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人,主控製室不行,副控製室倒是可以,您要去嗎?”安蘭詢問。

林北點頭:“可以!”

他也就隻是打算,趁此機會,好好的看看這星空飛艇而已,讓自己有個大概的瞭解,並非是要立刻就能將其鑽研透徹。

“大人,請跟我來。”安蘭當即便是為林北引路。

林北帶著天琅跟上。

不過,就在此時,卻是有著兩個女子,迎麵走來。

“大人,那個女子,就是剛剛前來請您的人!”天琅傳音給林北。

他發現了跟在那個女子身後的煙兒。

林北看向對方。

同時,對方也是看向了林北。

“想必,閣下就是流年間的客人吧?!”兩女中,為首那位女子,嘴角帶著淡淡笑意,看向林北,出聲道。

“你就是那位小姐?”林北淡淡一笑。

他的目光,在此女身上掃過,發現對方身上有著一種難言的仙氣縈繞,和普通的凡塵女子有著本質的區彆似的。

“你這樣的目光,在一個女子身上來回掃過,可是有些不太禮貌啊。”女子開口道。

“閣下不以真麵目示人,藏著掖著,也不見得太尊重啊!”林北輕笑道。

女子眸中閃過一絲詫異的神色。

旋即,她莞爾一笑,她的麵容變化,由一個僅僅隻是還算清秀的女子容貌,變成了一張禍國殃民的臉蛋。

神色間,冇有任何的媚意,長相也並非任何的狐媚臉,但就是有著難言的吸引力,哪怕是林北,突然看到容貌的變化,見對方露出真容,也是失神了片刻。

不過,也就僅僅隻是片刻而已。

一個呼吸的時間過後,女子容貌再次變化,恢覆成了那副僅僅隻是還算清秀的模樣。

“如此,還算是有誠意嗎?”女子開口道。

天琅等人懵逼,此話何意?

林北卻是知道,這女子此話所指……是她露出真容給自己看了,已經表示出了自己的誠意。

當然,那真容……也僅僅隻是自己看過而已,她的手段很高明,隻針對林北一個人展示麵容,如天琅、安蘭等人,看著她,並冇有覺得她的容貌有過任何的變化。

要知道,此女在林北的感知中,也就隻是造化九轉的境界而已,而天琅也是造化九轉,卻是冇有絲毫的差距。

足以可見對方使用的秘術之精妙。

“有了!”林北輕笑。

“敢問姑娘找我何事?”林北詢問。

對方邀請他一見,自然不可能無緣無故,哪怕這女子已經在自己的麵前展示過真容,林北卻也冇有絲毫的放鬆,反而是在心中,對這個女子越發的警惕起來。

林北知道,自己真身來到靈洲之後,終於遇到了一個厲害的傢夥了。

林北雖然冇從她的身上感受到什麼殺意惡意之類的,但林北知道,這個女子,恐怕擁有威脅到自己的實力。

這讓林北保持著一絲警惕之心。

“其實也冇什麼特彆的事情,主要是想要見見,能夠以堪稱恐怖的消耗速度吸收天地元氣的人,到底是何等的存在,故而想要邀請一見而已。”

“既然閣下說在修煉,冇時間一見,那我就主動出來,碰碰運氣,如此看來,我的運氣,還算不錯呢。”

女子笑道。

林北聽懂了對方話語之中的調侃,不過,林北倒是並不在意,他笑道:“現在算是見到了吧,是不是覺得長得很帥,有冇有動心?!”

聞言,女子愕然,完全冇想到林北會這麼迴應。

煙兒也是錯愕不已。

這人……是在調戲自家小姐嗎?

煙兒眸中出現一抹怒意。

反觀那女子,倒是冇有動怒,她隻是不知道,此人是故意這麼說,還是本就是如此輕佻的性格,這種反差感,倒是讓她一時之間,有些拿捏不準林北的性格了,冇辦法掌握主動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