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蕾兒又看到丈夫慘死,再回想先前所發生的一切,終於明白自己是遭了算計!一瞬間……五雷轟頂。雙眼跟著血紅起來……

“你……你們……”天蕾兒悲怒交加。

隨後,她便朝陳揚展開攻擊!

她身上的能量狂暴絕倫,手中的天怒神劍化化作千道淩厲劍光,便朝陳揚襲殺而來!

陳揚不敢小覷天蕾兒,知道天蕾兒的修為也是聖人之境,加上她眼下還是含怒而發。當下快速將那黑洞星石捏在手中,然後狂運自身的融合神力,又催動黑洞星石之中的力量。

轟隆……一拳發出!

頓時,黑洞粒子環繞,星辰虛影顯現!

這一拳的力量,恐怖到了極點!

一拳出……

便和天蕾兒的漫天劍光殺在一起。

那千道劍光也是強悍,進入星辰虛影之中,快速絞殺。

陳揚猛地一震,便將那千道劍光全部震碎。

天蕾兒先前大戰多時,已經疲乏得很。

這一下銳氣又失,顯然不是陳揚的對手。一招失利,倒讓天蕾兒恢複了理智。意識到丈夫都不是眼前此人的對手,何況是自己呢?而且對方還拿了星辰石這樣的法寶……

念及此處,天蕾兒決定不再戀戰,先謀生路,再圖其他!

陳揚卻是並不想給天蕾兒活命的機會,死仇已成,隻能是你死我活。

一招震退天蕾兒之後,馬上又將黑洞星石凝聚成黑洞神劍,身形猛閃,持劍殺去。

劍鋒淩厲!

劍招之中,星辰神力顯現!

這一劍之威,可驚天,可動地!

陳揚生平之力,全在其中。

大混沌雷劍的力量也凝聚到了裡麵。

天蕾兒鬥誌已無,不顧一切,轉身就逃。

逃走的同時,便將烏雲影梭丟了過去。

那烏雲影梭轟殺而來,但被陳揚的劍鋒輕輕一碰,立刻爆裂!

爆裂的瞬間,便有無窮的能量從烏雲影梭裡爆發出來。

這爆炸之力,非同小可!

這也是天蕾兒的逃生手段。

陳揚的黑洞神劍猛地旋轉,接著一震。

轟隆……

強大,恐怖滅絕的劍力四散而去,將那爆炸之力全部震飛出去。

隨後,陳揚繼續追殺天蕾兒。

他終究是慢了一瞬。這時候天蕾兒已經逃出了一段距離……

陳揚那裡能讓天蕾兒逃走,立刻在後緊追。

追出一段距離後,天蕾兒再次將那天怒神劍捏碎,然後吞噬。

吞噬天怒神劍之後,她的速度忽然提升,鬼魅一般的竄出一大段距離。

陳揚就越發追不上天蕾兒了。

可這都不要緊,因為陳揚也有自己的辦法。

陳揚手握黑洞星石,瞬間啟動黑洞星石的雷池……

雷破晨光施展出來!

那一瞬,黑洞星石外圍雷霆暴漲,刷的一下就衝了出去。

這一下的速度比先前的速度提升了十倍不止!

周遭的空間,時間全部扭曲。

陳揚處於融合狀態,肉身強悍絕倫。但在外圍的時間扭曲中都差點抓不住黑洞星石。

本來天蕾兒已經逃出了很長的一段距離,但在黑洞星石的幫助下,陳揚立刻就追上了天蕾兒。

天蕾兒也明顯感覺到了敵人的速度也忽然提升了。

這下逃是逃不走了……

她索性不再逃跑,而是轉身等待陳揚到來。

陳揚來到了天蕾兒的麵前十米處立定。

天蕾兒的眼神複雜中透著絕望。

陳揚看向天蕾兒,冷聲道:“還有遺言要交代嗎?”

“為什麼?你們到底對我做了什麼?”天蕾兒道:“如果你們不告訴我前因後果,我死不瞑目!”

“確實很奇怪!”黑衣素貞這時候以意念說道:“我們到來的時候,並不算隱秘。她即便是和多摩羯在苦戰,但得知了外在的危險之後,應該是要停手的。可他們都冇有停手……還有,她先前看到你,為什麼會說你不是死了嗎?”

陳揚說道:“大概是他知道大哥進入蟲洞撈取了星辰石,以為大哥死在蟲洞的爆炸裡麵了吧。”

黑衣素貞一怔,隨後覺得應該是如此。因為除此之外,冇有彆的解釋。

秦林也加入討論:“她到底想知道什麼前因後果?”

“懶得理她,彆管了。也許是她在故佈疑陣!”陳揚卻是一點都不想再探討下去了,他並不是傻子,但這時候,他不願意深究。也不願意去拆穿什麼……

他知道,拆穿了會是什麼後果!

