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船隊得分最高的是克裡斯-卡曼,全場比賽空砍28分15籃板以及3蓋帽的優秀數據。

賽後,科裡-馬蓋蒂不服氣的說道:“徐,下一場比賽我一定會贏你的。”

看著一臉不服氣的馬蓋蒂,徐嘯覺得他挺可愛的。“哈哈,科裡,比賽上我們是對手,場下我們完全可以是朋友,不是嗎?”

說完徐嘯遞出了手,馬蓋蒂臉色訕訕的和徐嘯握了一下手。

晚上,徐嘯正在球館獨自訓練的時候,發現不遠處辦公室的燈光亮了,徐嘯冇有多想,以為是哪個助教遺忘了什麼東西。

一個半小時過去,徐嘯日常訓練三分的目標已經完成,但是自從上次突破之後,就再也冇能突破極限。

不過鍛鍊起到的效果就是讓你手感不至於太差,通過多次的訓練,使得你的投籃形成一個肌肉記憶,雖然徐嘯的三分數值隻有73,但是經過他日複一日的訓練之後,空位三分的命中率還是非常可觀的。

訓練完三分,徐嘯又在場上訓練起後仰跳投。“唰、唰”,一個,兩個。皮球乾淨利落的入網,在冇人防守的時候,徐嘯的後仰跳投命中率還是挺高的。

又訓練了一個小時,徐嘯已經差不多命中了200個後仰跳投。但是練著練著,總感覺哪裡不對,但是這種感覺又很隱晦,一下子又說不出來到底是哪裡有問題。

正在徐嘯沉思的時候,背後傳來了一道聲音。

“徐,我剛剛在上麵看了你在練習三分球和後仰跳投,你是碰到什麼問題了嗎?”

徐嘯轉過頭看去,一箇中年發福的光頭站在他的身後。

“邁克爾。你怎麼在這裡?”徐嘯有些驚訝,因為一般來說冇有比賽的情況下,這個時間點,喬丹從來都冇有來過球館。

“徐,我聽說你每天都要來球館訓練,過來看看你的訓練成果。你還冇告訴我你剛纔在為什麼問題發愁。”

徐嘯眼睛亮了一下,對呀,喬丹作為後仰跳投的創始人,應該知道自己哪裡出了問題,徐嘯整理了一下思路,把自己剛剛想到的告訴了喬丹。

“邁克爾,自從在你那裡學會了後仰跳投之後,這個動作就成為了我在比賽中經常用到的動作之一,但是在剛剛的練習中,我總感覺有什麼不對。但是又說不上來。”

喬丹冇有想到徐嘯是為這個問題發愁,在他看來,徐嘯的後仰跳投可以說是在自己這裡學到的,平時在比賽裡也看過徐嘯使用,雖然動作有些生疏,但應該是因為徐嘯剛學冇多久的原因。

“徐,這樣吧,你用後仰跳投投幾個籃球試試,我看看你問題出在哪。”

徐嘯在場上投了幾個籃,都是在後仰跳投的情況下出手的,5投3中,命中率一般,但是那種古怪的感覺還是有些揮之不去。

喬丹看了徐嘯以後仰跳投投的幾次籃,若有所思。在看完徐嘯投完之後,略加思索的對徐嘯說道:“徐,你應該知道,其實後仰跳投大致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有身體對抗下的後仰跳投,一種是無身體對抗下的後仰跳投。”

徐嘯在一邊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這些。

然後喬丹接著說道:“通俗來講,前者就是背打情況下的後仰跳投,後者就是直接依靠後仰獲得出手空間的跳投,但是要注意的是,者兩者的發力方式因使用方法也會不同。”

徐嘯仔細傾聽著喬丹說的話,彷彿抓住了什麼東西,在之前的比賽中,徐嘯大部分的後仰跳投出手都是在背打之後出手的,極少用後仰跳投來拉開和防守者的距離,從而獲得出手空間。

“那,邁克爾,這兩種的發力方式能和我詳細講一下嗎?”

“當然可以,徐。”喬丹雖然已經很多年冇有在球場上打球,但是他的理論知識這塊是極為豐富的。畢竟連續兩個王朝可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拿到手的。

“徐,你要知道,後仰跳投需要掌握最基本的投籃的周身協調性,而這兩者對於協調性的調整方式也是不同的。”

“比如說在背打的情況下,由於一部分的身體力量的輸出,不可能馬上就能調整成直接後仰的狀態,否則鐵定會挨冒,這點你應該知道吧。就像你賽季初期的那場比賽一樣。”

說完徐嘯也想起了自己在賽季初期的時候,由於自己對於後仰跳投的掌握度不是很高,在一次比賽中倉促後仰出手,結果直接被對麵的中鋒賞了一個打火鍋。

“嘿嘿,邁克爾,確實有過這麼一回事。”

看著徐嘯想起了那場比賽,喬丹繼續說道:“所以在後仰的時候,腳是需要用力起跳的,但是問題也會隨之出現,一旦腳下發力過猛,勢必會影響到周身協調性的調整。所以需要在起跳之後繼續修正自己的協調性。”

喬丹看著一旁像學生一樣聽講的徐嘯,滿意的點了點頭,拿起旁邊的冰水喝了一口,繼續和徐嘯講解。

“徐,90%以上的球員都認為後仰跳投是以腰為支點,確實,後仰時確實需要以腰為起點來調整身體重心,以及加強滯空,但是,你要知道,腰的使用隻是其中的一部分,就像固定線一樣,隻有一個點是遠遠不夠的,所以我們需要再找一個點來加強投籃的穩定性。比如就像這樣。”

喬丹拿過徐嘯手上的籃球,給徐嘯演示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我剛剛的方法就是鎖肩,起跳之前必須擺好投籃動作,起跳之後加強肩膀兩側的穩定性,把肩膀連同整個投籃動作一起鎖死固定,讓其成為另外一個支點,使得我們的投籃更加穩定。”

徐嘯雖然在比賽中也經常使用後仰跳投來得分,但是還冇人和他詳細的講解過其中的理論。

聽完喬丹的話,徐嘯提出了心裡的疑問:“邁克爾,這個過程把後仰和跳投分為了兩個部分,那麼投籃的周身協調性就不存在了,身體的力量傳導方式不也就改變了嗎,這樣能保證命中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