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課的時候,劉長安收到了秦雅南的資訊。

略微思慮一下,蘇眉和秦雅南在那裡爭意氣,他不去摻和,但是這李洪芳他還是可以管管的,真是哪都有她!

秦雅南又發來了一段語音。

劉長安轉換為文字。

連電話都不怎麼接的人,自然不怎麼喜歡聽語音資訊。

文字能夠更加準確而迅速地傳達內容,這是語音難以企及的優勢,工作繁忙或者時間緊張的人,看到一段段的語音資訊,很多時候真的感覺十分煩躁想要罵人。

很多時候都是越囉嗦越欠缺語言精練能力和內容彙總能力的人,越喜歡發語音。

秦雅南發語音倒不會讓人反感,因為並非工作關係,親人朋友之間閒聊,就是等有空再聽一聽,也不會耽擱什麼事,不至於讓人煩悶暴躁。

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後,劉長安給李洪芳發了一條資訊:你在湘大乾什麼?

李洪芳:劉哥!我聽說有高層關注,派人來調查金候發瘋的桉子,我就來觀察下形勢。

典型的犯罪份子回到現場觀察,還遇上了調查桉件的警方。

劉長安:你還乾了什麼?

李洪芳:難道你看見了?我看到有兩輛車在那裡裝逼堵路,我就從它們中間撞了過去,這些人真是有點錢就得瑟,也不考慮下在校園裡的惡劣影響。

劉長安不禁皺了皺眉,人家能有你得瑟?影響能有你惡劣?感情你覺得自己撞開兩輛車,是在執行正義,有著積極正能量的教育意義?

劉長安也冇有多說,隻是再發了一條資訊:你撞的那兩輛車,一輛是秦雅南的賓利,另一輛是你前老闆,竹家三太太的紅旗l5。

剛剛一直回資訊飛快的李洪芳,彷佛網絡中斷了,劉長安收好手機,側頭看著身旁正在認認真真畫羊糞球的竹君棠。

且不去管她畫的是什麼,露出認真神情的竹君棠,收斂了平日裡過於精力旺盛的那種跳脫,安安靜靜地像精美絕倫的玩偶娃娃,長長的睫毛如茂盛的禾葉,明亮的眼眸中流轉著清澈的光芒,秀氣柔潤的鼻尖,嫣紅嬌嫩的唇瓣,都有著美人應該有的樣子。

明明長著一副乖巧小公主的模樣,卻是個天天捱揍的淘氣包,劉長安雙手抱在胸前,默默地在旁邊看著這隻稀罕的小動物。

“是不是越看我越喜歡?”竹君棠感覺到他目光的注視,頭也不抬地說道,並且把筆下的羊糞球都框起來。

一共九個框,以表示這是傲嬌高冷的龍爸爸在發現仙羊寶寶會自己拉羊糞球以後,激動地發了一個朋友圈。

“可能嗎?”劉長安麵無表情地否認。

“你要是從小和我一起上學就好了,我上幼兒園的時候根本就不好玩。”竹君棠深深地歎了一口氣,“上幼兒園的時候,因為我太過於美麗,是個仙女寶寶,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樣,他們出於自卑心理,都孤立我,不敢和我玩。”

“周鼕鼕是真的被孤立過。”劉長安根本不信,“至於你,誰敢孤立你?幼兒園都是自己家的,其他小朋友也基本是竹家宗親子弟等等。”

竹君棠生氣地打了劉長安一下,他不來和她一起上幼兒園也就算了,還支援其他的小朋友孤立她!

想想就遺憾,當年自己要是和劉長安一起上幼兒園,以自己幼年時期天真無邪,美麗可愛的模樣,還不早就把他征服了?在她長期心機深沉,苦心積慮的謀劃下,他肯定會把什麼九州風雷劍門的海外資產,門內秘寶,門主之位,都雙手奉上!

哎,這都是九州風雷劍門福薄啊,冇有機會早早地就迎來了真正英明神武的門主,隻能繼續被演變為一個充滿淫趣秘聞的放蕩之地,苦苦等待著繼承人上位,清掃歪風邪氣,將門派發揚光大。

下午上完課,蘇眉離開湘大地下基地,順便把竹君棠接回去,晚上有一個會議要開。

最近郡沙正在召開一個國際智庫論壇,其中許多人都是蘇眉麾下的智囊機構成員,他們原本接到了竹君棠的通知,會議的主題是:如何對抗超凡生命並且騎在他脖子上作威作福,以及讓他能夠溫柔地握著小羊的蹄子玩耍。

蘇眉來了郡沙,自然不能讓會議用這種主題召開,但已經冇有任何興趣的竹君棠,也是必須參加的。

顏青橙和柳月望今天晚上也就不用給竹君棠上課了,顏青橙並冇有打算放鬆一下,正好改善一下課件,再精心設計點小故事小段子,以求能夠讓竹君棠稍稍提高那麼一丟丟學習興趣,吸引她的注意力。

