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2bf07e64fe3e52c7c2ffa6a0fadbd2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那是天河劍派的曹亞,他居然在嘗試合道?!”

這一刻,苗疆深處的動靜,因其浩大之故,傳遍了整個七凰界,不知多少的元神高人察覺到,大為驚訝。

事實上,彆說七凰界了,整個元初宇宙,但凡有些根底的元神修士,皆是感應到了這兩條大道的異常波動,這種波動他們很熟悉。

不就是合道嗎!

隻不過他們遠在宇宙各處,倒不確定那合道的修士,具體位於此方星空的什麼位置,又是什麼出身,道?佛?魔?還是旁門左道?

且說七凰界內,眾多的元神高人相當之駭異。

“聽說天河劍派的二代弟子中,就數這個曹亞最普通啊,彆說同階最強一檔的郭嵩陽和蘇乾秀了,就連稍次一些的羅公遠,他也比不過啊。”

“怎麼反而是這個看起來最普通的曹亞,率先開始了合道的嘗試?!”

“嘿嘿,這傢夥隱藏得很深呐!”

“若他真個成功了,這天地大劫,隻怕還另有變數。”

各路元神低語,臉色忌憚,同時卻又相當羨慕。

能嘗試合道,不管最終結果如何,起碼說明瞭曹亞前路未斷,道途仍在。合道的位置既然冇被占了,以他現下的情況來看,這次不行,多來兩三次,總能成功合道的。

這對元神法身來講,卻是天大的好訊息。

即便有道化隕落的可能!

“慢著,那兩條大道……”忽然,有元神探出神識瞧了一瞧後,臉色猛地大變。

天上,大日羲凰宮中,眾多上榜的元神也在俯瞰,觀望焦飛他們和鬼祖徐完的脫劫之旅,同時因苗疆異常動靜,適當轉移目光,注視那曹亞證道。

“玄牝之門?元始之門?那天河劍派的小子,還有這能耐?!”雒祖既覺震驚,又恍然大悟,可算明白了當初的異樣感知是怎麼回事了。

風後眸光微動,亦有幾分訝異。

“能以這兩條大道合道,宇內諸般道場,古往今來,倒是罕見得緊。”一旁,二十六祖之一、四大天王之一的燭日忽然笑道。

“鬥法勝倒是有一個好徒孫。”另一邊,同為四大天王之一的太陰輕歎道。

聞言,燭日、雒祖、風後等二十六祖都沉默了一會。

同為七凰所造的第一批人種,他們雖然合道了,但更進一步地希望,卻基本上冇有,且悉數上了陽神榜,受製於羲凰。

和他們比起來,那鬥法勝卻厲害得多了。

不單自家掙脫了陽神榜,與七凰賭鬥後,瀟灑離去,更在域外星海開辟道場,大傳道法,弟子門人、徒子徒孫的幾乎無數。

就連他的弟子中,也是有了合道級數的元神存在,不遜色於他們。

而今他的徒孫,業已走到了合道的邊緣啊。

兩相對比,這許多年歲月,他們真個是虛度了光陰。

鬥法勝已是遠遠地甩了他們!包括風後、太陰、燭日這陽神榜上的四大天王之三!

“這一番大劫……唉,算了,既然羲凰大人無有指示,我等旁觀便是。”風後說著亦是歎了口氣。

她親子所創的五莊觀,已與天河劍派、太白劍宗聯盟,要在未來天凰破界時迴歸,攻打七凰界,救得他們脫離陽神榜。

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三大宗派,自然是實力越強越好。

所以天河劍派的焦飛他們要脫劫,與太白劍宗有聯絡的鬼祖徐完要脫劫,她均懶得理會。

至於天河劍派的曹亞合道,那卻不是她能影響的。

隻看曹亞個人的悟性如何,是否真能堪破合道之謎了。

“郭嵩陽掌教,你那師弟隱藏得真好!今日之前,無人能想到,他居然可以合道。”另一邊,眾多上了榜的道門元神也在討論,見得曹亞證道,一個早年間便被限製了自由的合道元神眼神微閃,嗬嗬一笑道。

這些元神合道之境的高人,若二十六祖一般,實力都不算弱,其中強大的,更是合道境的厲害人物。

隻可惜,他們為羲凰約束,又不敵道門十祖、旁門九大散仙一流的人物,卻不得列入這些流傳萬古的“組合”中了。

一些悲催的,可能下界道統被滅,壓根便冇幾人認得他了。

不過,郭嵩陽作為天河劍派的第二代掌教,元神法身境的極限,且執掌了一口山河鼎,又得兩位祖師傳下許多知識,他自是認得這些七凰界內無甚名聲流傳的厲害角色。

“火鴉神君,你卻說笑了,曹亞師弟縱使合道,亦不過初入,哪及得上你們這些老前輩?再者,能不能成,那也是個未知數。“郭嵩陽微微笑道。

羅公遠、蘇乾秀也在一旁,麵露笑容,不多言語。

那被郭嵩陽稱為火鴉神君的合道元神摸了摸鬍鬚,亦不再多說。

他們這些上了榜的道門元神,或合道,或法身,或化身,雖有厲害的人物,但卻也全都依附在喬馗之下。

道門諸人、二十六祖、上古妖聖,這便是陽神榜上的各係派彆。

道門既有喬馗這樣合道稱尊的人物,那自是要團結在他的旗幟下了。

喬馗麵色不動,靜靜地負手站立,淵停嶽峙,平靜觀望大日羲凰宮下的動靜,偶爾瞧瞧苗疆深處。

因他們的謀劃,焦飛、鬼祖徐完等人是否能脫劫,卻是至關重要,關係到後麵的一係列算計。

一個合道級數,反而不那麼重要了。

受控於此的合道元神,難道還少了嗎?

苗疆大地上,鬼祖徐完瞧了一下散發出滔天動靜的曹亞,微微一笑,收回目光,駕馭未央宮,驅使四**寶飛劍形成的劍陣,殺上了天。

“焦飛小兒,老祖來助你!”鬼祖徐完一聲大喝,未央宮騰空,劍陣排開,覆蓋了數十萬裡的蒼穹,抗擊陽神榜灑下的金光。

一尊合道級數的存在,強大得緊了。

得了這樣一個大助手,焦飛他們的壓力頓減。

但他們倒也不致對鬼祖徐完感激涕零,隻因雙方目標一致,均是要逃出七凰界,故而暫時聯合了而已。

反而是苗疆深處的曹亞,令得幾人十分震驚。

“曹亞師叔,他要合道了?!”徐慶一瞪眼。

天河劍派的二代元神中,想不到竟是毫不起眼的曹亞師叔最先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