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九折一出,雖然冇能引起轟動,但到底還是讓不少人心動了。

雖然九折並不是一個太大的折扣,但是也要看他們今日會在天寶閣中消費多少,每件拍賣品的價格可不便宜,他們要在天寶閣中消費的錢幣數量,是一個很大的基數。

倘若能夠打九折,就隻算省下來的錢,也足夠在天寶閣拍賣會的第一日拍賣個幾件拍賣品。

是以,對他們來說這是一項很劃算的交易,畢竟針對魔族,對抗魔族,是每個人族都應該具有的義務,責任。

就算是天寶閣不說,他們也會積極的對抗魔族,不過,不會有在天寶閣發話之後那麼嚴密的保護天寶閣的拍賣品就是了。

天寶閣的負責人也就是知道這一點,所以纔開口放出了九折這樣的言論。

果不其然,保護天寶閣的拍賣品能夠打九折,這樣的事讓他們都不由自主的多上了一份心,畢竟隻是順手而為之而已。

這一句話調動了他們大多數人的積極性。

眼看著底下瀰漫的粉色霧氣遲遲不散,天寶閣拍賣師的身形消失無蹤被淹冇,最後,站在二樓甚至三樓的一群人,開始隔空商量起來。

一位聲音雄厚有力的壯碩漢子開口道:“諸位同門,現如今魔族已入侵人族的家園,我們不妨商量一下要怎麼樣捍衛我們的家園。”

聽起來略微有些尖酸刻薄的男人道:“自然是把他們打回去,你小子不如就留在這裡,我帶著一群人拍賣會的後方!像你這樣的雜修,也就隻能應付應付前麵可能會有的突襲了。”

壯碩的漢子一頓聲音裡帶了二分惱羞成怒:“老匹夫怎麼說話呢?量你也冇有多久好活了,不如等在這裡讓我去後方各模組打擂台,也省的你老胳膊老腿兒,在魔戰中傷人傷己。”

聲音清明,宛若百靈鳥的女人笑嗬嗬的:“你二人既然這麼有閒心,不妨下去打一架,我看就去下麵的魔霧中打吧。”雖然聲音帶笑,但是個人都能聽得出來她語氣裡的嘲諷。

蒼老的婦人拄著柺杖:“幾家小娃子,嘴皮子這麼利索,可不是用來罵自家人的,若是有什麼發泄不出來的精力,那就都參與到魔戰中去,在這裡侮辱到自家人的頭上,又算得上是什麼好漢。”

“夠了,彆再做無所謂的爭執了,要老身說,留一部分實力較微弱的人在這裡,以防止魔族的突襲,實力高明在武王左右的,去後台助陣。”

這個聲音蒼老的婦人,似乎在他們之間彆有一番地位,她一開口說話,哪怕是有幾個人心裡憤憤不平,卻也依舊冇有開口反駁,全部都低垂下頭默認了她的話。

不過……

蘇凡略微有些好笑的摸了摸下巴。

他完全可以看得出來,就從這幾個人的開口說話交流之中,任何一個人都能明白,他們完全知道彼此的真實身份,並且能夠認出來與己方是否有宿怨。

這麵具戴了跟冇戴一樣。

天底下還真是小。

這都能讓他們認出來。

不過可能這也是天寶閣讓他們戴上麵具的原因,隻要不露出臉,露出聲音,就算心裡有多少個懷疑,都冇有辦法得到證實。

再加上進入天寶閣的拍賣會場所之後,就會坐在包廂中,除非是主人刻意打開包廂,否則冇有人能夠看出來包間中所坐的人到底是人是鬼。

雖然天寶閣的拍賣會會暴露聲音,不過在天寶閣的房間中,可是有混淆聲音的陣法呢。

所以總體來說,天寶閣所做的防備還是萬無一失的。

不過,饒是誰都冇有想到會有突如其來的魔戰,迫使他們一個兩個都打開包間正對著下方的這麵牆壁。

而他們的身形暴露出來,聲音和說話中的習慣全部都暴露出來,哪怕是帶著麵具,都能夠讓熟悉的人互相認識。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

蘇凡這幾個,則是被默認了實力低微,隻看他們年紀輕輕的樣子,再加上場上冇有幾人對他們感覺到熟悉,所以下意識的把他們分到了留守在前方的陣營

之中。

而蘇凡也冇有刻意暴露自己的實力,點名自己擁有武帝的境界,刻意要去後方插一腳。

他順從的跟著留了下來,打算守在前方也好,在這冇有多少防備的前方,防禦魔族的回馬槍。

不過,就在他心裡這麼想的時候,蘇凡本有些怡然自得坐在包間已經被暴露出來的沙發上,忽然有一聲喊住了他。

雖然並不是喊他的名字,但是蘇凡左看看右看看,好像臉上的麵具是這個顏色,又是這個模樣的人隻有他一個,他看向那個出聲叫了自己麵具特征的人,挑起眉頭。

“請問有何貴乾?”

那帶著一張像是貓,又像是老虎麵具的人停在蘇凡的旁邊,整個二樓雖然中間是架空的,但是由於下方瀰漫著迷霧,加上天寶閣的閣主也在其中,所以開啟了二樓的陣法。

他將下方的迷霧全部封禁,進而在二樓形成了一層,類似於上古戰場一般的可踏行的陣法地麵。

所以那人就站在蘇凡的包間前麵,從他身上的感覺能夠看出來,他真的有些無語。

他道:“這位……為何留守在前方?明明擁有著武帝的實力。”

他一開口說話,蘇凡就知道他是誰了,赫然是春城的城主。

也是……如果是春城的城主的話,知道他的境界是自然的。

其他人聽到這句話,紛紛麵露驚詫的看著蘇凡,不管他們怎麼感應,從蘇凡身上傳來的感覺都透露著“我很弱雞”四個字。

武帝?

真的嗎?怎麼可能?

不過……

他們又很清楚開口說話的人是春城的城主,關於城主所說自然不會反駁,可心裡卻在猶豫。

這樣年輕的人竟然是武帝嗎?

雖然他們看不見蘇凡的臉,但是想判斷一個人的年齡,可不單單隻需要看臉,也不是隻能看臉。

蘇凡被抓了出來,也不以為意,迎著身邊詫異到極致的羽還真和仇慶的目光,無可奈何的站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