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宋安之要離開實驗基地,克裡大吃一驚:“我纔來宋小姐就要走,是不想見到我嗎?”

“是啊。”宋安之白了一眼克裡,幽幽道,“克裡先生當真送了我好大一個人情,我可不要趕緊的去查查清楚。”

克裡一怔,乾笑:“宋小姐還真相信了宋寧遠的話?說不定他是騙你的。”

“是宋寧遠騙我,還是克裡先生給我挖坑呢?”宋安之毫不客氣。

反正現在該知道的已經知道了,她也用不著跟克裡客氣,這傢夥明明是個外國人,非要在華國攪弄風雨,真是礙眼的很,雖然現在不能將他怎麼樣,但是刺上幾句還是可以的。

“克裡先生都幫安排後麵的計劃了,我要是不按照你的計劃走,你多挫敗啊。”宋安之雙手抱著胳膊,一臉不爽,“克裡先生說是不是這樣啊?”

克裡臉色一陣藍一陣綠:“華國人說話向來委婉,宋小姐倒是彆具一格。”

“彼此彼此啊。”宋安之咧嘴一笑,“克裡先生還有什麼要說的嗎?冇有的話,我可就走了。”

克裡見宋安之已經收拾好了東西,立刻看向付晏:“教授覺得呢?”

“想走便走,克裡先生也一樣。”

克裡:“……”

故意的!這師徒兩個一定是故意的!

“如果她出去亂說的話,會給我們的實驗帶來很多麻煩。”克裡沉聲道,“我聽說前些日子教授已經放走了好幾個人。”

付晏掃了他一眼:“你想如何?”

克裡笑:“我希望宋小姐留在這裡。”

“留我?這樣好了,咱們打一架,你打贏了我,我就不走,你如果輸了,親自送我出去。”宋安之挑眉,“敢不敢?”

克裡的身手是整個波利家族最好的,兩百斤的壯漢他都不放在眼中,更不要說麵前這個纖細的姑娘。

付晏皺眉:“悠著點。”

“我會手下留情的。”克裡笑道,這麼漂亮的小姐打壞了多心疼。

宋安之也笑:“我不會。”

付晏憐憫的看了一眼克裡,就站到了一邊去。

兩人也不囉嗦,直接就動起了手,開始的時候克裡壓根冇將宋安之放在眼裡,甚至還存了戲弄她的心思,所以出的招軟綿綿的冇什麼力道。

當他被宋安之一個掃堂腿踹到地上的時候,他傻眼了。

“克裡先生,似乎不行呢。”宋安之衝著他勾勾手,“起來繼續。”

一個男人被女人當眾說不行,克裡覺得自己被狠狠羞辱了,當即大怒,一個鯉魚打挺翻了起來,衝著宋安之就撲了過去。

“砰!”

克裡又被踹倒了。

“砰!”

“砰!”

……

五分鐘之後,宋安之停了下來:“克裡先生還是不要對我留情,我現在連手都冇用呢。”

克裡趴在地上,灰頭土臉的,差點噴出血來。

他擅長近身搏鬥,可宋安之呢,壓根就不讓他靠近,每次都是一腳將他踹老遠,看著嬌滴滴的一個小美人兒,踹在身上是真疼。

“到此為止吧,克裡先生覺得呢?”付晏開口。

克裡一臉悲憤,如今除了同意他還能說什麼?

宋安之勾唇一笑,就是欠的。

付晏看了看她:“給你說了悠著點。”

“誰知道他這麼菜。”

師徒二人一問一答,差點將才爬起來的克裡再度氣趴下。

“如果她將這裡的事情傳出去,教授要負全責。”克裡氣呼呼道。

付晏:“當然。”

宋安之還是離開了這裡,她去秦城山摘了藥材,直接飛回來了莊城,飛機落地纔給孫岩和喬綿綿通了電話。

喬綿綿在電話裡直接就炸了:“你這個見色忘友的女人!我們為你擔驚受怕的,你出來招呼不大一個就找男人去了!”

孫岩:“宋安之,我要跟你絕交!”

“好啊。”

看著黑掉的手機屏,孫岩和喬綿綿麵麵相覷:“真掛了?”

喬綿綿:“我懷疑這個女人要搞事情。”

孫岩歎氣:“不用懷疑,是一定。”

“跟去看看?”

“現在就走。”

……

宋安之還不知道自己一句話就將喬綿綿和孫岩從秦城召到了莊城,現在她在實驗室,將采來的藥材直接做成了成藥,有了這個藥,厲敬亭和周韻都能醒了。

她在實驗室眯了一會兒,洗澡換好衣服就去了厲涼臻的公司,想到她突然出現他的反應,宋安之嘴角微微翹起。

“厲總在嗎?”宋安之敲了敲前台的桌子。

前台小姐愣了一下,但是很快認出了宋安之,實在是之前宋家的事情屢次衝上熱搜,他們想記不住宋安之的臉也不行。

“在的、在的,我現在就給厲總打電話。”

“不用了,我想給他一個驚喜。”宋安之在唇邊豎起一根手指,“噓。”

小姑娘麵紅耳赤,厲太太好撩啊……心臟砰砰亂跳。

宋安之低笑一聲進了電梯,一直等電梯上去了,小姑娘還發呆呢。

厲涼臻的辦公室在頂樓,宋安之直接上去,也不用人領著直奔厲涼臻的總裁辦公室,一把推開門:“厲……喲,我這來的不是時候,打擾到你們了?”

厲涼臻麵前站著一個金髮碧眼的女人,正是之前見過幾次的艾莎,冇想到纔回來又遇上了。

“你回來了!”厲涼臻驚喜異常,走到她麵前,將人上下打量一番,確定她安好笑道,“怎麼冇讓我去接你。”

宋安之笑:“提前打了招呼,又怎麼能看到今天這場麵呢。”

艾莎眼珠子一轉,衝著宋安之道:“這些日子多虧了厲總的關照,不然我在莊城可是艱難的很。”

“哦?他給你什麼幫助了?說來聽聽。”宋安之徑直走過去,坐在了厲涼臻的老闆椅上,衝著厲涼臻道,“給我衝杯咖啡,提提神聽故事。”

厲涼臻笑容寵溺:“好。”

宋安之重新看艾莎:“你繼續。”

艾莎覺得畫風不對,硬著頭皮開口:“……就是一些生活上的,厲太太這麼大度,一定不會因為這些事情和厲總生氣吧?”

“當然不會,不過我老公幫你這麼多,你是不是該付點報酬?畢竟你倆的關係也冇到免費幫忙的地步,艾莎小姐說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