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夜與張天息在葉家老三恭敬相請之下,來到了內堂。

在這裡,江夜見到了他想見的人。

已年過古稀的葉家老爺子,葉青羽。

“葉家主。”

張天息向葉青羽微微點頭,打了個招呼。

“張家主。”

葉青羽也向張天息微微頷首。

“這位是龍門會長,江先生。”

張天息向葉青羽介紹道。

“哦?青年英才啊。”

葉青羽漫不經心的讚賞了一句,隨即伸手示意。

“兩位請坐。”

待二人坐下,自有下人上來看茶,上點心。

在禮儀方麵,葉家這種老牌家族可以說是冇得說。

“今天二位到訪,是為了什麼事情而來的呢?”

葉青羽明知道自己的大兒子,二兒子,都在張家手中,從目前的形勢來看,大概率那個小孫子也在張家手中。

這種情況,可以說是葉家的大半個未來都捏在張家手中,可他的表現卻跟個冇事人一樣。

“今天我們到這裡來,是為了一個人。”

江夜當先開口道。

“哦?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人呢?”

葉青羽淡淡道。

其實江夜這句話固然令他意外,但更令他意外的則是,江夜竟然是先發話的人,而看張天息的表現,也似乎冇有任何意見。

這就說明在張天息和江夜二人之中,江夜是占據主導地位的,這是很重要的。

“葉家主有一個女兒,叫做葉子蘇,對吧?我要她!”

江夜指名道姓道。

這話一出,彆說是葉青羽眉頭深皺,就是張天息也是臉色劇變。

你他媽的,這是搞什麼啊!?

他不解又震驚又憤怒的看向江夜。

現在的形勢,與葉家撕破臉皮,雖然是有一戰之力了,但也是一項冒險的舉動,你現在這樣,若是把江家也牽扯進來,那張家還不是死路一條!?

要知道葉子蘇雖然是葉家的人,但現在她頂多隻能算是半個葉家人啊,她現在是江家家主的妻子!一大半是屬於江家的!

江家,那可是北涼第一大世家啊!

就連葉家也得俯首稱臣的存在!

如果早知道江夜真正要對付的人,竟然是葉子蘇,張天息是說什麼也不會跟他一起乾的。

隻是現在,一切已然遲了,他總不能在這裡,跟江夜翻臉吧?

“不知道江先生與子蘇有什麼恩怨呢?”

葉青羽不動聲色的問道。

“因為,我姓江。”

江夜道。

你姓江?那又怎麼樣?

葉青羽有些懵然。

就在這時,葉家老三好似想到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趕緊來到葉青羽耳邊,低聲跟葉青羽耳語。

“哦?”

葉青羽臉色變了變,隨即猛地看向江夜。

“你是江家棄子?”

江夜緩緩點頭。

他站起身來,一雙眼睛銳利如刀尖般盯著葉青羽。

“我的母親,叫蘇琴。她因你的女兒葉子蘇而死,而今,我為她報仇來了!”

看著麵前氣勢如虹的江夜,葉家老三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對付蘇琴,後來又對付江夜的事,葉青羽作為家主是根本不知道的,這些事都是葉子蘇拜托他們這些做兄弟的辦的。

葉家老三雖然不是主要辦事人,但也參與過這件事,隻是他萬萬冇有想到,當初的江家棄子,在母親事業被毀,人也不知所蹤的二十多年後,竟然已經站在瞭如的高度,能夠對他葉家造成威脅。

這簡直不可思議!

卻見,江夜已轉身往外走,一邊走,一邊道:“我隻給你葉家24小時時間,24小時之後,我見不到葉子蘇,先是你二兒子死,再24小時見不到,就是你大兒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