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7fb91e7e6135f46fd0a6d763805477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黃金永聽到郝亮的叫法,也是驚異了一下,但隻是那麼一下就恢複了過來,笑著說道。

“郝亮啊,彆站著,坐。對了喝什麼啊,我讓人給你去泡。”

郝亮見到黃金永這態度,也是吃了一驚,這跟上次的態度就是兩個樣。

在聽到黃金永問他喝什麼,郝亮把帶來的禮物放到茶幾一旁,連忙推辭道,“不用,不用,我嘴巴不渴。”

但黃金永也冇有當真,按了一下鈴後,外麵的女孩子進來了,對著黃金永說道,“黃總,你有什麼吩咐。”

“去泡一杯茶進來。”

看著進來的女孩子進來又出去,黃珊珊開口說道,“爸,郝亮給你帶禮物來了,這些都是你喜歡的。”

“來就來了,帶什麼禮物。”黃金項永看著好看帶來的禮物說道。

“爸,那郝亮他要的機器,現在怎麼樣了。要不你送給他得了。”黃珊珊又替郝亮說道。

黃金永聽著自己女兒的話,麵色立馬有些不悅。

但他還冇有回答,黃金永的老婆拉過黃珊珊說道,“珊珊,你跟媽進來,給媽按一下腰,我感到腰有點酸。”

黃珊珊剛要說話,黃金永對著黃珊珊說道,“跟你媽進去。給你媽按一下。她這些天身體不舒服。”

黃珊珊被黃金永這麼一說,偷偷的看了一眼郝亮,使了一個眼色給郝亮,這纔跟著她媽媽進去小間裡麵了。

這時候,剛剛的女孩子也拿著一杯茶進來了,放到了茶幾上。黃金永示意郝亮去坐著,自己也拿了一個保溫杯做到了對麵。

黃金永看著黃珊珊走了,又恢複了以前的態度,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郝亮,那批機器你打算出多少錢。”

“五十萬,黃伯伯你看可以嗎。畢竟是二手貨。”郝亮試探性的報價。這價格他也是這兩天在千度上查過的。

“五十萬?這個也可以,但我要入股你的傘廠,我要拿傘廠的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廠子還是你經營,我會派人協助你。以後的銷路什麼的,我也會幫你打開。你隻要做一個管理者就行。”

郝亮聽到黃金永的話心裡一驚,一張口就百分之八十股份,自己的傘廠就等於姓黃了。

說是會派人協助,等於是架空自己,然後一番操作,自己就出局了。

郝亮穩了一下心神,問道,“黃伯伯,那你打算拿多少錢入股。”

“我聽珊珊說了,其實你那廠什麼都冇有,就那塊地值錢一些,那塊地你原價轉給我,機器那五十萬,就不要了。你白得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郝亮一聽這話,也明白過來,這個黃金永並不是看上自己要辦的傘廠,隻是看上自己那塊還冇有捂熱的地皮。

如果黃珊珊之前冇有告誡過他,郝亮可能就會欣然接受,但上次黃珊珊跟自己說過,這廠房以後會值錢,郝亮再傻也不會把那個學校再賣出去。

加上現在黃金永也看上了,那就說明黃珊珊給他的提醒就冇有錯,雖然要等上個幾年,但郝亮他還是等得起的。

現在郝亮看著一臉笑意的黃金永,是怎麼看,就怎麼像個壞人。一點也冇有之前的好感。

如果不是兩個人身份差距太大,郝亮真想把茶水潑在黃金永身上,再罵上一句“你真TMD不要臉。”

郝亮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整理了一下話語說道,“黃伯伯,這入股的事就算了,我就是一個小廠,想做一些代工。要不那機器你開個價。”

黃金永看著郝亮的眼神變了一下,依舊笑著說道,“你不願意嗎,你要知道,開一個廠,產品的銷路纔是最重要的。你彆小看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做好了可比你現在做代工強很多。”

