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望輕塵點頭道:“不錯,現在我不僅記起來,而且實力也提升到了仙君級彆,想要操作這裡很簡單。”

說著他轉身麵對那麵火牆,直接手中一動,那火牆前麵的冰牆就開始大麵積的倒下來。

很快風雲菱就看到了裡麵是一個岩漿池。

“岩漿池?這地方居然還能有岩漿池?也太不思議了。”風雲菱真的很驚訝。

畢竟這冰雪不是一般的冰雪啊,還有什麼岩漿能熱到在這種地方存在呢?

“這是九幽之火,天地異火排名第四。”望輕塵說道,隨即手一伸,那岩漿裡麵飛出一朵藍色的火焰心,對著他飛了過來。

風雲菱嚇一跳,但看到那火焰心直接停留在望輕塵的另一隻手掌上,也形成了一朵蓮花的樣子。

此刻的望輕塵一邊是冰雪蓮花,一邊是火焰蓮花,他人又是白髮白衣,俊美妖冶,看上去就像是一副彆具一格的插畫。

讓風雲菱都驚豔呆了。

“我前身是九幽之王,就能掌握這九幽冰雪和九幽之火。”望輕塵笑了一下,“而這一切都是女媧娘娘賜予的。”

“額!”風雲菱聽到這點,就想到往生界就是女媧娘娘創造出來的,冥界是往生界的延續,看來她和望輕塵確實有點淵源。

“輕塵,紫霄天君知道你的這個前身嗎?”風雲菱問道。

望輕塵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但他把我關在這裡,好像又覺得他是知道的,放我在這裡,就是要我覺醒記憶。”

“對啊,我也這麼想,但你強大了,對他有什麼好處?你又不會幫他。”風雲菱就是想不通這點。

望輕塵微微蹙眉,他也不知道為什麼。

“你的前身九幽之王是如此隕落的?你能想起來嗎?”風雲菱說道。

“上古大戰,波及往生界,上古魔氣到處肆虐,往生界也不能倖免,我也在上古大戰的時候隕落的,我記得對手是上古天魔的大弟子,不過我們屬於同歸於儘。”望輕塵說道。

“原來如此,看來你隕落之後,紫霄天君就想法設法讓你做了他兒子。”風雲菱道,“之前是想用魔珠控製你,但魔珠冇有了,還覺醒你記憶,我就真的想不通他的用途。”

“我想大概是因為他想我帶他去上古九幽之地吧。”望輕塵突然腦子裡靈光一閃道。

“為啥,九幽之地還有好東西嗎?”風雲菱好奇道。

“當初大戰,大能和天魔最後同歸於儘,兩人屍體都從戰場移入了九幽之地,而天魔的身上有一把劍。”望輕塵腦海裡有記憶圖片。

“弑君天劍!”風雲菱驚叫起來,小靈子也瞬間出現在瞭望輕塵麵前。

“雲菱,你居然也知道弑君天劍,你,你是不是也有前身啊?”望輕塵也被嚇一跳。

“望公子,你,你說的是真的?”小靈子聲音緊張無比。

望輕塵指指自己的腦袋道:“是真的,我腦子裡全部想起來的,而且很清楚,天魔的屍體還卡在了深淵的岩壁之中,大能的身體則是掉落下去,而我隕落之後,九幽之地直接關閉,除了我,誰也進不去,除非女媧娘娘重現。”

“臥槽,天哪,我知道了,紫霄天君就是為了找天劍,找來找去找不到,纔會想到還有一個地方冇找過,這個地方就是九幽之地!”風雲菱似乎想通了。

“不對啊,九幽之地封掉了,他怎麼弄出千裡的冰雪之地?”風雲菱又轉了過來。

望輕塵好笑道:“雲菱,這千裡冰雪是在九幽之地的外圍,要進去九幽之地,就要從這千裡冰雪之地過去。”

“那看來紫霄天君是真去過,冇找到入口,所以把這冰雪之地都弄來了,為了就是讓你這個兒子想起來。”風雲菱算完全弄懂。

“他應該是不敢肯定,但也不想放過,所以讓我轉世成了他兒子吧。”望輕塵這麼想的。

“嘿嘿,好在帝嫣冇聽到,輕塵,那你得一起去上古戰場了,小靈子再找到天劍就要哭了。”風雲菱看著激動得眼睛裡含淚的小靈子摸摸他的頭道。

小靈子哽噎道:“我是真的冇想到本尊會掉落在九幽之地,後來往生界都變小變弱了,九幽之地更是找不到了,哪裡會想到,怪不得我是一點感應都冇有。”

“好了好了,彆傷心,現在不是有訊息了嗎?紫霄天君還不知道呢,我們早他一步,很快就能讓你找到本尊的。”風雲菱笑道。

小靈子高興地點點頭,看向望輕塵那雙藍色眼睛道:“望公子,你,你會把天劍本尊給我吧?”

風雲菱一愣,隨即明白了小靈子的意思,天劍在九幽之地,那地方望輕塵就是主宰,他拿到天劍這樣的寶器,若是有一點貪心,都不會拿出來的。

望輕塵也愣住,隨即笑道:“當然,你還怕我不給你啊。”

“謝謝望公子,我和小姐姐說好了,我要契約她的。”小靈子頓時擔心驅除了,笑得開心,很快就進去空間了。

“輕塵,那我們出去吧,你要把這裡收了嗎?”風雲菱問道。

“嗯,這些我都能存入我的空間,還能隨時用的。”望輕塵看看四周道。

風雲菱點頭道:“帝嫣怎麼辦?她現在住在這裡。”

“雲菱,你和帝嫣真的要不死不休嗎?”望輕塵露出難受的表情。

風雲菱聳聳肩道:“其實經曆了這麼多,我也冇那麼氣了,大家都是有前世的人,我也想的開,帝嫣要變好,我自然不會殺她,畢竟她也是姐姐,但有一點不能妥協,就是她若執意入魔,那必定是要剷除的,我不會讓上古魔氣再次禍害六界,輕塵,這一點我們可不能動搖。”

望輕塵看著風雲菱嚴肅認真的小臉,隨即點點頭:“不過我會勸她的,你給我點時間。”

“我現在想得是帝嫣會不會有前身,就紫霄天君那傢夥的心思,不可能挑了九幽之王的兒子,女兒卻是很普通人。”風雲菱確實有這種想法,隻是帝嫣前身到底是誰呢?

肯定也不是無名之輩。-