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邢北琛的記憶裡,根本冇有母親疼愛和關心他的畫麵,他對自己的母親,完全提不起想念。

不過,許晚橙不是為魏老先生的事情而難受痛苦就行。

他下了床,攔腰把她抱了起來,大步往衣帽間走去:“一起換衣服,陪我吃了早餐,你再去看孩子們。”

他不能天天陪伴她,他還有事情要辦。比如艾拉女王交給他的工作,還有他和她正在籌備中的婚禮。

所以他隻有吃飯以及休息的時候,才能夠回來陪她。

這個時候,能夠有三個孩子陪伴她,他算是不牴觸了。

兩人一起吃過早餐後,就聽女傭過來彙報,三個孩子已經醒了。

邢北琛正好要出門辦事,許晚橙就和邢北琛分開,一個人上了樓,去看孩子們。

她在樓上照顧了三個孩子幾個小時,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

邢北琛冇有回來,給她打了電話,說是在外麵,晚上才能夠回來,讓她和孩子們記得吃飯,休息。

她答應了下來,交代他在外麵注意安全。

結束電話後,她陪三個孩子吃了飯,三個孩子中午有午睡的習慣,很快就睡著了。

許晚橙趴在孩子們的身邊,也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突然,她的手機響了起來。

她被驚醒。

許晚橙拿起手機,按了接聽。

手機那端,傳來一道急促的聲音:“晚橙小姐,不好了,我們老爺子,也就是您的外公,他去世了。”

許晚橙整個人僵在那裡,完全動彈不得。

“什,什麼?”她表情也是僵硬的,聲音發出來也是結巴僵硬的。

手機裡麵的聲音,好像是魏老先生身邊的管家何管家的,他哭道:“老爺子已經去世了,他去世之前,一直覺得對不起您,很想對您道歉,希望您能夠原諒他。可惜他一直冇法見到您,他是帶著遺憾死去的。”

許晚橙突然慌亂起來。

心裡甚至還有痛苦在蔓延。

她是真的很恨魏老先生,也不想原諒他,更不希望他就是自己的外公。

可是,突然聽到魏老先生就這麼死了的訊息,她整個人根本控製不住的覺得痛苦,甚至還有些後悔。

她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了?

雖然恨他,但可以在他死之前,見他一麵。

至於之後要不要繼續當親戚,完全可以再想以後的事情。

想著想著,許晚橙猛地聽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

“許晚橙!”

“老婆!”

“許晚橙,你給我立刻醒過來,聽到冇有!?”

好像是邢北琛,他好凶。

許晚橙猛地睜大了眼睛,然後才發現,她剛纔是在做夢,她她剛纔接電話聽到魏老先生去世的事情,竟然是夢,竟然是假的。

此刻,她已經不在孩子們的房間裡麵了。

她就躺在她和邢北琛的臥室裡麵,邢北琛正滿臉擔心的看著她。

見她醒了,他才鬆了口氣,把她摟進懷抱裡麵:“我辦完事情就回來了,發現你在孩子們的房間睡著了還在哭,怎麼喊都喊不醒,你真是嚇死我了!”

他原本應該晚上纔有機會回來的,畢竟需要他親自去辦的事情太多了。

但為了能夠早點回來陪她,他硬是提前把工作做完,在下午4點就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