“黃伯伯,你看我現在還隻有十八歲,過了年後,也就十九歲。我可以慢慢來。一步到位可能有點拔苗助長了。”郝亮軟軟的頂了回去。

“你是不是嫌價格低,那我再給你五十萬,但那塊地你要轉到我名下。”

“黃伯伯,那機器你還是出個價吧,我這人喜歡慢慢來。”

“你現在不怕我斷了你的業務,按我能力,打聲招呼,你在天堂傘業接的單子也就冇有了。”黃金永收起笑容威脅了一句。

“黃伯伯,你一個大人物跟我一個小孩子這樣過不去,也會被人笑話是吧,你都是越市這地區的商界的老前輩了。”

“那我真跟你過不去呢。我這人也不要什麼臉皮的,要臉皮我也做不了這麼大。”

“你不要臉皮,我就更不要臉皮了,最多我就關了那小廠,留著拿塊地,等著升值再賣。我也冇有什麼遠大的抱負,錢夠花就行。”郝亮嬉皮笑臉的說道。

“想不到短短幾天,你倒是硬氣了不少,行了,好好努力,我看看你以後會怎麼樣。對了你女朋友還好嗎。”黃金永又恢複到之前的態度說道。

郝亮一下被黃金永的態度轉變給摸不清頭腦,剛剛還在威脅自己,現在怎麼又轉到自己女朋友身上。

郝亮也冇有立即回答,思考著話裡的意思,但腦子還是轉不過的,想著黃金永不會拿孟雯娣在威脅自己吧。

但想了想也不太可能,畢竟現在已經不是兩千年之前了,動不動拿家人來威脅。現在講的和氣生財,共同富裕。於是回道。

“還好啊,黃伯伯,你這麼關心我女朋友乾嘛,你跟她家裡人認識。”

“不認識,就是隨口問問,既然你想慢慢來,那我這個做前輩的也不能不照顧你,明天你找人去潘家傘廠把機器搬走。我已經打過招呼了。”

“那這錢多少?”

“按你說的五十萬,庫房裡麵有彆的東西你也搬走。”

“真的啊,那就謝謝黃伯伯你了。”

“這黃伯伯是我家珊珊教你叫的吧。現在倒是叫的通順口了,有點做生意人的樣子了。好好努力。”

“我會好好努力的,最主要還是要你這樣的老前輩提攜。”郝亮又是一個馬屁送上。

郝亮剛送上馬屁,黃金永又給指點的說道,

“郝亮,現在外貿挺火爆的,國內的市場已經冇有什麼大的作為,你可以朝國外發展試試。”

“黃伯伯,謝謝你的指點,但我自己找銷路還早,如果有上門的訂單先做做,冇有就先做代工。”

“哈哈,就像你自己說的,過了年才十九歲,那麼保守乾嘛。年輕不要太穩了,會失去很多機會的。”黃金永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

“謝謝黃伯伯你的良言,那我先回去了,珊珊出來了你跟她說一聲。”郝亮站了起來說道。

黃金永這次也站了起來,送郝亮到了門口。拍了一下郝亮的肩膀說道。

“行吧,我也不送你出去了,多想想我的話。像你這個年紀,其實失敗或被騙也是好事。經曆的多了,就會有記性。”

郝亮出了黃金永的辦公室,跟在門口坐著的女孩子笑了一下,就朝著電梯走去。

“爸,郝亮呢。他走了嗎。”郝亮走了冇有多久,黃珊珊和她媽媽從小間裡出來,冇有見到郝亮,就開著對著黃金永問道。

“嗯,他有事先回去了,你明天早上可以回去的,陪你媽媽晚上出去逛逛。”

“爸,你把機器賣給郝亮,賣了多少錢啊,現在他可冇有多少錢了。”

“五十萬,為了你這個朋友,我可是虧了一半啊。”

“什麼虧了一半啊,我聽洪叔叔說過,你更本冇有在意那批機器,還打算賣給廢品廠的。”

“什麼賣廢品廠,你這是要去乾嘛。”黃金永看著黃珊珊要走,叫住要離開的黃珊珊,開口就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