可以說這次鬼王門是精銳儘出,誌在必得。

而血魂宗的護山大陣對於普通強者還行,在鬼王這種超級強者麵前完全就是形同虛設。

他一雙如同鬼火般的眼睛掃射四周,最終落在了血如煙的臉上。

“血宗主,時間已到,交人吧!”

他的聲音沙啞而又難聽,卻帶著極強的壓迫感和狂傲之氣。

看得出來,作為仙鬼王巔峰,他絲毫冇有把血魂宗放在眼裡。

“憑什麼?”

還冇等血如煙說話,性格剛直的血屠便站了出來。

“司徒點墨是我們血魂宗的少宗主,憑什麼要交給你?鬼王門也太霸道了一些吧!”

“桀桀桀……”

鬼王發出一陣鬼哭狼嚎般的怪笑,“霸道嗎?那本王就霸道給你看!”

說話間他抬手一揮,巨大的鬼手印憑空拍了過來。

血屠在發話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拚命的準備,渾身上下血氣翻湧,一杆血色長槍刺破長空,直接迎向了鬼手印。

隻可惜這個修為差距太大,他隻是仙鬼王中期的境界,在鬼王麵前簡直是不堪一擊。

血色長槍被鬼手印一巴掌拍了個粉碎,隨後他整個人向後倒飛而出,嘴裡的鮮血不要錢似的往外噴。

血如煙神色一變,原本還有些糾結要不要交出司徒點墨,如今鬼王的霸道讓她的臉麵根本無處安放。

不管怎麼說血魂宗也是四大宗門之一,她也是一宗之主,總不能這樣任人欺淩,否則以後還如何在黑暗天域混下去。

“鬼王,你是不是太過分了一些?”

“過分嗎?要不是看在同為黑暗天域四大宗門,我現在已經滅了你血魂宗。”

鬼王依舊是無比的霸道,“我給了你們七天的考慮時間,已經足夠了,趕快交人吧。”

“你……”

血如煙臉色鐵青,“我要是不交呢?”

“那就滅了你血魂宗!”

鬼王說話間渾身上下的氣勢陡然爆發,屬於仙鬼王巔峰的威壓瞬間瀰漫全場。

血魂宗周圍的眾人原本義憤填膺,此刻卻被這威勢震得連連倒退,一個個接連慘敗。

血如煙更是如此,首當其衝,一口鮮血差點冇噴出來。

羞辱,憋屈,憤怒,震驚,各種情緒湧上心頭,但最終又不得不忍下來。

弱肉強食,實力為尊,這就是黑暗天域的行事準則。

她想要反抗,冇有那個實力,可是如果就此低頭還心有不甘。

就在這時血如海邁步站了出來,滿臉堆笑:“鬼王大人,不是我們不交人,而是如今的司徒點墨正在血池當中接受傳承。

要不您再等上一等,隻要三天時間,到時就會有個結果,我們血魂宗一定交人。”

這傢夥看似是在幫助宗門討價,其實將司徒點墨的去向交代了一個清清楚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