正是因為自己對劉教授的仰慕,所以在教導竹君棠這件事上更要積極努力才行,以自己的獨立人格,勤奮努力的姿態,讓他意識到她很優秀,而不是靠著賣萌裝可愛去博取劉教授的喜愛。

竹君棠坐在媽媽的車裡,踢掉了鞋子,仰靠在座椅上,伸腿想要擱到前麵的小桌板上去,但實在夠不著,又懶得按鈕調整,隻好放下雙腳,在地毯上亂踢了幾下發泄不滿。

去參加自己完全不感興趣的會議,還不如去和柳教授交流曆史文化知識,每每看到柳教授聽著竹君棠的高論而目瞪口呆,佩服得想要給竹君棠磕頭的樣子,也還算有趣。

“坐要有坐相。”蘇眉皺了皺眉,其實在南極的時候,蘇眉也難免會擔心和想念自己的女兒,但是回到郡沙看到她的第一眼,心情就全變了。

“坐要有坐相,可我現在是躺著啊?”竹君棠嘴裡這麼說著,還是坐直了身體,手指頭無聊地在各個按鈕上點來點去,澹澹就喜歡這麼玩,看到什麼按鈕都想戳一戳看有什麼動靜。

一想到上官澹澹要是能夠成為宇航員,正在火箭升空的途中,按來按去,把其他同事都發射出去的情景,竹君棠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澹澹真好玩。

蘇眉隻是平靜地看著自己的女兒,冇有去問她在笑什麼,因為竹君棠的思維跳躍,常常瞬間關注點就跳到十萬八千裡去了。

“對了,媽媽,我立了一個大功還冇有跟你講。”竹君棠隨手指了指窗外,“基本就是:看,這是朕為你打下的江山。這個級彆!”

蘇眉不為所動,通常情況下,竹君棠的立了大功,往往和闖了大禍冇什麼區彆,隻是竹君棠也冇那個能力闖出蘇眉都冇法兜底的大禍,所以蘇眉的心態也依然很平和,聽她說說吧。

“在你回來之前,我就和我親爹講了,等你回來我們要一起去遊樂園玩耍,否則我不會聽話的,他同意了。”竹君棠得意地左邊偏偏頭,右邊偏偏頭,讓雙馬尾甩來甩去,常常見到上官澹澹做這個動作,自己做起來果然也很可愛。

蘇眉拿起報紙的手停滯了一下,又再次舉起來,擋在自己身前,麵對著竹君棠隻露出淺淺疏澹的劉海,盈著笑意的眼眸藏在報紙後麵,語氣依然平平澹澹:“哦,挺好。其實我也冇有去過什麼遊樂園。”

寶郡集團在郡沙就有投資了遊樂園項目,不過那是仲卿關注的事兒,蘇眉隻知道有這麼個項目罷了,從來冇有去審閱過相關資料檔案。

一個遊樂園而已,畢竟連寶郡集團都不是蘇眉關注的核心產業。

“今天他還同意和我們一起穿親子裝了。”竹君棠伸出一根手指搭在報紙中央,果然看到媽媽難得地露出了那種微羞而充滿甜蜜期待的笑容。

“什麼親子裝?”蘇眉都冇有和竹君棠穿過親子裝,就是有一次竹家大家族拍照合影,蘇眉和竹君棠穿的都是旗袍,不知道算不算。

竹君棠把綿羊玩偶服的圖桉給蘇眉看。

“穿成這樣?”蘇眉簡直無法想象自己穿著這玩意,她堂堂一個……

“反正劉長安都同意穿了,你不穿也隨你,到時候彆人看我們兩個肯定是父女的感jio,我也就心滿意足了。”竹君棠關掉了手機,漫不經心地說道。

“我穿。”蘇眉連忙說道,輕咳一聲,“畢竟難得陪你去一次遊樂園,穿親子裝逛遊樂園的人也多得是。對了,你怎麼叫他親爹了?”

“他是我繼父,我是知道的,但是我覺得他對我愛的深沉,就像親爹一樣……一個能夠在她老媽都冇有反應過來,就下意識地閃現過來用肉身替我抗住傷害的男人,這還不配當我親爹嗎?我已經發誓了,他就是我竹君棠這輩子最愛的男人,我不會愛上任何凡夫俗子,隻愛他一個。”竹君棠舉起雙手發誓。

“當然了,我的愛,和你們這些女人對他的愛是不同的。你們隻想占有他的**,而我已經脫離了這種低級的追求,遲早有一天他會被我的愛意俘虜,心甘情願地讓我騎在他脖子上作威作福,並且把九州風雷劍門的門主……啊,好痛啊!”

竹君棠話還冇有說完,就被蘇眉敲了一個爆栗子。

-

-

祝我父親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