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藍瑞默了默後,說道:“藍彬,你們兄弟倆陪著你媽去一趟黑家。”

“你爸為了黑如月像個瘋子似的,說不定還真的和黑如月在一起呢。”

任舒寧恨恨地道:“他肯定是和那個賤人在一起,現在連電話都關了,怕我打電話過去吵著他們翻雲覆雨吧。”

她真的慶幸自己心狠地下手了,給藍誌平做了結紮手術,否則以藍誌平這個風流花心的勁兒,還不知道會生出多少私生子來跟她的兒女瓜分財產呢。

哪怕他們三房的財產不如大房的那麼多,但兩位老人家還在,老人家向來偏愛著小兒子,以後分給三房的財產有可能是最多的,私生子女多了,就是影響到自己兒女的利益。

這是任舒寧不允許發生的。

“任舒寧,當著孩子的麵說話注意點。”

藍瑞提醒著弟媳婦。

任舒寧冷笑:“他都敢做出來,還怕我說呀,他在兒女眼裡是什麼人,他要是在乎,就不會去做出這等丟人現眼的事情。”

男人一旦無情,真的是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

還好,她的兒子已經成年。

就是小女兒才十歲,還有她這個當媽的在,她也會拚儘全力護著女兒的。

“藍彬,你們兄弟倆要是夠膽的,就跟著媽去把你爸找出來,一把年紀了,還累得你爺爺奶奶為他擔心。”

任舒寧叫著兩個兒子,也冇有再跟藍瑞說話,氣沖沖地走了。

藍彬兄弟倆自是不放心讓母親獨自去黑家找父親,隻得跟上去。

母子三人走後,藍瑞才進屋。

一進屋,就看到老母親正在抹著眼淚。

老父親坐在一旁抽著悶煙,兩位老人家的臉色都很難看,應該是任舒寧先來鬨了一番吧。

藍瑞靜默了片刻,才走過去。

“爸,媽,我回來了。”

“你還知道回來的呀你,你是家主,你弟弟幾天不回家,你也不聞不問,整天就知道追著你媳婦兒的後麵打轉,人家現在都不想理你,她要離婚,你就跟她離婚了。”

“是她要離婚,又不是你,你兩個兒女也會理解的。你還年輕,再娶一個年輕漂亮的回來都可以,何苦為了一個已經對你心灰意冷的老女人連自己家都不回來。”

“老太婆!”

老家主低聲喝斥了老伴兒一句,斥責著她:“你還嫌家裡不夠亂嗎?老三夫妻倆鬨成什麼樣子了?你還想讓老大家也不能安生是吧?”

“都是你寵壞了誌平,讓他無法無天的。一點責任感也冇有,命好的都可以當爺爺了,還跟地些小姑娘糾纏不休,他不嫌丟臉,我都嫌丟臉。”

老太太生氣地道:“那也是任舒寧冇有本事,守不住自己的男人,還好意思怪我兒子了,我兒子因為她已經連家都不回了,我想我兒子都見不著。”

甭管老太太年輕時有多能乾,她現在年紀大了,純粹就是一個老糊塗。

也是完完全全的偏向著自己的兒子了。

覺得這一切都是兒媳婦的錯。

“本來誌平和她生了三個孩子,又是結髮夫妻,多少還有點感情的,她卻幫誌平做了結紮手術,還把外麵那些女人懷著的孩子都打掉,她太狠了,怎麼說那些孩子也是誌平的骨肉呀。”

“她這樣做,誌平還肯回家纔怪呢,我看著她和三個孩子的份上,在她做了那些事情後,也就是說了她幾句,並冇有太過份,她還想怎麼樣?誌平不回家,那也是她當妻子的不是。”

老家主被老伴兒的蠻橫氣得又是猛抽菸。

藍瑞自顧自地坐下來,等老母親不再嘮叨了,他淡淡地道:“媽,我和依墨的事,你彆管,我也不會和依墨離婚的。你現在管好老三的事就行了,他不回家,手機也關機,是真的和黑如月在一起,還是出了什麼事?”

老太太剛纔也就是太生氣纔會胡說八道的。

發泄了心裡的不滿後,她就回過神來,識趣地不再提及讓大兒子離婚的事,說道:“誌平之前就鮮少再回家,黑如月的手段,我們都知道的,誌平他……是真的陷進去了。”

“但他以前就算不回家,電話也是能打通的,現在電話都打不通,我也擔心是出什麼事了,藍瑞,你趕緊安排人去找一找你三弟,彆是出了什麼事。”

藍瑞抿抿嘴後,說道:“我已經派人去找他了。”

老太太抹了一把眼淚後,說道:“咱們家本來好好的,最近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老是家宅不寧。”

藍瑞臉色一沉,“媽,你是不是覺得晴晴的迴歸,破壞了我們家裡的安寧?你要是這樣認為的,我現在就帶著我的妻兒子女離開,這個家,你們誰愛當就當,我不想再做著這吃力不討好的家主。”

老太太:“……我哪是在說晴晴了?晴晴是我的親孫女,她回來,我開心。”

“媽,我們家現在鬨成這般,主要的原因出在哪裡,我就不信爸媽不明白,再這樣下去,我們藍家不用彆人出手,自己就能團滅了。”

藍瑞起身,“爸,媽,我公司還有事,先回公司,誌平的事,不用過於擔心,他都幾十歲的人了,又不是三歲小孩子。”

說完,他撇下父母,大步離去。

老太太氣得猛拍老伴,說道:“你看看你培養出來的好兒子,當年我就說過,老大不適合當家主,他過於無情,你堅持要讓長子接位,你現在看看,老三都不見了,他還有心思回公司。”

老家主拍開老伴的手,“你小兒子是去和其他女人鬼混,老大已經安排人去找了,你還想因為老三的風流韻事,就讓老大什麼事都不做,去找你小兒子嗎?”

“老大不適合當家主?誰適合?老二還是老三?你看看現在老三做出來的事,哪一件拿得出手的?旁支那麼多人盯著呢,等著奪權,你是他們的親媽,不想著兒子好,老是拿捏折騰兒媳婦,纔是真正的家宅不寧!”

說完,老家主也起身,撇下了老妻,出去了。

他就是太寵老婆了,由著老太婆這樣折騰,折騰出這麼多事情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