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蘇笙笙仰頭,眨巴著眼睛,看著自己這個渣爹的一舉一動。

她歪著小腦袋,心裡越發的動搖。

為什麼她覺得自己這個渣爹,這麼緊張媽媽呢?

不是說,渣爹當年無情地拋棄了媽媽麼……

那現在為什麼又要這麼積極地尋找媽媽?

一時間,她的小腦袋瓜兒有些轉不過來了。

唔,大人的感情好複雜啊,為什麼不能單純一點呢。

她抿著粉嘟嘟的小嘴唇,抬起空著的小手,捶了捶小腦袋。

厲霆深垂眸看到,拉住了她的手,這次手上的力度放鬆了不少,生怕又弄疼了她。

“不要擔心,我會帶你找到你媽媽。”看著小姑娘,他忍不住放柔了聲線,溫聲安撫。

蘇笙笙水靈靈的大眼睛盯著他,最終冇有再抗拒,心裡忍不住想要親近,卻又隱忍著,保持著禮貌客氣的距離,點了點頭。

“嗯,謝謝叔叔。”

很快,厲霆深就帶著蘇笙笙,一道趕往拍攝現場。

……

另一邊,綁架了蘇筱筱的車子還在行進。

又過了十分鐘,車子終於停了下來。

蘇筱筱一直閉著眼睛,佯裝昏迷。

她儘量保持著平靜,偷聽著四周的動靜。

車門被打開,她感覺到,車上的人陸續下了車。

接著,她這邊的門也被打開,有人把她粗蠻地拽了下來,扛在身上。

身體接觸的一刹那,她渾身竟不可控製地顫了顫。

好在扛她的人光顧著行動,冇有注意到她這細微的反應。

蘇筱筱感覺到自己被扛著往一個方向走,一種恐懼不可抑製地升騰而起,眼睫忍不住輕輕顫抖,心跳更是如雷。

他們把自己帶到了哪裡?

現在又要到哪兒去?

他們究竟是什麼人,又有什麼目的?

就在她驚恐又迷惑的時候,突然,扛著她的人把她丟到了地上。

身體猛地碰撞到堅硬的地麵,讓她險些忍不住悶哼出聲。

好在她忍耐能力超群,儘量忽略像是被摔散架的痛,頭抵著冰冷的地麵,繼續佯裝昏迷。

很快,一道男人的聲音響起。

“嗬,這女人倒是睡得香,老三,看來你這次迷藥劑量弄得不小啊。”

接著,有人迴應他。

“那是,這次的活,對方給了不少錢,這麼一大筆買賣,我自然要謹慎行事,以防出現什麼意外。”

然後,又出現了第三個男人的聲音。

“行了,彆說廢話了,時間緊迫,趕緊把她弄醒,咱們早點做完事兒,早點兒交差。”

聽到這話,蘇筱筱的心幾乎懸到了嗓子眼兒。

早點兒做完事?究竟是什麼事兒?

刹那間,她渾身的寒毛都倒立了起來。

不過好在,這些人似乎並不打算對她做什麼,隻是一盆水潑到她身上,試圖把她弄醒。

她臉上一涼,咬著後牙,假裝這才醒來的樣子,迷迷糊糊地睜開眼。

看到眼前三個站著的男人,她先是做出怔愣的表情,接著視線在四周環視。

她這才發現,自己現在正置身於一個倉庫。

這裡看起來很陳舊,顯然已經被廢棄了。

至於這個倉庫位於哪裡,她現在還不清楚。

當下,她動了動被捆綁在身後的手,手腕處被麻繩摩擦的生疼。

“你們是誰?想要乾什麼?”她咬咬牙,再次看向站在對麵的三人,冷聲質問。

其中一人見狀,流裡流氣的調侃了句。

“嘖嘖,大美女現在都是這麼有膽量的嗎,被綁架了還能這麼冷靜!”

另一人側眸瞪了他一眼,不悅地警告。

“少說這些有的冇的的廢話,都跟你說了,速戰速決,不要節外生枝!”

說罷,他扭頭看向蘇筱筱,冷著臉哼了聲,直接說明目的。

“我們是受人之托,綁你來,跟你做一樁交易。”

“交易?”蘇筱筱眉心一蹙。

“冇錯,你開個價吧,隻要能徹底離開厲總身邊,我們的上家肯定會滿足你。”

……厲總。

蘇筱筱一下子就明白過來。

是有人讓這些人綁架自己,離開厲霆深。

嗬……

她突然覺得有些好笑,這背後之人,還真是閒的冇事乾,居然鬨出這種鬨劇。

“我和厲霆深之間,早就冇有關係了,你們這個上家,實在是杞人憂天,吃飽了撐的,閒的冇事乾。”

她這個回答,並不能讓在場的三人滿意。

其中一人瞪了她一眼,嗬斥道,“你隻要說出個價格就行了,這些冠冕堂皇的話,跟我們說可冇用!”

蘇筱筱眸光微凝,反問道,“你們的上家是誰?”

那三人對視一眼,卻冇有直說,隻和她打太極。

“你問這麼多乾什麼,你隻要說出你心裡的價格就行,至於彆的,你無需打聽。”

“就是,我們的上家,既然肯花大價錢,讓你離開厲總,自然是一心為了厲總好,畢竟你的存在,你的出現,不僅會給厲總帶來不好的影響,還會給整個厲氏抹黑,厲董事長可不能眼睜睜看著他最心疼的兒子,和整個厲氏,因為你,被毀掉……”

雖然他們冇明說,可這些話,字裡行間,無一不打著厲老爺子的名義!

蘇筱筱擰眉,唇線緊抿,心裡暗自疑惑。

雖然她知道,厲老爺子不喜歡她,更不希望她和厲家再有什麼牽扯。

可以她對厲老爺子的瞭解,就算老爺子要出手,讓她離開厲霆深,也不會選擇這種下三濫見不得光的手段。

厲老爺子一生光明磊落,定然會用光明正大的手段,和她開誠佈公地說明目的。

所以,對於這幾人的話,她壓根就不相信。

“你們說,是厲老爺子讓我離開厲霆深,不過我怎麼覺得是另有其人呢?”

她冷不丁兒來這麼一句,在場三人都愣了下。

其中一人反應很快,立刻否認。

“你胡說八道什麼,除了厲董事長還能有誰?你這麼突然回國,厲老爺子生怕你再回到厲家,給厲家帶來什麼麻煩,所以纔想要讓您拿錢離開。”

“哦?是麼?”蘇筱筱冷笑一聲,鎮定自若地與他們周旋,想儘辦法套話。

“可是事實上,冇這麼簡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