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廳裡,剩下顧母和顧霆爵兩人。

“霆爵,你看看時間也不早了,冉冉最近工作都這麼忙嗎?”

顧母突然發話。

“額,應該是吧,最近聽說有很多訂單。”

顧霆爵幫忙解釋著。

顧母自從和搬進來後,是第一次去過問夫妻二人之間的事情。

“我們顧家,女人應該要以孩子,丈夫為先。”

“你看冉冉這事業這麼忙,早上是你送孩子,晚上還是你姐孩子。”

“她作為媽媽的,一個小小的工作室,難道還比得過很豪廷集團?”

顧母今日的一番話,何平常裡大有不同。

顧霆爵有點啞言了,因為顧母說的也是事實。

隻是自己忽略了,一起住,這些婆媳矛盾一直都在,隻是顧母之前一直看在心裡,卻冇有說出口。

“額,媽,冉冉也不容易,我有時候幫她分擔一下,這個也正常。”

顧霆爵不開口還好,一開口,顧母更加不高興了。

“行吧,你就護著你老婆。”

“奶奶,我們洗好了。”

平平他們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著開飯。

管家看了看顧霆爵,“少爺?”

“開飯吧,孩子們都餓了。”

顧霆爵點點頭,傭人們開始有序的將飯菜都端出來。

顧母走到餐桌前,陪孩子們一起吃飯。

餐桌上,三個孩子在吃著美味的飯菜,顧母則在一旁夾菜。

“爸爸,你不吃嗎?”

樂樂突然想起,怎麼今晚就隻有奶奶陪著吃飯。

“爸爸等媽媽回來再吃,你們先陪奶奶吃飯吧。”

顧霆爵看看樂樂,解釋完,就繼續在沙發上看著財經報紙了。

就在這時,“哢嚓。”一個聲音,門開了。

“媽媽回來了。”

“媽媽。”

三個孩子看見簡冉,開心的放下筷子,跑到媽媽麵前撒嬌。

簡冉看見三個孩子,一天工作的的辛苦儘消。

“媽。”

簡冉看見顧母叫了一聲。

“嗯。”

顧母冷冷的回了一句,並冇有抬頭看簡冉。

簡冉覺得氣氛有些不對,但是具體什麼事情,真的不得而知了。

顧母想起今天溫柔的話,頓時覺得看簡冉不順眼,感覺是平時偽裝得太好了。

顧霆爵快步走到簡冉身邊,

“對不起啊,媽媽今天晚了一點,你們都餓了吧,寶貝們,你們先吃。”

“媽媽現在去洗手,就來。”

說完就拉著簡冉去洗手檯。

簡冉有點摸不著頭腦,“怎麼了?”她知道顧霆爵肯定是有什麼話需要告訴自己的。

“媽今天情緒不對,一會你注意點。”

顧霆爵稍微提醒一下。

簡冉心裡咯噔一下,她管掉水喉。

“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就是今天有點反常。”

顧霆爵聳了聳肩,有點無奈。

“好了,我知道了。”

夫妻二人洗完手出來,和往常一樣,開心的和孩子、媽媽一起共進晚餐。

餐桌上,因為有孩子,所以歡樂不少。

因為顧霆爵的提醒,簡冉小心翼翼的觀察。

她給顧母夾了一快肉,顧母隨後就夾了出來,放在骨碟上。

簡冉一怔,這是?

顧母掃視一下,看見顧霆爵臉色稍變,於是她解釋,“冉冉,今天我胃口不太好,不想吃肉,怕消化不了。”

簡冉懸著的心放下了,“原來這樣啊,那媽你多吃喝兩口湯。”

顧母冷冷的迴應,“嗯。”

飯桌上,冇有再互相夾菜,都在默默的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