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083599c7a3779c7f0056424996083d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聽完葉塵所說的這一切,我整個人都麻了。

當然,更多的是憤恨!

感情我這個老祖疼我不假,但損起我來,也真可謂是不留餘地啊。

這不存存的給一棒子,再給個甜棗嗎?

於是,在拆開信封的瞬間,我便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想著不論李承運在信中寫了什麼,都要保持平靜!

畢竟...

再怎麼難看,貌似也不能比李修當初留下的那本古籍上的話更難以入目了吧!

可結果。

著實讓我有些意想不到。

我這始祖損起人來,是真的不留任何餘地。

信上第一行字,便是不堪入目地汙言穢語。

“耳孫李殤,你丫滿腦漿糊,為了一介女鬼,不計一族氣運!”

“其心當誅!”

“奈何,爾父此生唯有你一個子嗣!”

“否則老祖必會除你。”

我僅僅看了這一行字,我便不自禁地哆嗦了起來。

心中暗歎:“還好計劃生育救了我,否則...但凡有一個兄弟,我約莫原地就得暴斃!”

“感情,他對葉塵說的什麼,不論我做出什麼選擇他們這些老祖都會尊重。”

“這些話都是騙人的?”

“隻不過是為了當外人的麵,顯現出他們這些老祖宗識大體、有格局?”

嘴角不自禁地嘀咕道:“看來我應該是明白了為何李淳風會為了幫我卜卦,不惜喪命。”

“且聽到我侮辱先祖,會那般憤怒!”

“看來,這一切,都是因為我這位始祖太會演戲了。”便無奈的冷笑幾聲,繼續看起接下來的內容。

心想著,再罵我還能多難聽?

下麵的內容,應該會說些正經的事兒了吧?

可結果,再次重新整理了我的認知。

這一整封信,一多半都是撰寫著辱罵我的話語。

看到一半時,我就動了撕毀這封信的衝動。

不過細細一樣,我這老祖宗應該不至於無聊到這種地步。

書寫一封全是罵人的話語給我吧?

就連葉塵和韓絮他都點撥了,傳授了好幾個殺招。

不可能啥都不教給我,隻是單純的數落我吧?

於是乎......

我也隻能硬壓著怒意,繼續看下去。

結果,不出所料。

信上的最後,李承運終於寫了一些有營養的內容。

大致也就是說,既然我鐵了心了,肯定不會摒棄昭雪。

他們也不攔著,但日後,也決然不會出力相助我。

這回,即是第一次與我接觸也是最後一次。

我怎樣都算是李家之後,已經是這個修為了,還未習得李家的最強封印術。

著實有些麵上無光。

因此,他已提前為我打好了招呼。

這一次若是可以和身旁的這些夥伴,活著離開陰司。

可以前往陰司去找五瘟使之中的趙公明習得李家最強封印術。

至於使用此招以後帶來的影響,信上也寫明瞭。

我會當場形神俱滅!

若是怕了,也可以不去陰司學習。

一輩子留在沖虛觀,隻要山上的結界還在,所有邪祟就無法傷及到我。

但...

人世間,也會迎來浩劫。

首當其衝的,便是我的父母。

其後,我身邊所有親密之人,也會一個一個的相繼因我而死。

李淳風也是他為我留下的最後警示。

若是我在李淳風死後,馬上回到陽間,葉塵和韓絮自是不會把這封信轉交給我。

同時,他也會伺機出現,傳授給我穿越的術法。

進而徹底解除李家的詛咒!

奈何,當我看完這封書信時,就已然是做出了選擇。

他這個當老祖的,自知也改變不了我。

因此纔沒有現身。

隱晦的含義大致也就是,怕見麵會忍不住宰了我...

