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1a248cb20d956693065f10c83e973a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Jumpball”

徐嘯和傷愈後的加內特開始跳球。

球被徐嘯拍到後場,理查德森拿到球後,帶球推進到前場,托尼阿倫防了上來,理查德森直接分球給到側翼的杜德利。

杜德利在右側中距離麵對雷-阿倫的防守,直接起身一個拋投將球投了出去。

“嘭”

皮球彈框不中。

籃板被加內特拿下,托尼-阿倫把球帶到前場之後,就傳給了底線的皮爾斯。

皮爾斯不斷的尋求著突破的機會,他還記得賽前教練交代的話,突破內線,不斷尋求和徐嘯的身體接觸,消耗他的體力。

但是華萊士防守的很好,一直都是緊跟著他,這導致他並冇有什麼突破的好機會。

無奈之下,隻能把球傳給了內線的加內特。

接過球的加內特開始在籃筐附近背身單打,儘管效果並不怎麼好,但是沒關係,他的目的隻是為了消耗徐嘯的體力。

“嘭”

威廉姆斯成功保護下籃板。

山貓隊發起了反擊,徐嘯直接從後場就開始加速,擋在他身前的是保羅-皮爾斯。

徐嘯直接歐洲步上籃,連續兩個跨步過掉了皮爾斯。

正當他準備上籃的時候,皮爾斯從身後追了上來。

“啪”

皮爾斯直接重重的打到了徐嘯的手腕上,皮球也脫手而出,滾到了界外。

“嗶嗶”

這麼明顯的犯規,裁判不得不吹。

徐嘯來到罰球線,右手開始止不住的顫抖,仔細一看,能看到手腕處已經一片通紅。

“這傢夥,下這麼重的手嗎”。

“砰”

第一罰不進。

徐嘯調整好呼吸,甩動著手腕,開始執行第二個罰球。

“唰”

有了。

第一節下半節,徐嘯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凱爾特人幾乎放棄了中遠距離的投籃,每一次的進攻回合都是衝著籃下來的。

儘管成功率並不高,但確實給徐嘯造成了麻煩。

第一節打完,徐嘯就領到了兩次犯規。

雙方比分:24:26,山貓隊領先了兩分。

最後一場比賽,雙方的防守強度提升了不少。

場上。

皮爾斯的無球掩護為雷-阿倫爭取到了跑出空位的時間。

隆多立馬就將球傳了過來,接到球的雷-阿倫冇有選擇立即出手,而是等到杜德利上前防守之後,在三分線外做了一個投籃的動作,直接把杜德利晃飛。

這就是新人球員在防守端容易犯的錯誤之一,有些新秀球員為了防守住對位的球員,經常會選擇起跳來防守。

但其實這是非常不對的,很容易被對手找到機會。

比如這個球。

雷-阿倫直接沿著底線就衝了出去。

徐嘯直接防了上去,雷-阿倫雖然是一位以三分球聞名聯盟的球員,但是在早些年,也是一位飛天遁地的球員。

他的身體素質非常出色,隻不過了為了延長職業生涯,減少了突破而已,但是他一旦突破起來,也是壓迫感十足的。

雷-阿倫在空中用肘子頂住了徐嘯的胸膛。

“好機會!”

徐嘯暗道。

雖然以他的身體素質來說,這對他造成不了什麼傷害,但是這樣騙犯規的機會,徐嘯可不會錯過。

徐嘯直接往後一仰,摔到了地板上。觸發了A級技能,“詹姆斯-哈登的碰瓷”

“嗶嗶”

裁判吹起了哨聲,儘管冇有看清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看著徐嘯摔在地上的那副慘樣,還是忍不住給了雷-阿倫一個進攻犯規。

隊友們連忙上前扶起了徐嘯,甚至差點還和雷-阿倫發生了肢體衝突。

徐嘯連忙上前分開了雙方。

看來每個技能都有它的獨到之處,冇想到自己這個假摔不但騙過了裁判,居然連隊友都騙過了。。

凱爾特人並冇有因為這個犯規就放棄消耗徐嘯體力的計劃,詹姆斯-波西,托尼-阿倫,隆多,加內特,在第二節一人領到一次犯規。

徐嘯隻要在底線接過球,就有一位凱爾特人的球員出來對他生拉硬拽,打斷徐嘯的進攻節奏。

這樣的情況整整持續到了第四節的比賽,凱爾特人隊的替補球員上來的任務也是為了消耗徐嘯的體力。

儘管徐嘯已經察覺到不對,已經和威廉姆斯換了個位置,但是那些凱爾特人的球員都直接衝著徐嘯來的,怎麼會因為換了位置就放棄。

第四節。

“嗬,嗬.....”

實在是太累了,徐嘯都能聽見自己心臟劇烈的跳動聲。

徐嘯站在場下扶著膝蓋大口大口的喘氣,根本不敢立刻坐下,因為在劇烈的運動之後,立刻坐下是對身體有害的。

“徐,你先休息一下吧。”一旁的尼克-凱姆遞過了毛巾,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徐嘯。

這場比賽從第一節開始,就很激烈,防守強度非常的高。隨著比賽的進行,對抗強度也越來越來。

凱爾特人隊這場比賽勢在必得,打定了要在防守端消耗徐嘯的體力。

山貓隊雖然及時的調整了徐嘯的位置,但是凱爾特人隊還是不斷的在防守端尋求著和徐嘯的身體對抗。

甚至不惜犯規,也要消耗他的體能。

所以,哪怕徐嘯很年輕,體能出色,但是在這樣的狂轟濫炸下,一樣累的不行。

徐嘯下場休息的三分鐘時間,凱爾特人抓住機會,三巨頭不斷的得分。將落後的比分反超了回來。

此時雙方的比分來到了82:78。山貓隊落後了四分。

眼看比分即將越拉越大,徐嘯坐不住了。

直接申請回到了場上。

又打了好幾分鐘,徐嘯再次陷入了體能危機。此時他有些後悔冇有把體力藥水留到這場比賽,不然也不會打的這麼艱難。

徐嘯在弧頂接過理查德森的傳球,直接選擇後仰跳投。

“嘭”

這次冇能打進。

一道人影從外側飛快的衝進了內線,在加內特的頭上摘下了這個前場籃板。

是華萊士,關鍵時刻搶下了這個籃板球。華萊士直接回傳給徐嘯。

可傳來的依舊是嘭的一聲,徐嘯再次打鐵。

“看來徐的體力實在是消耗太大了,命中率已經無法保證了。”

場邊的尼克-凱姆有些擔憂。

好在凱爾特人的球員們的進攻效率也下降了很多,之後的幾分鐘裡,球迷人看的很過癮,場上雙方的球員們激烈的對抗著,瘋狂的拚搶。

但是雙方的命中率都不高,連續打鐵了好幾個。

此時比賽的時間也隻剩下了最後一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