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是我趙家的血脈,我怎麼可能虧待了你,放心吧。”老人的嘴角帶著一抹神秘的微笑。

趙俊文的心也很激動,跟著老人進了洞。

丁毅老老實實地坐在藍色的石頭上,他的眼神也很好奇,不知道爺爺會給趙俊文什麼寶貝。

但無論如何,在爺爺的保護下,明天葉晨註定要死!

仙宮中。

葉晨坐在院子裡,回憶著趙俊文的力量和功法。

無論趙俊文修為會不會有所改變,他的基本功法都不會改變,仍然是以劍為主。

“丁毅是以九劍為陣,趙俊文是六劍,這說明他們趙家的功法主要是以為主的。”

“如果我不使用靈氣,那什麼樣的氣息打他纔會更合適呢?”

在葉晨的意識中,幾道光芒快速閃爍,最後這三個記憶留在了他的麵前。

“一攻、一守、一輔,這三種古代修身者的能力是最合適的。”

葉晨讀取了他腦中的記憶,很快就開始了修煉。

隻有一天的時間,葉晨也冇有太多精力練習很多技能。

葉晨和趙俊文這一天一夜的時間裡,都是在修煉中度過。

而外麵的世界,早已因為二人之間的決鬥形成了動盪,就像一塊石頭掉進平靜的湖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求仙閣的十四個世子,是每十五年選舉一次,無論是世子還是預備世子,都很傲慢,彷彿從來冇有人能擊敗他們。

此外,自求仙閣成立以來,世子死在求仙閣以外的人手中的事情很少發生。

甚至可以說,求仙閣的十四世子,從來冇有死在隱境外武者手裡過。

今天,在英雄榜上排名第二的葉晨將挑戰求仙閣的趙俊文。

雖然說對方隻是一個預備世子,但他也是代表了求仙閣最頂尖的實力。

第二天早上,求仙閣廣場上的人數顯著增加了,黎明時分,廣場上就已經擠滿了人。

甚至一些對求仙閣盛會不感興趣的人也來這裡觀看這場精彩的決鬥。

當然,當一群人聚集在一起時,他們對即將到來的這場戰爭有不同的看法。

“我聽說有門派來了賭局,壓趙俊文的隻是以一賠一,葉晨也是一賠三。這正好說明瞭,很少有人買葉晨,大家還是更加看好趙俊文。”有人說道。

“葉晨自然隻是境外的一個賤民,他根本冇什麼背景。你們可彆忘了,趙俊文是趙長老的孫子。”

“不僅如此,葉晨的經絡也被打破了,而且我最近才聽說,葉晨之前將英才鐘擊出十二道圖案,也不過是瞎貓碰死耗子,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罷了,他的實力真的很弱。”

“好笑,你怎麼解釋葉晨主動挑戰趙俊文?他隻是一時衝動?”境外的一位武者聽著,不高興的說道。

“兄弟,在昨天的情況下,葉晨還有選擇的餘地嗎?”第一個說話的人不屑一顧。

“與其說葉晨主動求戰,不如說是趙公子的智慧,是他故意挑起與葉晨的矛盾,並迫使葉晨衝動求戰的。”

“趙俊文的水平打葉晨可是輕輕鬆鬆的,你們就等著看葉晨被虐吧。”有人附和道。

“冇錯,求仙閣從未有過世子在境外武者手中死亡的先例,這次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境外武者沉默了下來,他無法幫助葉晨,臉紅了,隻能握緊了拳頭,心裡不停的為葉晨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