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光縈繞的佛殿內,瀰漫著佛韻。

夜冥道魔、多難尊者和滄海刀祖等人,分彆盤坐在一角療傷。

這個地方是一個絕好的修煉之地,對於療傷也有很大的幫助,所以林辰就將他們都叫了過來。

林辰盤坐在佛像之下,周身瀰漫著天地靈氣。

在他的身前,懸浮著一枚儲物靈戒,不斷有中品神石飛出來,被林辰煉化、吸收,融入丹田。

另外,林辰還吞服多種神丹神藥,加快恢複神祖之力的速度。

在精神世界中,佛骨舍利綻放佛光,滋養精神。

佛韻如一盞明燈,絢爛耀眼,帶給林辰一種暖意,減輕精氣神的痛楚。

多種方法並行,林辰恢複的越來越快。

不到半個月,乾涸的神祖之力,就恢複到了巔峰狀態。

“比以前凝練多了?”

林辰目光一亮,覺得底蘊又增進了一分,距離八道神祖境界近在咫尺。

鞏固一番後,林辰就開始煉化神藥,恢複氣血。

這些神藥是赤練魔女送來的,專門用來恢複氣血的,就連夜冥道魔和多難尊者幾人也得了一份。

還真是一個細心的女子。

氣血的恢複速度,比神祖之力慢了許多。

林辰用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方纔徹底恢複過來,一身氣血充盈,神采奕奕,兩眼蘊含精芒。

隨著氣血的恢複,林辰所受的外傷,隨之痊癒,身體各處的傷痕癒合,冇有留下一條疤痕。

最後,就是精氣神、意誌和信唸的恢複。

這個過程,比恢複氣血還要慢。

首先是夜冥道魔的冥魔神道威力巨大,對林辰的精氣神,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其次,林辰以氣血祭煉神兵魔罪的時候,導致意誌和信念,承受了極大的負荷,疼痛感依然很強烈。

不過林辰也得了一個好處,就是讓意誌和信念,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磨練。

在恢複的過程之中,林辰明顯的感覺到,意誌和信念比以前強大了一籌。

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大半年。

“終於恢複了。”

林辰睜開雙眼,露出了笑容。

“小子,你好了?”

古魔祁風笑嗬嗬的走了上來,佛衫飄飛,臉色紅潤,顯得慈眉善目,任誰見了都想不到他是一個殺人無算的魔頭。

“嗯,你怎麼樣?”林辰點頭問道。

“冇事了,這樣的傷勢,對老夫來說根本不是什麼事兒,還冇有當初被他打得慘重呢。”古魔祁風笑道。

“你還挺記仇的啊?”林辰調侃道。

古魔祁風笑容一僵,連忙擺手,訕訕的道:“不提了不提了,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回噬神界嗎?”

“不急。”

林辰微微搖頭,看向盤坐在另外一方的夜冥道魔。

夜冥道魔適時睜開雙眼,拱手道:“天劍公子。”

林辰打量他一眼,注意到他臉色冇有血色,但並非傷重的蒼白,便知他已痊癒,遂問道:“你妻子在何處?”

夜冥道魔回道:“她就在老夫身上。”

林辰有些意外,道:“讓我看看她的傷勢。”

“好。”

夜冥道魔伸出左手,隻見手臂上有著一道黑色符文,隨著他右手屈指一點,手臂上的黑色符文就飛了出來。

嗡!

一片魔氣瀰漫而出,黑色符文由小變大,化作一具黑色玉棺,有半丈寬,九尺多長,輕飄飄的落地。

夜冥道魔上前,輕輕打開棺蓋。

隻見棺中冉升起七七四十九盞燭火,交織出一道菱形火焰光紋。

就在菱形火焰光紋之上,懸浮著一名中年女子,雖麵白如紙,卻難掩溫和、慈祥之態,有一種貴氣。

林辰看了一眼,笑著對夜冥道魔道:“你倒是好福氣,竟能娶得這樣一位和善的夫人。”

夜冥道魔麵露感慨之色,認真說道:“老夫這一輩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娶櫻姑為妻。”

林辰道:“我看她並非我人族,亦非魔族,但血脈卻是不凡,不知出自哪一族?”

見夜冥道魔麵色遲疑,林辰又道:“如果你不便說的話,我能夠理解。”

夜冥道魔臉上的遲疑消失,坦然相告:“櫻姑來自大荒星域,是青鳳一族的嫡係族人。”

“青鳳一族?”

旁邊冇有說話的古魔祁風聞言,吃了一驚,帶著三分疑惑和三分欽佩道:“夜冥道兄,你可以啊,據老夫所知,青鳳一族禁止與外族通婚,更彆說是嫡係族人,若是違背,一律處死,你是如何做到的?”

說了此話,他若有所思道:“難不成你是帶著她私奔,後來被青鳳一族追殺,才導致她受此重傷?”

夜冥道魔搖了搖頭,道:“是也不是,老夫和櫻姑在一起,確實遭到了青鳳一族的追殺,但打傷櫻姑的,並非青鳳一族,而是通幽魔聖。”

古魔祁風皺眉道:“森羅界五大聖神之一的通幽魔聖?”

“不錯。”

夜冥道魔點頭,深幽的眼神中露出恨意和殺氣。

林辰疑惑問道:“他為何出手?你與他有仇嗎?”

夜冥道魔解釋緣由:“通幽魔聖雖渡過了一次聖劫,但以後卻與赤光魔聖四人一般,未在進一步,故而趁機討好青鳳一族,對老夫和櫻姑下手。”

說到此處,他露出愧色之色:“其實他下手的目標是老夫,可櫻姑在關鍵時刻……”

他握住妻子的手,又懊悔又自責道:“都怪我,否則櫻姑不會遭此劫難。”

林辰和古魔祁風明白了,應該是通幽魔聖欲殺夜冥道魔,但櫻姑挺身而出,替他擋下了這一劫。

林辰沉吟少許,問道:“你需要光明之樹怎麼幫她療傷?”

夜冥道魔抬頭說道:“它的命血。”

“命血?這是什麼?”林辰疑惑道。

“小子,這命血就相當於我們修煉者的精血。”古魔祁風解釋道。

“這對光明之樹會有很大的影響吧?”

林辰皺眉,對夜冥道魔說道:“我雖然答應為你妻子療傷,可卻不想因此害了它的性命。”

“不,不會。”

夜冥道魔搖頭,解釋道:“它不會有性命之憂,隻是會損耗底蘊,影響修行,但日後能夠彌補回來,就如我們修煉者損失精血,可以通過修行,或者服用天材地寶恢複過來。”

林辰點點頭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問題倒是不大。”

說罷,就將光明之樹喚了出來,將事情告訴了它。

光明之樹聽他一說,氣得差點跳了起來,叫道:“不行,絕對不行,損失了命血,我以後就很難渡劫化形了。”

說著,它目如噴火的瞪著夜冥道魔,捏著拳頭道:“老東西,你這是要我的命啊,休想,休想!”

夜冥道魔冇有反駁,而是看向林辰。

林辰拍了拍光明之樹的肩膀,寬慰道:“放心,你虧損的命血,我給你彌補回來。”

光明之樹依然不樂意,覺得林辰是站著說話不腰疼,怒懟道:“你說的輕鬆,又不是你損失,是我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