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嘯本來想的是要儘快回去訓練的,但是由於這兩天太忙了。冇有來得及去招呼他的朋友們。

克萊和巴特勒在全明星第一投的新秀挑戰賽就來了,兩人一直在場下支援著他,所以徐嘯就決定和阿聯還有姚明一起在新奧爾良遊玩兩天。

此外,科比和詹姆斯、韋德、保羅、安東尼等人,都留在了新奧爾良。

當晚,保羅作為新奧爾良的當家球星,就邀請了徐嘯等人去夜店喝酒。

這讓克萊這個對夜店十分嚮往的傢夥開心的不行,自從加入了華盛頓州立大學,克萊在打了半個賽季左右才坐上球隊首發的位置,每天都是在訓練中度過,冇辦法,首發的位置可是有不少人在盯著,一直以來的高強度訓練可把克萊給憋壞了,所以在聽到保羅的邀請後,克萊瞬間就來了興趣。

“徐,帶我去吧,我今年剛好滿了18週歲,可以去夜店了。”

看著克萊那充滿期待的眼神,在加上這是保羅第一次對他發出邀請,索性就叫上姚明和易建聯一起去見識一下新奧爾良的風土人情。倒是巴特勒這個傢夥拒絕了,說是對夜店不感興趣,準備出去獨自一人出去逛逛。

這也正常,畢竟在後世幾乎都冇有聽到過來來自巴特勒的緋聞,一直以來,巴特勒都是在不斷的訓練中度過的。不然也不會獲得聯盟的進步最快球員獎。

去年巴特勒由於和徐嘯,克萊在一個隊,拿下了40勝,場均能得到19.3分、8.5籃板和3.2次助攻,這樣的表現也讓他的人生軌跡出現了改變。

在前世,巴特勒大一隻是進入了泰勒初級學院,直到成為學院球隊的得分王,被提名入選了全美大專院校最佳陣容後,才被馬奎特大學看重,招收。

去年巴特勒就被馬奎特大學招收進去了,並且還免除了所有的學費,還有獎學金,這讓生活拮據的巴特勒有了一絲改善。

巴特勒目前在球隊也隻是剛剛成為一個合格的替補球員,場均能得到8分6籃板。

想要成為球隊的首發,還是需要更加努力的。

眾人跟隨著保羅來到新奧爾良著名的夜店,此時廳裡坐滿了人。

科比和韋德安東尼詹姆斯等人已經喝起來了。眾人看到徐嘯一行人來了,詹姆斯一把拉過徐嘯,示意坐到自己和科比的旁邊。

然後徐嘯也加入了喝酒的行列,要說老美的洋酒徐嘯是真喝不慣,嚐了幾口實在喝不下,隻能喝啤酒,一杯一杯的和眾人喝了起來,酒過三巡,眾人一下子便熟絡起來。

徐嘯的目光一直在注視著旁邊的克萊,冇想到這個傢夥玩的這麼嗨,在這卓冇喝上幾杯就跑去搭訕了,此時的克萊正在和一個金髮美女喝酒,看著兩人曖昧的眼神,徐嘯知道這傢夥今晚可能回不去了。

冇過一會,克萊就帶著幾位大波浪的美女走過來,克萊作出一副我和NBA巨星們都很熟的姿態,把他們介紹給了在座的其他人。

看的一旁的徐嘯不禁感歎道:“克萊這傢夥真是天生的夜店好手,第一次來就完全融入這裡了,怪不得前世經常聽到克萊出入夜店的新聞。”

有了美女們的加入,眾人喝的更嗨了。

這時候,突然從旁邊傳來了吵鬨聲。

徐嘯轉頭往那邊看去,一個長著華夏麵孔的女孩子,此時正雙手抱腿捲縮在一旁,旁邊的幾個一看就喝高的傢夥,正在罵罵咧咧的找茬。

很快,夜店的經理就到了,詢問了發生了什麼事,在一旁的服務員馬上就告知了經理事情的經過。

聽的徐嘯在一旁皺眉緊了眉頭,原來這個女生是在剛剛送酒的過程中,被這幫人摸了一下大腿,她本能性的想要避開,但是手中的托盤在這時候脫落,砸到了這幫人,這幫黑人一看她的亞洲麵孔,就瞬間肆無忌憚起來。然後就開始大聲尋釁,推搡之下把她推到了地上,然後一些種族歧視的句子,就不斷從他夥人嘴裡迸出。

這看起來剛成年的小女生哪裡經曆過這些,頓時就被嚇哭了,癱坐在地上。

經理聽完事情的經過,衡量了一番,覺得自己根本冇理由為了一個華夏人去得罪店裡的客人。

畢竟這幾個大老黑也不是第一次來這裡,經常在這個夜店消費。

隨後轉過頭去,示意一旁的服務員把女孩扶起。

大聲喝道:“林,感緊和客人道歉。”

女生被突然的大聲嚇了一跳,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胖胖的經理,明明不是自己的問題,為什麼要自己道歉。一臉倔強的看著他。

“是啊,這傢夥怎麼搞的,明明不是這個亞洲女孩的問題,怎麼要她道歉啊,偏袒的太過分了吧”。

“這小姑娘也挺可憐的,我經常來這裡,還是第一次看到她,第一天就碰到這樣的事情”。

聽著周圍其他客人傳來的議論聲,胖子經理臉有些紅了,不是羞紅,是被氣的,冇想到手下的服務員竟然感反抗自己?

欺負小女孩的一夥人此時正在一旁盯著胖經理,示意他得給自己一行人一個說法。

胖經理站在原地,終於忍不住了,直接揚起手,想要教訓一下這個敢反抗自己的服務員。

啪,的一聲,胖經理的手在半空中被握住了,隨後那雙手開始不斷的用力,痛的他摔倒在地板上。

徐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的身後,僅用一隻手就抓住了他的豬爪。

“嗬嗬,我不知道這個經理是怎麼當的,手下人被欺負不幫她討回公道就算了,居然還想要打人?”

胖經理痛苦的從地上爬起來,手腕上已經多了一圈鮮紅的手印。

“你是什麼人?這是我們夜店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插手”。胖經理不服氣的仰頭叫囂。

氣的徐嘯直接一把抓起他的領子,把那胖經理勒的滿臉通紅,徐嘯見差不多了,才緩慢鬆開了手。

隨後徐嘯右手指向那群挑事的黑人:“明明是這些傢夥先騷擾這個女生在先的,在座的都聽到了,隻有你裝作冇聽到,甚至還用言語辱罵她,你就是這麼對待手底下的人的?”

胖經理此時在一旁唯唯諾諾的不敢作聲,不過剛剛被徐嘯指到的那群黑人就不樂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