以前,對於葉青冥,他有過懷疑和不解。

但到了今時今日,他已經完全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他非常確定,現在的葉青冥就是……小語。

小語並冇有死!

天魔之王,怎麼可能會死?

隻是,如果自己拆穿了這件事,小語該如何自處呢?那不是自己在逼著她離開嗎?

陳揚不想有那樣的情況出現。

內心深處,更是狂喜絕倫。小語冇死,這太好了,冇有什麼比這更好了。

隨後,陳揚便就對天蕾兒出手了。

黑洞星石化作星辰神劍,星辰神劍飛了出去,猛烈斬殺向天蕾兒。

天蕾兒的抵擋變的脆弱,陳揚連續發力,三劍之後,便破開了天蕾兒的一切防禦,最後一劍將天蕾兒斬殺!

天蕾兒的身體碎片散落虛空!

陳揚將他的身體碎片抓攝手中,跟著以星辰劫火將其煉化成灰。

黑洞星石的前身是格瓦星,格瓦星毀滅的時候,自然而然的生成了劫火!

隕滅之劫的劫火!

滅殺了天蕾兒之後,眾人便重新回到了黑洞星石的內部家園之中。

日月精輪照常運轉……

那莊園的四周是湖泊與森林……

陽光明媚,二丫在紫靈湖裡快活的遊著。

那一瞬間,眾人彷彿回到了地球之上。

接著,便是返回地球。

由於黑洞星石內部有可聚變,裂變的雷池。

所以他們現在航行起來就更加輕鬆了。隻需要設定好航向,然後隔段時間去注入一下法力即可……

當然,要穿梭蟲洞的時候還是要全力應對!

在打造家園的時候,陳揚等人做了不少的宮殿出來,等於有很多的小彆墅。

秦林,羅峰,陳揚各占一棟。

另外還有十棟閒置……

等於是客房。

葉青冥現在就在其中的一棟裡麵安心養傷。

黑暗的宇宙之中,黑洞星石閃電前行。

黑洞星石的內部,湖光粼粼……微風吹拂,端是一派自然好風光。

陳揚讓黑衣素貞準備一些酒菜,決定和大哥還有二哥一起好好的喝一頓。

黑衣素貞也不是個做飯的料,平常都是陳揚來下廚的。不過她看出丈夫好像有心事,於是也就勉為其難的去準備飯菜了。

他們都已經是神仙級彆的存在了,平常其實就是吃些丹藥即可。但同時,他們又都是地球人,所以還是習慣吃些家常菜,以此下酒。

陳揚一個人在寢宮之中陷入了沉思。

“小語……小語真的還活著……太好了。”他內心的歡喜,難以言述。

“先前她扮成白青陪在我身邊,如今又扮成葉青冥……顯然,她是不想以真麵目待在我的身邊。眼下我若拆穿了她,或是讓她感覺到我知道了真相,隻怕她會立刻離開。以前,大家還可以裝傻。如今很多事情已經挑開,如何還能再裝傻?所以,我斷然不能讓她察覺我知道了。同時,我不能跟任何人說……至於以後,以後該如何來處理呢?不要想那麼多了,以後我是否還能活著都是問題。現在這般相處,纔是最愉快的。”

這一瞬間,陳揚打定了心思,決定陪小語將這場戲一直演下去。

在做完決定之後,陳揚便是一身輕鬆。

隨後,他就跑到廚房去幫黑衣素貞做飯。

黑衣素貞忙的叮噹響時,他從後麵攬住黑衣素貞的腰肢,顯得極為依戀。

“嘿,我正忙著呢。”黑衣素貞內心甜蜜,臉蛋微紅,卻有裝作有些嫌棄。

陳揚一笑,道:“我現在覺得很幸福!”

“幸福?一直不都是這樣嗎?怎麼會突然覺得?”黑衣素貞關了火,說道。陳揚說道:“紅.袖添香,素手調羹湯……這樣的場景,會特彆的讓我覺得幸福啊!幸福並不是時時刻刻感受到的,而是在某一個場景下的突然感悟。能夠讓我們的素素來做這樣的事情,我多麼榮幸啊!”

黑衣素貞微微一笑,說道:“那倒是,天下間能讓我下廚的人,也就隻有你和小寧了。”

陳揚嘻嘻一笑。

黑衣素貞道:“不過我剛纔看你心事重重的,在想什麼呢?這會兒又想通了嗎?”

陳揚鬆開了黑衣素貞,道:“剛纔我在想鴻蒙道主,想著以我現在的實力碰上鴻蒙道主會怎樣。思來想去,冇有答案。後來又覺得,今朝有酒今朝醉,想那麼多乾什麼?”

黑衣素貞道:“就是,咱們可不要做那多愁善感的人。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大不了就是一死嘛!”

陳揚說道:“太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