到這,大致就是信上的所有內容。

但關於李家詛咒這件事兒,李承運隻字未提。

不過,此時我已經有了估量。

隱隱約約間,我總覺得釀成詛咒的元凶。

其實就是我。

且陰司的生死簿上就連我的名字都冇有。

這一點,也著實太過於詭異了。

雖說,此時此刻,我並未做好解決完這件事兒以後,是否前往陰司學習李家最強的封印術。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

包括李沐風在內,所有習得了穿越法術的李家先祖絕對都還活著。

而且,極大概率,他們應該很早以前就碰麵了。

之所以一個一個現身,且對於詛咒,還有勸阻我離開昭雪這件事兒。

極其隱晦的旁敲側擊。

我想很大概率,應當是他們因為我釀成的詛咒吃了大虧。

不過......

我始終想不清楚,這些先祖既然都有了可以穿越時空的能力。

又怎麼可能吃虧呢?

遇到什麼棘手,難纏的事兒,馬上遁逃不就完了?

何至於這般苦苦相勸我離開昭雪呢?

想到這,我的腦袋好似要爆炸了一般。

越想,越覺得頭皮發麻。

看來,我這種人,這輩子註定了不善於思考。

還是一老本神地走一步算一步比較好。

於是乎,我便果斷摒棄了探清這一切始末的想法。

將李承運給我寫的這封信一把撕碎,隨手拋在了空中,便緩緩朝著葉塵和韓絮走了過去。

葉塵和韓絮在我看信時便一直暗中觀察著我的麵部表情。

此時,見我撕碎了信箋,又是以這幅豁達的模樣朝著他們走來。

馬上便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異口同聲地看著我說了句:“怎樣?做好選擇了?”

我微微點了點頭道:“嗯,已經做好了!我們現在就出發前往長安城。”

“縱使接下來的路,滿是荊棘。”

“但有你們這些兄弟作伴,不論怎樣我都相信可以逢凶化吉!”

葉塵聽我這樣一說,當場便放聲大笑起來。

抬手狠狠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道:“對嘍!這纔是我認識的小李哥。”

韓絮也在這時,流露出一幅欣慰的笑容,連連點頭道:“不錯,你說的很對!”

“隻要我們齊心協力,這世間的妖邪又有何懼?”說罷,便攥著我的手,朝前一推。

大笑道:“走吧,是時候該出發了。”

“嗯!”

我點了點頭,隨即從地上撿起了驚蟄劍彆在腰間,心中再無任何彷徨。

望著長安城的方向說了句:“此戰,我等必勝!”便與韓絮和葉塵踏上了征程。

可就在我們出發不久。

本應該被天雷毀滅的李淳風,竟從那片焦土當中走了出來。

其身旁還站著一位穿著黑袍的神秘人。

李淳風對著黑衣人鞠身行了一個禮,隨即滿臉不解地問道:“恩公,您難道真的至此不再理會李殤了嗎?”

“你應該比我清楚,李殤此行前往長安,到底會經曆什麼。”

“那可是十死無生的殺局啊!”

黑衣人微微笑了笑:“我當然知道這一次他要麵臨的到底是怎麼。”

“不過,危機和機會都是並存的。”

“若是他能有幸躲過這一次的劫難,或許對於他來說...”

“也是一個不錯的機緣!”

“罷了...”

“既然他已經做出了這樣的選擇,我們這些外人,已然無法插手了。”

“是福是禍,就全憑這小子的造化了。”

“我們還是離開吧。”

“許久未與天罡見麵了,走吧,我們去找他敘敘舊。”

語落。

一陣微風吹過。

將黑衣人頭上的連衣帽吹落。

這位神秘人終於露出了廬山真麵目。

他有著和李殤一模一樣的麵孔。

眉宇間顯露出的英氣,和李殤截然不同。

李淳風見狀,微微笑道:“恩公,想不到多年未見,您還真的是一點冇變!”

李承運笑了笑,再次將連衣帽套在了頭上,輕歎道:“老朽已經老了,日後...是這些年輕人的天下了。”

“走吧,我們也是時候該離開了!”

語落。

李承運和李淳風便在眨眼間消失在了虛空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